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上面和下面同时喂饱你,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时间: 2021-01-13 | 作者:谢殷初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翌日清早。

江瑟瑟张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身旁躺着个软萌的小可爱。

他乖巧的窝在自己怀中,睡得很熟,长长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肌.肤白嫩得能掐出水。

江瑟瑟心里感觉很微妙。

这五年来,她见过不少孩子,却从未遇见过像小宝这样,让她感觉亲昵,喜欢,甚至不愿意放开他的冲动。

江瑟瑟被自己这想法逗笑了,心说,要是真不放人,到时候怕是靳家的人,会要她好看。

胡思乱想了一通,她才蹑手蹑脚起身,准备去做早餐。

不想,到了客厅,竟瞧见靳封臣已经起来,桌上还放着一堆早餐。

有粥,有港式茶点,有西式餐点,简直不要太丰富。

江瑟瑟有些愕然,“这是……?”

“我开车出去买的,这附近没看到吃的,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每样都买了点。”

靳封臣淡淡的说,声音如同大提琴的调调,低沉磁性,带着些许慵懒,好听的要命。

江瑟瑟听得耳朵都要怀孕了的感觉,受宠若惊道:“您太客气了,我不挑食,什么都能吃。”

同时心中暗暗吐槽。

堂堂靳大总裁给自己买早餐,这要是传出去,怕是不少女人会排着队去跳江!

靳封臣却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道:“是吗,那就好。你赶紧去洗簌,我去叫小宝起来。”

江瑟瑟含糊点头,进了浴室。

十五分钟后,再出来,小宝已经起来了,正窝在他爹怀里,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靳封臣倒是很有耐性哄着,虽然还是板着一张脸。

但江瑟瑟看到这一幕,却觉得赏心悦目极了,心想,也不知道小宝的母亲是哪位,能生下这么可爱的宝宝,简直幸福。

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没在这对父子身边?

是因为靳家人反对,亦或者是有其她原因?

江瑟瑟想的出神,那边小宝却已经发现了她,二话不说,便从他爹腿上溜了下来,朝江瑟瑟跑来。

江瑟瑟抱起他,笑着问道:“昨晚睡得好吗?”

“好。”小宝笑眯眯的搂住她的脖子,道。

江瑟瑟揉揉他的脑袋,“那我们去吃早餐。”

“嗯。”

小宝软萌地应道,眼睛亮闪闪的,吃东西都倍儿香,没一会儿一碗粥就见了底。

靳封臣在旁边看着,眼神很是难以言喻。

以往在家,吃一顿饭,可是全家人一块哄,都没什么用。

眼下,却乖巧得跟什么似的!

吃完早餐后,江瑟瑟收拾东西,准备出门上班。

因为是顺路,所以靳封臣便送她到公司附近。

下车时,小宝搂着她的大腿,不撒手。

江瑟瑟哭笑不得,“宝贝儿,阿姨要上班呢,可不能再带你了,你跟你爹地回去吧。”

小宝宝泪眼汪汪,小表情,全写着‘舍不得瑟瑟阿姨’。

江瑟瑟差点又心软,不过理智还是告诉自己,不能心软。

自己的生活和母亲的医药费,可都靠这份工作了,不禁有些为难的看向靳封臣,“靳先生……”

靳封臣很淡定的一把抱起小宝,教育道:“阿姨要上班,不准耽误她。不过,你可以留她的电话,等空闲的时候,再打给她。等晚上她下班了后,再过来。”

小宝闻言,原本还委屈巴巴的小脸,顿时充满希望的看着江瑟瑟。

眼神像是在问,可以吗?

江瑟瑟完全招架不住,笑道:“这个当然可以,我把号码抄给你。”

说着,便低头打算从包内找纸和笔。

靳封臣适时递过手机,道:“存我手机上就可以。”

江瑟瑟愣了愣,‘哦’了一声,就接过手机,把号码给存上。

小宝总算开心了,揣着手机,跟宝贝似的,道:“那瑟瑟阿姨再见,我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的,你要接哦!”

“好的,好的。”

江瑟瑟回以一笑,和父子两道别,随后进了公司。

她一进来,企划部上下所有人员,全都盯着她看,那眼神,像在看什么稀有动物,盯得她头皮一阵发麻。

“何琳,大家这是怎么了?”

她疑惑的询问平时走的较近的同事。

何琳二话不说立刻蹭过来,搂住江瑟瑟的手臂道:“瑟瑟,你老实交代,你和靳家小少爷是不是早就认识了?”

江瑟瑟早就料到会有人这么问,笑容淡定道:“怎么可能?那可是靳家小少爷,我以前见都没见过。”

“那可就奇了怪了,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喜欢你?”

“就是就是,甚至还为了你,给颜经理难堪。”

“你大概不知道吧,总经理已经把你升为企划部的正式员工,而且还命你为这次项目的总负责人呢。”

其余同事也凑过来,七嘴八舌的说道。

江瑟瑟内心微微诧异了下,却又很快平复下去。

她倒是猜到公司有可能把自己的职位转正,只是没想到,会是总负责人。

这时,何琳又小声的在她耳边告诫,“瑟瑟,你以后可得小心一些,颜以菲看起来很不高兴,昨天因为这事儿,还和总经理闹了一回。”

江瑟瑟刚想点头,抬眼就瞧见颜以菲从门外走了进来。

其余人见状,急忙作鸟兽散。

颜以菲脸色阴沉得能拧出水来,咬牙切齿地将一堆资料扔在江瑟瑟面前。

这些全都是小宝生日宴的企划案,以及事先调查的一些重要资料。

之前是颜以菲全权负责,现在全转交到江瑟瑟手中,她心中自然不忿,道:“江瑟瑟,自己几斤几两,最好掂量清楚。一来就想要坐大,小心撑死。”

江瑟瑟不甘示弱,笑道:“多谢经理提醒,不过我想,这点能耐,我还是有的,实在不劳你费心。”

颜以菲气得表情越发难看,“呵,好,那我就拭目以待,别最后什么都做不成,让公司成为业界笑柄。”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离去,很是利落干脆。

江瑟瑟心中却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这人……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依照她的性子,怎么着也得把这项目争取到手,才会善罢甘休。

江瑟瑟心下一紧,下意识的翻开桌上那叠资料一看,立刻就看到里面一些重要资料被篡改,甚至有几份企划案被撕烂。

是谁的杰作,一目了然。

只是手段,实在太下作了一些。

江瑟瑟蹙了蹙眉后,也就看开了,并没有因此而气恼。

相反,她还有点开心。

因为这样,她就能全权负责小宝的生日宴了。

那小家伙长得太惹人喜爱,让人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他,所以她想要给他策划一个难忘的生日宴会。

资料没了,她便重新整理。

企划案被毁,她重新规划就是。

小宝的生日,要独一无二才行!

何琳压根不知道江瑟瑟所想,看到那堆被撕烂的企划案,立刻抱不平道:“颜以菲这人除了工作能力外,全身上下,真是没有一点可取之处,肠子比鸡还小,这么给你使绊子。”

“就是,要怪也是怪她自己嘴巴贱,骂人小太子是野种,如今有这下场,全是自找的。”

“而且,这些企划案,怎么说也有我们的功劳啊,她倒好,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这么毁了。”

“……”

其余人七嘴八舌的附议,很是不满。

江瑟瑟连忙安慰,“大家别担心,资料毁了,再重整就是,之前我也看过,至少可以恢复七成以上。不过我觉得,我们不必按照原来的方案来。实不相瞒,这两天我接触过小……靳小少爷,我觉得,原先那些方案里面的一些细节,可以适当调整一下,让这个生日宴,变得更为完美,所以……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信心跟我一块儿做?”

“嘿,你这不是废话吗。就算没信心,我们也是要跟你一块做的,你现在可是总负责人,我们的工作,就是配合你。”

何琳笑着打趣,明显非常愿意。

其余人也笑着附和,“瑟瑟,我们下个月的奖金可就靠你了。”

“我有一个看上很久的包包想买,拜托你了。”

“我要求婚买戒指,下半生的幸福,全看

你了。”

听着众人在旁边笑闹,江瑟瑟心情宽松了不少,做事也充满了干劲。

……

此时,企划部经理办公室内,颜以菲脸色阴沉沉,一副暴风雨呼啸的神情。

助理小艾在旁边看得胆战心惊,不敢去触她霉头。

颜以菲气得咬牙切齿,抬手把桌上的文件全都扫到地上,道:“江瑟瑟这个贱人!她凭什么……她凭什么抢我的项目!”

这个项目,她前期耗费了多少心血,如果能成,回头公司评优秀员工奖,必定非她莫属。

届时,她就有机会被安排到国外培训,从此事业一帆风顺。

可谁能想到,在这紧要关头,居然被江瑟瑟这贱人破坏了!

这叫她怎能不气?

小艾没吭声,心里却默默吐槽,还不是你管不住自己那张嘴,否则也不至于如此。

颜以菲见她这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是死了吗?平日里,下三滥的点子比谁都多,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反而哑了似的?”

小艾被骂得有些挂不住脸,心中不满,但没敢表现出来,道:“经理,是您太站不住脚了!不过一个刚实习两个月的实习生罢了,你真以为,她有那能耐,做好一切?你也不想想,靳家小少爷的生日宴,有多盛大!各个细节,要是有丁点闪失,造成的后果,会有多严重。

再说……即便她真的能做好,咱们也可以私下动些手脚,只要一点点,就可以让她万劫不复了,您何必在这自乱阵脚?”

颜以菲闻言,面色一滞,思考着小艾的话。

半晌后,发现她说的不无道理。

靳家二老,视小太子如命,断然不会允许生日宴出任何差错。

而只要江瑟瑟出现一丁点失误,那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想到这,颜以菲阴霾的心情,瞬间散了大半,脸上全是幸灾乐祸,“呵,的确是我太激动了。你说的没错,我什么也不用做,只需要看着江瑟瑟怎么死就可以了。”

两人笑得不怀好意,外头,江瑟瑟已经埋头在工作中,大肆忙碌。

转眼,到了傍晚。

其余人收拾东西,准备下班,江瑟瑟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何琳走过来问她,“瑟瑟,晚点和我们一块去看电影吗?”

江瑟瑟头都没抬一下,笑道:“下次吧,我这边还有资料要整理。”

何琳拍拍她,“看不出来啊,你居然有工作狂潜质,这才第一天。”

江瑟瑟笑着解释,“也不是,就是想着把这份资料,整理完,还剩几页,用不了多长时间。”

“好吧,那你早点回去,我们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

和何琳挥手道别后,江瑟瑟继续整理资料。

不知不觉,办公室的人已全部走.光,外面天也逐渐黑了下来。

八点左右,江瑟瑟察觉自己似乎忘了点什么。

还没来得及仔细想,就听到手机铃声欢快的响起。

江瑟瑟拿过一看,屏幕显示的是一串陌生号码。

接起,小宝那软萌萌的声音,传了过来,“瑟瑟阿姨,你怎么还没回家?”

江瑟瑟猛地反应过来。

是了!

和小宝约好,晚上见的,结果忙过头就忘记了。

江瑟瑟很自责,连忙道歉,“抱歉啊,宝贝儿,阿姨忙忘了,你现在在家门口是吗,你在那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去。”

说着,她起身,便打算收拾东西,赶回去。

不想,电话那头换了个人接听,“你在哪?”

低沉的嗓音,夹杂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却没丝毫冷意,听着很是悦耳。

是靳封臣!

江瑟瑟本能反应,“我还在公司。”

靳封臣应道:“嗯,等着。”说完,也不等江瑟瑟反应,便掐断了通话。

江瑟瑟

有些懵,一时琢磨不透那句‘等着’是什么意思。

他……是打算亲自过来吗?


文章标题: 上面和下面同时喂饱你,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6951-0.html
文章标签:我了  太长  弄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