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拔出来啊!我们不可以这样啊,啊别顶了这里是办公室

时间: 2021-01-13 | 作者:赵竣妍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扫了韩越怀里的小包子一眼,厉风行沉声道:“你孩子?”

韩越下意识想说不是。

不过见厉风行这副样子,他又萌生将错就错的想法,更利于他和闻璐相处,就没正面回答厉风行的问题,只是问:“厉总,有事吗?”

他还逗了逗怀里的小家伙,笑道:“棒棒糖掉了就掉了,我再给你拿一个。”

厉风行下颚线条绷的很紧。

他知道得了白血病不能拖,找到合适骨髓尽早手术是最好的,所以秦助理找到骨髓后,他第一时间来找闻璐,想让她准备一下,去做手术。

只是没想到,韩越出入这里的次数那么频繁。

厉风行道:“我有事,来找闻璐。”

“璐璐在楼上处理事情。”韩越像半个主人一样,招呼厉风行进来:“厉总去客厅等等,我去喊她……”

“不用了,我知道怎么走。”厉风行断了他的话,径直上了二楼。

韩越也想去的,不过小包子惦记着棒棒糖,一直在他怀里扭来扭去,他只能去客厅给小包子拿棒棒糖。

二楼卧室,闻璐还在打电话。

她联系上在国内的那个朋友,问朋友孩子的事,结果朋友说不能怀孕了,怎么可能生个孩子扔她家门口。

闻璐真懵逼了:“那我门口的孩子是谁的?”

“那我不知道了。”朋友说,还劝告闻璐:“璐璐,你要怀了,能生就生,你跟厉风行一年赚那么多,供孩子吃一辈子了,可别像我,为了工作不要孩子,打了几次胎后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太大,导致现在不能生育。”

闻璐低头看了眼肚子。

她也想保住那个孩子,只是没办法,保不住,而且,她跟厉风行早分居了。

朋友还有事要忙,让闻璐找不到就调监控看看,聊了两句就挂了电话,闻璐想着楼下的小包子有点发愁。

她想着这里环境好,所以没有安装监控。

哪有监控可查?

闻璐一回身,没想到门口站着个人,吓了一跳,还想问韩越怎么换衣服了,定眼一看,才发现是厉风行,眉目阴沉。

闻璐想到刚刚的通话,手不觉攥紧,她并没有开扩音,他应该没听见吧?

她抿了下唇,出声问:“厉总,有事吗?”

“当然有。”厉风行跨进卧室,他腿长,几步就到了闻璐跟前,刚要开口,目光一瞥,看到沙发上搁着一件男士西装外套,心里起了波澜。

韩越已经住到这里来了?

转瞬间,男人身上的寒气更重了,刺骨般的眼神盯着闻璐:“闻璐,发生那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说?”

回想那天在医院看到闻璐和韩越,估计韩越早知道她得白血病的事了。

她宁可告诉外人,都要瞒着他。

 

“只是小事而已。”闻璐不着痕迹地跟男人拉开距离,淡淡一笑:“对了,还没恭喜你拿到东区那块地。”

“我让秦助理去问过医生,你没跟我提离婚之前,就查出了白血病。”厉风行一手插在口袋,神情很冷:“闻璐,你要跟我分这么清吗?”

闻璐心里一松。

还好,他不知道那个孩子的事,不然双方父母那就不好说了。

“何先生卖了你一个面子,但是他老婆死在手术台上,心里难免会不舒服。”闻璐避开他的问题,说:“你抽空跟他谈谈,免得他在东区那块地上动手脚。”

说着,她自嘲地一笑:“说起来还得感谢医院的医生们,不然就是我做手术,死在手术台上的也是我了。”

厉风行眉头紧拧,从她话里嗅出不对劲。

他只知道张漫雪找到骨髓,告诉了院长,其他一概不知,她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她之前也在找骨髓,恰恰是那一份?

还没等厉风行问个清楚,随着纷乱的脚步声,韩越抱着小包子冲了进来。

“璐璐,有消息了!”韩越无视厉风行,和闻璐汇报好消息:“刚刚我的人回消息,说捐献骨髓的那个人和你匹配度很高,他明天就带人来南城。”

闻璐有点不敢相信:“真找到了?”

韩越点

点头:“真的,等人到了,我们就去你主治医生那问问,定好做手术,免得你再受化疗的痛。”

韩越和闻璐离得近,怀里的小包子闻着闻璐身上香香的,含着棒棒糖,两只软乎乎的手扒拉到闻璐身上,要她抱。

韩越拍了拍小包子的脑袋,无奈道:“我又是抱你,又给你吃东西,你倒好,看到她就不要我了。”

小包子给他一个后脑勺。

闻璐也别逗乐了,“韩越哥,他估计嫌你丑呢!”

下一秒,她感觉浑身有点冷,这才想到厉风行还在,收敛起笑容:“厉总,要不吃了午饭再走吧。”

厉风行一直没动,敛着眉眼。

气氛很僵硬。

半会后,厉风行像做了什么决定,语气淡淡地:“不用了,公司有事。我让秦助理明天把那份文件送过来。”

终于,还是到头了。

闻璐如鲠在喉,心里涩涩的,她轻轻嗯了一声。
直到男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外,闻璐还愣愣的,还是韩越先出声:“璐璐?”

“我没事,只是觉得能离婚一身轻松。”闻璐笑笑,“我刚刚跟朋友通过话,她说孩子不是她的。”

“那有些难办了,我们去外面问问吧。”韩越瞅了她怀里的小包子一眼,“小家伙是挺可爱的,不过替陌生人养孩子也不好。”

闻璐点点头。

出去时,闻璐看到沙发上的外套,才想起要给韩越的。

“韩越哥你的外套,上次谢谢你借外套给我挡雨了,于妈干洗过,你看看,要是坏了,我再去买件给你。”

“西装外套淋下雨而已,没那么脆。”韩越将外套接了过来,不小心碰到闻璐的手指,却很自然地收回手。

闻璐和韩越带着小包子去外面找线索。

这片别墅群属于高端型住宅,私密性极强,不少明星也住在这里,不过闻璐那块就她,周围的别墅都是空的。

韩越又看了几眼被闻璐牵着的小包子,忍不住问闻璐:“璐璐,你跟厉风行结婚那么久,确定没要过孩子?”

“没有啊,工作太忙了。”闻璐低声道,其实期间她也想过要孩子,但是看厉风行那么忙,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确定?是不是你生了,但是不记得了?”

闻璐见他表情古怪,心里也有点纳闷:“韩越哥,你到底想说什么?要是我怀胎十月生个孩子,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韩越抿了下唇。

他也觉得这想法有点荒唐,但是这小包子跟闻璐小时候太像了。

“没什么,就随便问问。”韩越怕告诉闻璐,她太想多,这个话题一笔带过,只是又忍不住多看小包子几眼。

中途韩越接了个电话,有紧急事要去处理。

闻璐就让他先去忙。

周围找不到线索后,闻璐又去问了下门卫,查早上的监控,并没有人去她的小洋房,好像这孩子凭空出现的一样。

“到底谁的?”闻璐揉着眉心,这处住宅,没几个人知道,而且守卫森严,那人怎么避开监控,把人送她门口来的?

该不会真的是厉风行的吧?

想到韩越早上那会说的话,闻璐胸腔一震,也不得不怀疑了,她抱起小包子左看右看,跟厉风行做对比。

这小包子跟厉风行一点都不像,肯定不是他的。

闻璐哄着小包子:“宝贝,我知道你妈妈有困难,你告诉阿姨你妈妈是谁,阿姨帮你妈妈解决困难好不好呀?”

小包子睁着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她。

闻璐也看着他。

“麻麻……”小包子软乎乎地喊了一声,又怯生生看着闻璐。

“你别乱叫,我不是你妈妈。”闻璐哭笑不得,小包子之前还掏纸条给她看,显然很聪明,就是胆子太小了。

闻璐摸了摸他的脑袋:“要喊阿姨,知道吗?”

“麻麻。”小包子固执地喊,还用小手拉了拉她的手。

小包子手软乎乎的,触感特别好,看着他粉嫩的脸颊,闻璐心都软了。

“太太,韩先生走了?”这会,于妈买东西回来了,她进屋就见闻璐抱着一个孩子,“咦,太太这是谁家的小孩啊?”

“不知道呢,问了一圈也找不到他妈妈。”闻璐回道,她看了看小包子,很决绝地把他交给于妈,让于妈送去警察局。

“于妈你送他去警局吧,警局系统肯定能查到他父母。”

“行,我就送过去。”

小包子似乎听懂了闻璐的话,他眼里的光暗淡下去,缩着肩膀很是失落,但也没有纠缠闻璐,任由于妈牵着离开。

到警局后,于妈跟警察交代了一下。

小包子在椅子上乖乖坐着,不哭也不闹,看着于妈离开,小嘴巴抿紧紧地。

于妈离开时又看了小包子两眼,像是发现了什么,折了回去,十分震惊的看着小包子,“怎么越看,越像

太太呢?”

闻璐和厉风行结婚后,于妈就被派过去照顾他们两个,替闻璐收拾东西时,见过闻璐小时候的相册。

送小包子来时,于妈都没仔细看,现在仔细一看,发现小包子的眉眼,和小时候的闻璐有六七成像。

不会真是太太的孩子吧?

不过很快,于妈又打消这个想法,她跟着闻璐四年,要是闻璐真生了孩子,她不可能不知道。

回去的路上,于妈想到先生昨晚给自己发过信息,自己还没回。

就摸出电话,给厉风行拨了过去。

厉风行接电话很快,嗓音略凉:“于妈,什么事?”

于妈解释道:“先生,关于太太得了白血病的事,不是我不想跟你说,是太太不让,我以为太太会私下告诉你。”

“我知道,你照顾好她就行了。”

于妈松了一口气,主动和厉风行说:“先生,那个叫韩越的先生经常来家里找太太,说在帮太太找骨髓,但是韩先生每次晚上六七点就走。”

电话那端没动静。

于妈又忙补充了两句:“先生,我这么说,是告诉你太太挺好的,太太也只是把韩先生当亲人看待而已。”

办公室内,边签署文件,边听于妈讲话的厉风行动作一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不舒服去了大半。

只是,想到闻璐那天在医院的一举一动,他眼神沉沉。

“先生,你听到我讲话了吗?”

厉风行扫了一眼手下的文件,出了声:“我听到了。她找到了合适的骨髓,不久会去医院做手术,到时候你陪着她,好好照顾。”

“我知道。”于妈道。

她本来想把那孩子的事告诉厉风行,要开口时,又觉得不妥,就没说了。

小孩嘛,都长得差不多,或许是她多想了。

厉风行的视线重新落到文件上,隐隐约约可看见“离婚协议”几个字,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最终重新拿起钢笔。

他翻到文件最后面,很迅速在那一栏签上自己的名字。

文件刚签完,秦助理就推门进来。

“厉总,我查到了。”秦助理把资料给厉风行,“韩越找的那个骨髓捐献者,和太太匹配度很高,但是之前得过小感染。”

“而我们找的这个骨髓捐献者,之前在临西工作时,也捐过一次骨髓,那白血病患者基本痊愈了,而且这人跟太太匹配度也很高。”

厉风行没有说话。

这种手术不能有丁点差错,何太太的例子就摆在那。

“联系她的主治医生,把你找到的人送过去,另外,给韩越找的那个人一笔钱封口,到时候盯着他坐飞机离开。”

厉风行将文件合上,递给了秦助理,嗓音依旧凉薄的很:“明早过去一趟,把这文件给她。”

秦助理接过翻了下,懵了。

闻璐给的那份离婚书,还在他抽屉里呢,这是厉总自己的打印?
“厉总,我看你挺关心太太的。”秦助理忍不住了,“要不然,不会一早就打电话给我,让我查查韩先生找的那个人,还催着要消息。”

“厉总,你跟太太要是有小矛盾,就敞开说,解决一下。外界要是知道你跟太太离婚了,股市怕一个星期都不好过。”

“我们商量过,离婚不公开,她依旧是公司副总。”厉风行眉宇寒冷,刺骨眼神瞄了过去,“你话好像很多?”

秦助理冷汗津津,咳了咳:“那厉总,我出去忙了。”

说完就想开溜。

厉风行在后面说:“先办医院的事。”

“是。”

秦助理在心里疯狂吐槽:论家世,才貌,工作能力,闻总甩张漫雪几条街,厉总你是不是眼瞎啊?

秦助理送文件过来时,闻璐没犹豫,极快在上面签了字,这张纸就代表她跟厉风行彻底结束了,她心里竟然有些轻松。

送走秦助理后,门铃又响了,来了几个警察。

“闻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在资料库没找到这孩子的信息,然后这孩子昨晚不吃不喝,我们没办法,才送来你这里。”

其中一个警察说着,将小包子牵出来,推给闻璐:“要不您先养着,我们一有他父母的消息,就立刻联系您。”

闻璐看了眼小包子,有些头疼:“不能送福利院吗?”

警察道:“这个不好送,他在你家门口,也不算被丢弃,万一送福利院,到时候找不

到人也麻烦。”

小包子一天没吃没喝,看起来有点病恹恹的,嘴唇苍白,他看了看闻璐,过去拉着她的手,怯生生道:“麻麻……饿。”

小包子声音都干哑了,闻璐有点心软,最终,她还是同意了把孩子留这,送走警察后,去弄了点吃的给小包子。

小包子饿的很,一碗干贝粥吃的狼吞虎咽。

“慢点吃。”闻璐抽出纸巾,给小包子擦了擦嘴角,看着小包子,她心想留就留吧,多个人吃饭而已。

等于妈回来后,闻璐把事情告诉于妈,小包子要在这暂住。

于妈盯着小包子看,眼神有点古怪。

闻璐问:&ld

quo;于妈,怎么了?”

“没事。”于妈笑道,“那我去给他买张儿童床,再买点儿童用品。”

“我跟你一起去吧。”闻璐在家也呆腻了,而且今天也不怎么晒,就开车载于妈和小包子去商场。

小包子看什么都好新奇,大大的眼睛四处张望着。

但又很胆小,紧紧牵着闻璐的手。

于妈推了个推车过来,闻璐把小包子放了上去,弯腰问他:“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宝贝你有名字吗?”

小包子歪头想了想,口齿不清地说:“乐乐。”

“乐乐?很好听的名字。”闻璐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乐乐,既然你妈妈很忙,那这段时间,你就阿姨家,阿姨照顾你。”

小包子摇摇头,怯生生看了她一眼,很固执地喊:“麻麻。”

“我不是你麻麻。”

“麻麻。”

“……”

闻璐揉了揉眉心,想着小包子还小,以后有时间再纠正,就没再管了。

于妈去海鲜区买食材,闻璐则推车去儿童区,高高的货架上塞满零食和玩具,小包子看的眼睛都直了,挪不开。

小包子看中一个小火车,可是不敢要,怯生生看了两眼闻璐。

“想要这个?”闻璐拿下货架上的小火车,见小包子点点头,非常渴望时,她却并没有给。

她知道小包子聪明,就是很胆小,想锻炼下他,就说:“乐乐,要什么东西就的自己开口,不然不礼貌,知道吗?”

小包子眨了眨眼,似乎在消化闻璐的话。

过了好几秒,小包子鼓起勇气指着闻璐手上的小火车,软软道:“麻麻,我,我想要……这个小车车……”

“给。”闻璐淡淡一笑,将小火车递给小包子。

小包子抱着小火车跟宝贝一样。

闻璐摸了摸小包子的头,温言细语:“乐乐,我希望你不要那么紧张,多笑笑可以吗?爱笑的孩子最可爱了。&rdquo

;

小包子努力仰起头,在闻璐脸颊上亲了一口,甜甜笑着,脸颊两边露出一对浅浅的小酒窝,非常可爱。

“谢谢麻麻。”这次,小包子没那么紧张了。

“不谢。”闻璐冲他微微一笑,心里还有点讶异,没想到小包子这么好觉,是因为家庭原因,所以小包子之前很紧张吗?

闻璐带小包子在儿童期慢慢逛着,让他选玩具,零食,还有生活用品,不过小包子对零食欲望不大,车里大部分都是儿童生活用品。

买完后,闻璐去海鲜区找于妈。

从货架间穿过时,闻璐隐隐听到说话声,是从货架那边传来的,似乎是妈妈在教导女儿,熟悉的声音让闻璐放慢脚步。

“漫雪,你到底有没有听妈妈讲话?”女人普通话蹩脚,很有点急:“他既然离婚了,你就要赶紧上啊,万一被其他女人抢先就不好。”

另一道声音很柔婉,带着些不耐:“妈,这事你别管行不行?我要现在做出点什么的话,不是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吗?”

“哎呀,你懂什么。你没回来前,我听说他们夫妻感情很好,怎么你一回来,他就要离婚,妈肯定他心里有你!”

女人把声音压低,谆谆教诲:“听妈的,把医院的工作辞了,去他公司上班,他肯定要给你安排个好职位,每个月至少也有三四万工资。”

“这段时间你好好下点功夫,不说结婚,哪怕你搬去他那住也行啊,然后怀个孩子,他妈就是回来也没折了。”

“妈……”

闻璐推车慢慢走着,将隔壁两人的谈话听了个遍,捏着推车的手骨节泛白。

怕离婚对公司及股价影响不好,她和厉风行商量过,秘密离婚,这事除了他们,就秦助理和律师知道而已。

没想到她才交出离婚书,这消息就传入了张漫雪耳朵里。

呵,够快的啊!

一排货架已经走到头了,闻璐推车出去,刚巧隔壁的两人也出来了,张漫雪因为母亲的话,脸色不耐,没想到生生和闻璐打了个照面。

文章标题: 拔出来啊!我们不可以这样啊,啊别顶了这里是办公室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6957-0.html
文章标签:不可以  来啊  顶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