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上一下楼梯就故意顶一下,男生喜欢被口还是啪

时间: 2021-01-13 | 作者:宋辽二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我睁眼,笑了笑:“白总能想到这些,也不算太蠢嘛。”

“哼!”

“白总说得对,光靠这两段视频当然不够,但,如果曹文怀和BTT的关系突然恶化,再适时放出这两段视频,你觉得这样够不够呢?”

“你有什么方法能让他们的关系恶化?”

“这个等晚上你就知道了,不过不一定能成功。”

“如果不成功呢?”

“那就只能扔出这两段视频,再帮曹文怀报警说被当地混混勒索了,把局面搅乱,看能否浑水摸鱼。”

白薇没再追问,皱着眉头静静思索。

良久后,她忽然开口:“方阳,我发现你除了下流之外,还很阴险。”

“哈哈哈。”我没忍住笑,“白总,其实我除了下流和阴险之外,还很威猛,要不要来试试?”

说着,我笑眯眯地看着她,一边拍了拍身旁的床垫。

白薇脸色一红,愤怒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转身朝外走去。

“白总,今晚七点半,我带你去看戏。”我补了一句。

回应我的只有摔门声。

我睡了个舒服的午觉,傍晚的时候想犒劳犒劳自己,于是找了一家据说口碑不错的餐厅,独自一人点了几个泰国菜。

正吃的时候,餐厅门口突然进来一群人,为首的赫然是曹文怀和林洛水。

“哟,这位不是智文软件的总监大助理,方阳先生吗?”曹文怀进门就看到我,一边挽着林洛水的手走过来,一边阴阳怪气地说道。

我抬头,看了看他身后那群曼迪科尔的职员,又看了看默不作声的林洛水,笑着说:“曹总,这就开始庆祝了?”

“没错。”曹文怀毫不掩饰脸上的得意,“再过两天,BTT就会跟我签约了,说到这个,我还得感谢你,要不是你费劲口舌说服阿瓦拉排除掉美国和印度的公司的话,我还真不一定能拿到这个项目。谢谢你了,活雷锋,给人做嫁衣的滋味不太好受吧?”

“呵呵,曹总不用客气,毕竟你都花了那么多钱,再不给你签这个项目的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你说对吧,曹总?”

“哼,牙尖嘴利,你不过是个loser而已,除了一张嘴巴之外还有什么?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说罢,曹文怀搂着林洛水从我身边走过。

但刚走出几步,他又回头,讥笑这说:“怎么,就你一个人单独吃饭?你的那位白总呢?她不是你女朋友吗?”

我没说话,只淡淡地笑着看他。

“哦,我想起来了。”曹文怀有些夸张地故作恍然,“我听说,那位白总根本就不是你女朋友,相反她还跟你有不小的矛盾,只不过那天你看见我和洛水走出来,就故意去搂人家的腰,想气气洛水而已,我说的没错吧?方先生。”

说到这,他又夸张地摇了摇头:“啧啧啧,我想象不出是何等厚颜无耻之徒,才做得出这种强搂人家女士的事,也想象不出,是何等自卑的人,才会用这种方式来向前女友示威。”

他话音刚落,那帮曼迪科尔的人便哄然大笑了起来,一个个还夹带着各种毫不掩饰的嘲讽。

还有餐厅里正在吃饭的其他客人,被嘲笑声吸引后,纷纷朝这边看了过来。

林洛水则一直扭头看向别处,似乎不想看到我,又似乎不想让我看到她的脸。

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夹起一块椰子鸡送进嘴里,一边慢慢咀嚼,一边微笑看着那帮人浮夸的表演。

曹文怀似乎觉得有些无趣,耻笑了几声后带着他的人走上了二楼包厢区。

我平静地吃完,安静坐了几分钟,然后结账离开。

我回了一趟酒店,换了一身衣服,给白薇打了个电话。

白薇还对项目部死心,听到我说要去看曹文怀的好戏之后,几乎没犹豫就答应了。

我在酒店楼下和穿戴整齐依然冷冰冰的白薇汇合,没有什么废话,直接带她上出租车来到了我替曹文怀和阿瓦拉约好的酒吧。

刚进门,看到一个只穿着内裤赤裸上身的男人后,白薇一愣,紧接着转身就想往外走。

我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白总,这里是同志酒吧,你放心吧,这里的男人都不喜欢

女人,除了我之外,你要是就这么走的话,会错过好戏的,到时候后悔可别怪我。”

白薇停步,往里看了一眼,犹豫了片刻后最终还是被我拉了进去。

迎面走来一个描了眼影的男人,皱眉看着白薇。

“他还没完成变性手术。”我指了指白薇,用泰语对那个男人笑着说。

 

那男的疑惑地打量白薇几眼,然后侧身让让开了道路。

他大概觉得白薇有点太漂亮,不太像变性人,但泰国也出了不少长得比女人更漂亮的人女夭,白薇这种也不算太出奇,所以没有为难我们。

越往酒吧里走,各种荒诞的画面越来越多,白薇的身体也绷得越来越紧。

我尽可能地避开人们的视线,带着白薇走上二楼,选了角落里一个灯光阴暗的位置。

二楼才是这酒吧最精彩的地方,安静却又不失畸形的浪漫,酒吧中间的舞池上,一个浓妆艳抹的男人正妖娆地跳着钢管舞,围在周围的男人们则一边欣赏舞蹈一边和同伴欢声交谈。

我替阿瓦拉和曹文怀约的,就是在二楼见面。

坐在椅子上之后,白薇依然绷直了身体显得很紧张,不时瞥一眼酒吧中间那个妖娆的的男人,又急忙移开目光,看到那些男人特别辣眼睛的行为后,更是面红耳赤地扭头对着墙壁。

我看着她觉得好笑,说:“放松点吧,这里的人不会把你给吃了的。”

“你刚才跟那个人说了什么,他为什么用那种奇怪的目光打量我?”她勉强定了定神问道。

我特意打量了她几眼,坦然地说:“我告诉他,你是个没完成变性手术的人女夭。”

“你才是人女夭”白薇愕然,继而愤怒地瞪着我。

“别那么激动嘛,不这样说的话,他不会给你进来的,另外,我是个纯粹的男人,你那天不是感受到了吗?”
 

“你……下流!无耻!”

我玩味地笑了笑,刚好服务生拿酒上来,我把账单小票推到白薇面前,说:“这是工作需要,付钱吧。”

白薇拿起小票看了一眼上面昂贵的酒价,脸色不变地付了钱。

我打开啤酒,倒了一杯推到她面前。

“不用给我,我不会碰这里任何东西的,嫌脏,包括你。”

“好吧。”我把那杯啤酒拿了回来,喝了一口,又补了一句“反正你买单”。

白薇哼了一声,板着脸不说话。

我懒得自讨没趣,一边静静地喝酒一边观察酒吧里形形色色的男人。

现在时间还早,酒吧二楼一共才十几个人,那个妖娆的舞者也只是即兴跳了一会就下台和别人打情骂俏。

没多久,陆续来了几波人,看样子都是游客,大陆港台或者欧美的都有,一个个莫名兴奋。

我这才想起后天就是泼水节了,今晚就开始有一些小规模的活动,到了明天晚上,曼谷清迈之类游客云集的城市会举办各种狂欢活动,甚至会在大街上举行疯狂的湿身派对,让整座城市在音乐和灯光,在水雾和荷尔蒙中躁动起来。

这场持续数日的狂欢吸引了来自全世界的众多游客,其中有一部分很特别的男性,他们会几百甚至几千人地聚在一起开派对,享受难得的节日,当然其中有些内容难以描述。

在这个节点,我的计

划能获得更大的成功率。

接近八点的时候,我等的人来了一个,曹文怀。

我替他们约的是八点,他肯定会赶在阿瓦拉前面到达,以示尊敬。

显然,曹文怀事先并不知道这是一家什么类型的酒吧,更没预料到阿瓦拉会约他到这种地方见面,看到一对对相拥私语的男人之后,他脸色有些难看,甚至有些拘束还有些紧张。

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找了一张空桌,跟服务生点了单,然后板着脸四处打量。

我和白薇坐在最阴暗的角落里,还让白薇尽量不要面对他,所以他没发现我们。

很快,一个身材苗条的男人走过去,微笑着跟曹文怀搭讪,话没说几句,曹文怀就黑着脸挥手让对方离开。

我憋笑静静看着。

一旁的白薇忽然低声说道:“方阳,我发现你这个人不但下流无耻,还很阴险。”

我听出了她语气中难以压抑的笑意,扭头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我可从没说过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

“的确,你要是正人君子的话,这世界上就没一个好男人了。”

“呵呵,白总有没有遇到过好男人?”

似乎没料到我会问这个问题,白薇一愣,继而扭过头去,冷冷地说了一句“关你什么事”。

我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她不太自然的脸色:“白总你该不会是被渣男甩过吧?”

“你才被渣男甩过。”

“呃……我不喜欢男人,我只是被渣女甩过而已。对了,白总有没有男朋友?好像那天在BTT大楼外面我故意搂你的腰之后,都没人跑来告诉我你有男朋友。”

“关你什么事?”

“那就是没有咯?”我凑近她,观察她的神色变化。

她没回话,而是倔强地抬起下巴冷哼了一声。

我忍不住笑:“哈哈哈,原来真没男朋友啊,但又好像不太合理,一般来说,女人的身材很突出,脸色容光焕发的那个阶段,基本都是得益于男朋友的滋润,白总你身材这么火辣……

“也不对,你脸上的皮肤虽然白皙光洁,但少了点神采,这么看来……确实是没男朋友。

“啧啧啧,这么一个大美人,真是暴殄天物啊。”

白薇柳眉直竖,那双漂亮的大眼睛近乎喷火地愤怒地瞪着我。

我正想再说点什么,眼角忽然瞥见楼梯口走上来一道熟悉的身影。

阿瓦拉,正主来了。

我的计划其实很简单,利用曹文怀的性格和对项目的饥渴难耐,再利用阿瓦拉的特殊取向,从中制造两人的矛盾。

曹文怀肯定会来,重点就在于阿瓦拉会不会来。

如果阿瓦拉对曹文怀没有兴趣,或者察觉到异常的话,我这个计划就只有泡汤了。

幸好,阿瓦拉最终还是来了,我的计划也成功了一大半。

他是穿着一套很显年轻的休闲服来的,还戴了帽子和眼睛,似乎特意改变了自己的形象,大概是怕别人认出他来。

只扫视了一圈,阿瓦拉就找到了曹文怀,走了过去,曹文怀热情礼貌地迎了过来。

这时,白薇也终于看到了阿瓦拉,惊讶得张大嘴巴:“他不是阿瓦拉先生吗?他怎么会……啊,我明白了,方阳,是你把曹文怀和阿瓦拉先生一起约到这里来的,对吗?”

我有些得意地笑了笑:“白总你是不是有点笨,现在才反应过来。”

“可是,就算阿瓦拉先生来了,又能怎样?他们只不过是以朋友的身份私下会面而已,就算阿瓦拉先生收受曹文怀的贿赂,你也拿不到证据啊。”

我有些汗颜,原来白薇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聪明。

但也算情有可原,以她女人的身份,几乎不可能看得出阿瓦拉是个同志,不明白这个计划的真正核心。

我对她招手示意她靠近一点后,低声说:“阿瓦拉是个同志,喜欢男人,我把他们约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想让他们发生矛盾,这样我们才有机会。”

“啊?”白薇瞪大眼睛,似乎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信息给吓到了。

良久,她莫名地叹了一口气:“方阳,你实在是太阴险了。”

我笑了笑,没理会她,

而是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对准了不远处的曹文怀和阿瓦拉。

哪怕他们没有产生误会和矛盾,我也一样可以拿他们私下见面的视频来做文章,因为这个视频能拍到其他男人辣眼睛的举动,足以证明这是个同志酒吧。

面对阿瓦拉,曹文怀显得很热情,丝毫不掩饰他的阿谀奉承,阿瓦拉则显得很客气,可能是暂时还琢磨不透曹文怀的心思。

两人既像合作伙伴又像朋友一样喝酒,聊天,暂时没有过分亲密的举动。
 

我暂时关掉摄像头,耐心地等待着,偶尔和白薇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

随着时间的推移,酒吧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几个抹了口红涂了眼影的舞者穿着三角裤和长筒靴轮番上台表演,形形色色的男人走进舞池,站在过道,跟着音乐躁动了起来,开始出现各种嬉笑和不堪入目的画面。

白薇面红色赤地面向墙壁,不敢看酒吧里的那些男人。

我则再次打开手机的摄像头,对准了曹文怀和阿瓦拉。

他们已经喝了不少酒。

面对酒吧里刺眼的画面和糜烂的气息,曹文怀有些局促,有些紧张,他到现在肯定已经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

不知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被周围的气息所感染,阿瓦拉有些兴奋,开始变得话多了起来,说到兴奋的时候甚至会手舞足蹈。

最关键的是,他和曹文怀原本是面对面坐着的,后来他突然起身坐到曹文怀旁边去,还指着舞台上那个妖娆的男人说着些什么,不知道是是为了方便看表演,还是故意要靠近曹文怀。

曹文怀显得更局促不安了。

没多久后,阿瓦拉忽然揽住曹文怀的肩膀,笑着说了几句什么。

曹文怀一愣,继而脸色紧绷呐呐地说不出话。

我忍不住捅了捅白薇的手臂,示意她有好戏看了。

白薇转过头来,看到那一幕之后,张着嘴巴同样说不出话。

这时,音乐突然变幻了强烈的节奏,酒吧里的气氛也跟着嗨了起来,无数男人开始摇头晃脑。

阿瓦拉抱着曹文怀的肩膀,想拉他起来跳舞,但曹文怀却紧绷着脸一动不动。

看着曹文怀的脸色,阿瓦拉察觉到了异样,低声问了几句。

然后,阿瓦拉的脸色也僵了。

很快,阿瓦拉松开曹文怀的肩膀,起身离座,穿过拥挤的人群快步朝楼下走去。

曹文怀跟在后面不停解释。

我急忙起身,飞快挤过人群,从侧面撞了一下曹文怀。

曹文怀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等他重新站定,阿瓦拉已经走下了楼梯。

如果我这时候现身的话,可以趁机狠狠羞辱曹文怀,让他颜面扫地,让他恼羞成怒,可以痛快地踩他一脚出口恶气。

但我并没有现身,而是趁乱走开,不让他看到我。

如果让他发现我在这里的话,他会很快反应过来,知道是我故意约他和阿瓦拉出来制造他们的矛盾。

然后他会找阿瓦拉解释,阿瓦拉也会因此憎恨我,再然后……BTT的项目我也不用想了。

所以我得再忍一忍,等项目到手之后,再找曹文怀狠狠踩一番,趁着他刚丢掉项目因此而颓丧的时候,再出来告诉他为什么会输,把他跟阿瓦拉差点搞基的视频发给他,估计能把他气到吐血。

借助酒吧的喧闹,加上我戴了假发和胡子,曹文怀并没认出我,只是在我背后用英语愤怒地骂了一句脏话,然后急匆匆地下楼追赶阿瓦拉。

我没有急着跟下去,而是朝白薇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白薇从人群里挤了过来,一言不发地跟着我下楼,走出酒吧时正好看到曹文怀一边焦急地拨打电话,一边坐上路边的出租车匆忙离开,大概是想去追阿瓦拉。

看着曹文怀坐车远去的方向,白薇忽然冷冷地说:“方阳,我很不喜欢你这种伤害阿瓦拉先生的卑鄙手段,那会让我觉得对不起他,或许我该去找他,向他解释清楚这件事,并主动退出这个项目的竞争。”

我一愣,继而忍不住骂道:“你有病?老子辛辛苦苦搞了这么一出,事情都快要办成了,你现在跟我说要退出?”

“因为你的手段太卑鄙下作了,会让我有种胜之不武的感觉。”

“呵,你果然是有病,老子明明已经说服了阿瓦拉,说服了BTT其他高层,曹文怀弄了个吊毛班沙出来,他的手段就不下作?要不是他玩阴的,我用得着这么费劲?再说了,你以为阿瓦拉看不出曹文怀的手段?看不出班沙那帮人的来历?就曹文怀那点手段,有点脑子都能看得出来,何况阿瓦拉这种大集团的高层,人家比你聪明得多了。

“他为什么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拆穿?还不是为了那点面子,班沙到BTT总部大楼恐吓他,他觉得太没面子,干脆就坡下驴迁怒于我们而已,他这样做,顾忌过我们的感受吗?这品德能高尚到哪去?更何况,我怎么伤害他了?不就是想泡个男人没泡到手吗?”

白薇还想反驳我,但似乎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能板着脸一言不发。

我挥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拉开车门,说:“回酒店再说。”

白薇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坐上了出租车。

一路沉默无言,回到酒店楼层后我率先打开房门,指着自己的房间:“进去再说。&rdquo

;

白薇没动,只冷冷地说:“没必要,有什么问题在这里说清楚就行了。”

“行,那你听好了。”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明天,你继续关注曹文怀的动向,还有BTT内部的消息,如果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必须第一时间反馈给我。还有,明天下午你带着项目组去BTT,跟阿瓦拉及其他几个高层再谈一次,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阿瓦拉会重新决定跟我们签约。

“记住下午再去,至于怎么才能见到阿瓦拉和其他高层,那是你的事,该怎么谈也是你的事,后天就是泼水节了,所以必须要在明天确定下来,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你这个营销总监让我来做算了。另外,明天我不会跟你去,包括以后的商谈合同细节,我也不会再出现,因为有可能会引起双方的尴尬。”

白薇依然板着脸,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可以不听,但我敢保证,你会因此而后悔。”我特意把后面几个字咬得很重。

白薇眉头微皱,微微抬起下巴,眼神也愈发冰冷,似乎想要在气势上压到我。

我不屑地摇摇头:“别跟我来这套,我也不跟你废话,你只要记住,这个项目必须要拿下,否则你会后悔,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知道我的手段。”

说完,我懒得再搭理她,转身往自己房间里走去。

“你这么想拿下项目,是因为林洛水吧?”白薇突然冷冷地说了一句。

完整版在线阅读

文章标题: 上一下楼梯就故意顶一下,男生喜欢被口还是啪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6955-0.html
文章标签:上一  男生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