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坐下 啊好痛忍着宝贝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肉写得很好的糙汉文

时间: 2021-01-13 | 作者:梁金雄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场间无数人的目光都是惊愕,甚至是震惊。

罗天俊则是脸色难看:“竟然有这么好的运气,让钟奎送酒!”

顾老太则是面无表情。

顾伊人微微张开了嘴巴,低头看着手中的酒。

这酒不只是价值,更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有价无市不是开玩笑的,就连顾家,都不容易买到这样的酒。

“钟奎……该不是你的战友吧?”

顾伊人很想问罗天堑这句话,可周围人太多,这种话不能随便说出口。

两人离开了宴会,天色已经晚了。

没有在外多停留,直接开车朝着住处回去。

进屋之后,顾伊人小声的说:“我去做饭,你在沙发上坐会儿。”

不由得罗天堑拒绝,她小跑着进了厨房,紧紧的关上了门。罗天堑坐在沙发上,拿出来了手机给贺子龙拨了一个电话。

“王座,有什么吩咐?”电话响了一声,就迅速被接通。

“让药回春来一趟雅都市吧,让他给一个人治病。”

罗天堑声音古井无波。

若是有其他医学界的人在这里听到罗天堑的话,定然会大惊失色。

药回春!

不只是中医界的传奇,更是整个医学界的传奇。

生死人这句话太过夸张,可但凡有一口气在,药回春就能救命!

神医鬼见愁,就是药回春的名号!

意思格外明了,他是勾魂小鬼看了都发愁的神医。

人没死,怎么被勾魂?

有药回春,人又怎么会死?

“王座,要他最快什么时候到?”贺子龙立刻问道。

罗天堑沉凝了一下:“后天吧,明天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后天到雅都市即可。”

“我明白了王座,不过药回春,有一个请求,他在您离开的时候已经找过我了。”

“说。”罗天堑说道。

“他临行前给您的那一颗药,减少了药效,一颗是不能将人治愈的,他想要见一见你的真面目……您,能见他么?”

罗天堑面色依旧没有表情。

贺子龙也迅速的解释道:“药老没有其他的心思,他应该就是想要见见您,毕竟边关之中,谁都想要见您一面……”

在战场上罗天堑从来没有以真面目示人。

他名为天堑将神,而他的脸上常年带着一块面具。

无面的面具!

“他来了,会见到我的。”

“是!”贺子龙声音兴奋了不少。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要交给你去做。”

“王座,您吩咐即可。”

“我要准备办一场婚礼,这件事需要你来主持办理。”

“王座,您……”贺子龙的声音微微颤抖。

“嗯,好好做吧。”

“属下誓死完成任务!”

罗天堑哑然失笑:“不需要你上战场,不用拼命誓死,将婚礼办好即可。”

“王座的新婚,当是百万儿郎之喜悦,刚好蜀都的拨款军费也快到了,我会选在同一时间犒赏三军!”

“另外王座,您要请什么客人……蜀都那位,要请么?”

“那位通讯过我了……他也想见您一面。&rdqu

o;

“你着手安排吧,我的身份不能暴露。对外我只是一个工程总监,对内的身份,也只是一个立有功劳的工程兵而已。”

“另外,你要记住,你是我上级,谁问都一样。”

“我明白了,王座您放心,我现在就去找药回春,然后我也来一趟雅都市,亲自操手婚宴。”


电话挂断没有两分钟,厨房的门就被推开了。

顾伊人额头上冒着微微的汗水,她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煎蛋面,来到了罗天堑的身边。

煎至金灿灿的蛋黄,微黄的蛋白,漂浮在清汤之上,几粒葱花点缀,香气扑鼻。

“我只会煮煎蛋面。”顾伊人脸上有些红晕,不知道是羞红,还是厨房的热气太多。

“我只爱吃煎蛋面。”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顾伊人的心却如同小鹿一般四处乱撞。“那你先吃,不够我再煮。”

说完,顾伊人又起身进了厨房,她也端出来一碗面,就坐在罗天堑的对面,小口小口的吃着。

“我知道你这些年过得不好。”

“以后不会不好了。”

“没有人能欺负你,我会补偿亏欠你的一切。”

罗天堑没有动筷子。

“快吃面吧,面凉了。”

顾伊人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我进屋吃,客厅有点儿风大。”顾伊人赶紧端着碗,进了卧室。

罗天堑听力灵敏,自然能够听到顾伊人的哭泣声。

一夜无话。

罗天堑依旧和衣睡在沙发上。

不过当他醒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张绒毯。

有相当长一段时间,罗天堑没有那么沉稳的睡上一觉了,这一次罗天堑没有发现顾伊人什么时候醒的。

除却了绒毯之外,面前又有一碗热气腾腾的煎蛋面。

罗天堑笑容满面。

一碗汤面下肚,顾伊人也从卧室走了出来,她裹在一身黑色的羽绒服里,精致的脸庞有些憔悴,明显昨夜哭肿了眼睛,一直没有恢复过来。

不过她脸上笑容更多。

“咱们要回家族一趟,我早上接到老爷子的电

话,他要开族会。”

罗天堑点点头:“好。”

罗家的族会,电话打给顾伊人,却没有直接联系自己,可想而知对于罗家来说,自己这个人可有可无。

罗天堑并没有觉得失落。

没有了父亲,罗家的人情味很淡薄。

同样,他也并不想争抢罗家的什么东西。

否则就不会让顾伊人直接从公司辞职了。

不过,顾伊人的笑容却减少了两分,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可能是昨天宴会上的事情,罗天俊也在场,我们的罪了欧阳家,还得罪了李贵胄,老爷子可能会对你发难。”

“无碍。”

罗天堑笑容柔和:“我们不争不抢,不需要罗家任何东西,若是老爷子讲道理,自然没什么事情,若是他不讲道理,我将父亲的骨灰和灵位从罗家请出来即可。”

顾伊人愣住了:“你的意思是,如果老爷子不讲理,你就要离开家族吗?”

罗天堑却看向了客厅南墙的一侧。

那里挂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下面有一个香炉,香炉里面点了香。

那是顾伊人点的香,照片上的男人,和罗天堑有几分相似。“我回家至此,未给父亲上香。”

“伊人,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顾伊人沉默,眼神之中多出一丝伤感。

“我以为,你们父子的矛盾,你现在都还记着。”

罗天堑摇了摇头:“父子之间,又怎么会有隔夜仇,五年前我回家,也给他药回春炼制的药丸,爸体弱而已,有药回春的药,足够他调养身体。”

“四年前,他却病重而亡。”

“当时我没有时间回家,之后,我却托人回来查过,问过。”

“爸死在医院,属于突然病发猝死,医院要做药理检查,可老爷子却签了字,迅速的让尸体火化。”

顾伊人呆住了。

她眼中震惊:“这……又是什么意思,难道爸爸他……是被人……”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顾伊人用力的摇了摇头。

罗天堑看着遗照,轻声说道:“虎毒不食子,爸是罗家最出色的人,能够继承家主的位置,也可以让罗家发展的更壮大,他却死于非命,老爷子是在给某些人掩藏。”

“我很快就会知道,他在帮谁掩藏了。”

“你说,如果爸知道他被人害死之后,自己的父亲帮助凶手掩盖痕迹,他会不会很失望。”

顾伊人眼眶微微泛红,她还是难以相信罗天堑说的这一切。

可罗天堑话语之中的肯定,分明是就是他已经调查到了确凿的证据。

“或许老爷子是被.逼被.迫,为了家族肯定要做一些牺牲,毕竟人已经死了,一切都要为家族考虑。”

&

ldquo;可对我来说,父亲死于非命,家族不调查,你说,这样的家族对于我们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顾伊人微咬着下唇,她轻点了点头:“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两人之中,还是有一丝微妙的隔阂。

罗天堑清楚隔阂的存在,也没有去强行越过。

能够和顾伊人有现在的关系,他已经很满意了。

两人离开了住处,朝着罗家大院赶去。

此时此刻,罗家大厅之中。

罗老爷子正襟危坐在前位之上。

罗天俊一脸义愤填膺的表情:“爷爷,这都怪罗天堑!如果不是他

昨天对李贵胄和欧阳凌动手,咱们肯定不会受到这样的打压!”

“眼看蜀都方面就要进行家族筛选,前天杨武都刚给您送来了忠肝义胆的牌匾,咱们家族有很大的胜算。”

“欧阳家族失去了竞争的机会,肯定会想办法将我们罗家也拖下水。”

“而且李贵胄黑白通吃……刚才我又收到了消息,咱们公司在富丽滨江的工程也被临时检查了……来的人,是李贵胄的小舅子……”

在罗天俊身后,还有一众罗家子弟。

罗清雅的身边,有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的年轻男人,他约莫二十七八上下,眉眼之中都是英气。

罗清雅也微咬着下唇开口道:“爷爷,宴会之上罗天堑就已经不为家族考虑了,昨天他更是让伊人从公司离职了。”

“转眼,他就去罗家对面开了一家建筑公司,这分明就是想和家族对着干。”

“李轩有一叶一星的军衔,我们等会儿就去领证,这样咱们家族的胜算就更大了。”

“爷爷您有忠肝义胆的牌匾,咱们罗家是忠烈之家!”

“李轩又是最年轻的一叶一星,绝对没有家族能争的过咱们。”

罗清雅声音清脆,而且信心十足。

 

罗老爷子轻轻的敲击着扶手边缘:“清雅,你和李轩为了家族,

爷爷很是欣慰。”

他赞赏的看着李轩,更是视如己出:“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军衔,战功一定不少,李轩,你很优秀,为国争光,现在你和清雅结婚,也更是让罗家有荣誉。”

“如果方便的话,将你父母接到罗家吧,相互也有个照应。”

李轩淡淡一笑,点头:“谢谢爷爷。”

随后老爷子看向了罗天俊,皱眉道:“我已经给伊人打电话了。”

“关于欧阳家族,我会让天堑去给他们一个交代。再去找李贵胄道歉。”

“为了一己之怒,连累整个家族,简直是个莽夫!”

罗老爷子的声音,也带着丝丝的怒意。

文章标题: 坐下 啊好痛忍着宝贝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肉写得很好的糙汉文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6956-0.html
文章标签:很好  汉文  写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