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还在体内乖吃饭h,宝贝儿我的尺寸你会疼

时间: 2021-01-13 | 作者:周甬徽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刘云坤这下才慌了神,他赶紧让几个兄弟,把他从病床上扶下来,走到过道里,首先给豹子打了电话。

毕竟张国栋在旁边的病床上,虽然刘云坤小的时候是跟张国栋混的,可现在他在社会上混,张国栋在学校当老师,两人由过去的挚友变为点头之交,但要说在社会上的人脉,两人明显是换了个位置。

那个小混混的电话打来之前,刘云坤一直在张国栋面前信誓旦旦,一定要把范建明赶出江城,而且是让他跪着离开。

接到那个混混的电话之后,为了进一步确认,刘云坤只能给豹子打电话,同时又想避开张国栋,他可不想在昔日老大面前跌面子。

豹子能够在一支路那片成为老大,除了敢冲敢打之外,还特别讲义气,所以才能让兄弟们信服。

若论年龄,刘云坤比豹子还大两岁,但在社会上混,主要靠的是实力,所以刘云坤平时称呼豹子也是叫豹哥。

他给豹子打电话其实是两个目的,首先核实一下那个混混所说的,如果是真的话,其次他想让豹子出面,在蒋志超面前说说好话。

出乎刘云坤预料的是,向来以义气为重的豹子,在证明那个混混所说的一切属实之后,居然不再搭理刘云坤,让刘云坤自己摆平这件事情。

豹子心里清楚,刚刚为了自己和兄弟们,蒋志超甚至不顾自己江城老大的面子,当街给范建明下跪,现在刘云坤惹上的又是那个范建明,他哪里还敢让蒋志超出面说情?

万一一言不合,蒋志超又给范建明下跪,那豹子欠蒋志超的情,这一辈子都还不了了。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方面的因素,别看豹子年轻,能够混到现在这个地步,也算是比较有城府的人。

虽然蒋志超惊天一跪,确实有点感天动地的意思,可豹子觉得他是在演戏。

就算蒋志超所讲的在S国的故事没有一点水分,豹子觉得,范建明既然能够混到那种骇人听闻的地步,一定有自己独到之处,功夫恐怕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应该是为人。

既然范建明能动用那么大的势力救蒋志超一命,刚刚那种情况下,蒋志超只要说两句好话,范建明肯定不会不依不饶,根本用不着当众下跪。

但蒋志超却跪了。

看起来他好像跌了面子,其实却让人感到他义重中如山,一下子收买了豹子兄弟们和范建明两边的心。

豹子觉得蒋志超演的太过了,所以接到刘云坤的电话之后,打死他都不愿意再去求蒋志超,而且他很想看看,在自己不出面的情况下,蒋志超会如何摆平这件事情?

刘云坤不明就里,还以为豹子是被范建明吓破了的,这下更是慌了神,赶紧让几个兄弟离开,万一被范建明撞上了,再想赔礼道歉也就晚了。

兄弟们离开之后,刘云坤才打电话给范建明,没想到蒋志超居然把手机接了过去,而且当面承认,范建明就是他的老大,这件事情不可能就这么被翻篇。

刘云坤想死的心都有,他做梦都没想到,范建明居然能在国外救了蒋志超一命,而且功夫真的那么厉害,看来在医院门口被他一脚踹断两根肋骨,还真不是碰运气。

刘云坤的双腿已经发软,如果蒋志超这时站在面前,他立马就会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现在蒋志超还等着他的回答,刘云坤微颤颤地说道:“超……叔,我跟豹哥在一起多年,豹哥也是你的好兄弟,看在豹哥的面子上,你老人家就饶了我吧?”

“不是我饶不饶你的问题,这要看我老大的心情,听说你还想把他驱赶出江城?”

“没有,没有,我跟范建明其实是同学,那句话是跟他开玩笑的。”

“范建明是你叫的吗?”

“哦,不,是范哥,范哥!”

蒋志超冷声道:“你用不着在这里跟我啰嗦,反正我老大心情不好,接下来我不管你怎么做,只要我老大开心了,这件事才算翻篇,否则……”

“是、是、是,我再去求范哥,我再去求范哥。”

蒋志超把手机递给范建明,范建明刚刚“喂”了一声,刘云坤便声泪俱下地哀求道:“范哥,你饶命呀,这次你要放过我,我刘云坤这一辈子给你做牛做马,为你做什么都可以。呜——”

范建明一下子心就软了。

怎么说刘云坤现在也是个成年人,而且还是社会上混混中的一个小老大,站在那里也算是条汉子,居然失声痛哭起来。

虽然这一阵哭声,洗刷不了学生时代范建明所遭受的耻辱,但让范建明在这种情况下,不依不饶地痛打落水狗,他还真有点于心不忍。

“刘云坤,”范建明不解地问道:“有件事我始终没明白,读书的时候你老欺负我,这么多年我也没招惹过你,你怎么会对我如此刻骨铭心地深仇大恨?七年没见面,一见面你就开打,究竟怎么回事?”

 

“对不起呀,范哥,是我刘云坤有眼无珠,狼心狗肺,招惹上了你……”

“少扯没用的,回答我的问题。”

“范哥,你就饶了我吧?我……我……”

“你不想说是吗?”

“我说,我说,还不是为了李倩倩吗?当初她跟张国栋好,我心里一直惦记着,但却没有机会,这次听到她在方雅丹的胁迫下跟你领的结婚证,所以……”

“你丫的不是已经结婚了吗,怎么还想到打她的主意?”

坐在后面的陈玲玲闻言,眼睛又闪过一丝亮光。

“对不起!范哥,我就是异想天开,白日做梦,你放心,我这辈子再不会去想她了。范哥,你大人有大量,这次就放过我吧?呜——”

范建明摇了摇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好好看病养伤吧,有什么事等你出院以后再说!”

“啊?……哦,谢谢范哥,谢谢范哥!”

听到范建明挂上电话之后,刘云坤一下子瘫倒在地。

虽然范建明留下后话,要等出院以后再说,但毕竟今天不会过来,尤其是蒋志超不会出现了,刘云坤总算松了口气。

如果蒋志超和范建明过来,当着张国栋的面羞辱他,他可真要找个地缝钻下去。

蒋志超的车已经开到了医院门口,他停下车问范建明:“现在怎么说?”
 

范建明一挑大拇指:“超哥,刚刚还准备让你出面,没想到你一个电话,我那同学就吓趴下了,谢谢你了。”

“兄弟,你再要跟我假客气,我可就真要翻脸了。”

“好,不说了。”

“既然没事了,那中午咱们找个地方坐一下?”

“今天真不行,我已经约了人吃饭,改天吧,回头我打电话给你。”

“好吧。”

范建明正准备下车的时候,坐在后面的陈玲玲突然说了声“拜拜”, 原本没打算跟她打招呼的范建明,只好回头笑了笑,敷衍地说了声“再见” 之后,才推门下车。

看到范建明已经朝医院走去,蒋志超转身捏着陈玲玲漂亮的脸蛋说道:“宝贝儿,坐前面来吧。”

陈玲玲立即从后排座跨到前面坐下,下意识地侧头看着范建明的背影。

蒋志超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怎么了,你的小心脏又活泛起来了?”

陈玲玲瞟了他一眼:“几个意思呀?”

蒋志超笑道:“别异想天开了,我这个范兄弟在国外,绝对是炙手可热的人物,白的,黑的,黄的,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再说了,他聪明的很,看你坐在我车里,就知道我们的关系不一样。以他的品性和为人,绝对不会打朋友的女人的主意。”

陈玲玲小嘴一撅:“我是你的女人吗?”

“晴人也一样,你觉得他会像豹子一样,总是惦记着我的小情人吗?”

“谁说豹子惦记着我了?”陈玲玲白了他一眼:“再说了,哪有猫儿不吃腥的?我可帮你把豹子的胃口吊足了,要不要我再帮你调调这位范哥的胃口呀?”

蒋志超摇了摇头:“他跟豹子可不一样。对了,看看你的小姐中,有没有几年轻漂亮,目前还是处的?”

“怎么,你这头老牛还想啃更嫩的草?”

“我是想说,真要想让这位范兄弟感谢我,必须得给他找一个处的,男人嘛,好像都有这个嗜好。”

“他对你很重要吗?”

“当然,比任何人都重要。怎么说呢?如果说江城的这些兄弟们是我可以利用的人,那他绝对是我的依靠,甚至是我的摇钱树,只要能够跟他搭上关系,我在江城老大的地位,永远都不可能有人撼动。”

陈玲玲不解地问道:“搭上关系?他不都救过你的命,怎么你们的关系——”

蒋志超叹的口气,伸手摸着陈玲玲的脸蛋说道:“这就不懂了吧,当年在S国,他确实救过我的命,但不是因为关系好,而是因为我是他的同胞,是他的老乡。刚刚我当众给他下跪,就是让他感觉到我是个很讲义气的人,只有在江城让他不断的有事相求于我,我们的关系才有可能更进一步。”

陈玲玲终于明白了,蒋志超跟范建明的关系,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像是一个富翁施舍了一个乞丐,在那个乞丐的眼里,富翁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可在富翁的眼里,说不定早忘记了那个乞丐。

现在看起来,如果范建明是那个富翁的话,蒋志超就是那个乞丐,两人要想真正成为朋友,蒋志超必须要做更多的事情,才能得到范建明的信任与尊重。

陈玲玲点了点头:“放心吧,女人的事就交给我,只要他愿意,我可以让他天天有新娘。”

蒋志超点了点头:“不过不要去找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姐,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处的,就找一些良家少妇。还有一点可以告诉你,你丫的真要是能够迷让他迷上,这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少不了,你现在未婚夫的家庭,跟他相比,九牛一毛都当不上。”

陈玲玲嫣然一笑:“那就看超叔给不给我提供机会了?”

“这两天我请他出来吃饭,然后请你作陪,不过你要注意,千万别演的太过火,能矜持尽量矜持一点。”

这一点陈玲玲早就意识到了,所以范建明在车上的时候,她尽量表现的像个淑女的样子。

陈玲玲知道,范建明这样的年轻人,和蒋志超这样油腻大叔的品位肯定不一样。

“怎么,我在你面前还不够矜持吗?”

蒋志超笑道:“我觉得你挺矜持的,不过像范兄弟那样的年轻人,恐怕就会觉得你有点搔。”

“讨厌呀!”

“呵呵呵——”

蒋志超把车停到范氏集团办公大楼的旁边,说了声:“到了。”

陈玲玲立即趴过去,搂着蒋志超亲了一会儿,然后又把内饰镜扳到自己这边,对着镜子描了描口红,补了一下妆,这才推门离开,迈着十分优雅的步子,朝大楼门口走去。

没一会儿,她的未婚夫黄耀武从大楼里走出来,搂着她亲了一会儿,双双坐进来一辆轿车,与蒋志超停在路边的车子擦肩而过。

蒋志超微微一笑,一边吹着口哨,一边驱车离开。

范建明走进医院之后,直接朝父亲的病房走去,刚刚走到门口,刚好碰见了护士。

护士微笑的告诉他,他走了之后,他的父亲特别听话,老老实实的一下都没动。

范建明推门进去,走到范洪生的床边时,范洪生又激动起来,只不过比开始的时候要控制了许多,满脸涨红,双眼充满着期待,微微抬起手,就想跟范建明拥抱一下。

在范建明的印象中,父亲身材高大魁梧,脾气粗暴,虽然这么多年都没管过他,但他在心里,一直把父亲当成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依靠。

他从小就发誓,长大了一定要成为像父亲那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正是因为有了这种信仰,在S国遭受生与死的考验时,范建明终于爆发了,带领着一群像自己一样被蛇头骗去的打工仔,与各种部落武装和雇佣兵展开了殊死搏斗,最终迎来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现在看到父亲躺在床上,一副孤独无助的样子,曾经的仇恨虽然没有化解,但却为父亲感到悲哀。

看到父亲充满期待的样子,范建明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面无表情地问道:“你跟周亚萍一直没有生孩子吗?”

范洪生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你跟她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一定会让她尽一份做妻子的责任,不仅允许你看病,而且会让她在这里来照顾你。你好好休息,我还要去照看外婆,有什么事的话,可以让护士转告我,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就不要去打扰我,狼来了的故事,相比你比我记忆更深刻。”

说完,范建明转身朝病房外走去。

范洪生立即“唔唔”地叫了起来。

范建明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范洪生只想告诉儿子,他不想让周亚萍到医院来照顾自己,他之所以突然中风,就是因为亲眼所见周亚萍红杏出墙。

范洪生前段时间在外地出差,原本是打算下个星期回来的,但因为事情提前办完,他没有打招呼,前天晚上突然赶回家里,却发现自己的总经理黄汉斌,正跟自己的妻子周亚萍在滚床单。

黄汉斌已经跟了他十二年,当初是作为职业经理人进入范氏集团的,他应聘的职位是副总经理,范洪生是董事长兼总经理,周亚萍是财务总监。

通过几年时间的工作和考察,范洪生觉得黄汉斌人品不错,而且很有能力,于是把自己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甚至还在去年,让黄汉斌的儿子黄耀武,成为了行政办公室的主任。

在范洪生看来,自己对黄汉斌可是有知遇之人,却没想到在自己出差期间,黄汉斌居然爬到了自己的床上。

尤其是在主卧的门口,他亲耳听见床头敲击床壁的声音,以及周亚萍恬不知耻地对黄汉斌说道:“你比那老东西厉害多了!”

范洪生浑身的热血直冲天灵盖,他一脚把门踹开。

黄汉斌一下子懵了。

范洪生朝床上扑去的时候,周亚萍居然推开黄汉斌,突然起身照着范洪生的胸口猛踹一脚。

一个没注意,范洪生脚底一滑,整个人向后倒去,后脑勺着地,当场中风。

周亚萍也是疯了,看到范洪生倒地不起,她居然拿着枕头,准备把范洪生捂死。

黄汉斌见状,立即从她手里夺过枕头,低声责备道:“你疯了?杀人是要偿命的,这老家伙已经这个样子,估计是脑溢血,送到医院也不一定能活下来,你为他偿命值得吗?”

周亚萍这才如梦初醒,却狠狠地踹了范洪生几脚,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道:“便宜了这个老不死的,老娘被他玩了十多年,真恨不得把他从楼上扔下去!”

范洪生浑身抽搐着,虽然不能说话,但脑袋还是清醒的。

当年为了迎娶周亚萍,他不仅跟自己的妻子离婚,还听任周亚萍把自己唯一的儿子范建明赶了出去,可以说是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周亚萍的身上。

没想到的是,周亚萍不仅从来就没爱过他,还把与他之间的夫妻关系,说成是“玩”。

什么叫白玩她十多年?范洪生对周亚萍,满满的都是全身心投入地去爱。

这一刻,范洪生脑海里出现了自己妻子吴美珠形象,他叹了口气,心想:自

己这一辈子也是“阅”女无数,整天吃喝嫖赌夜不归宿,就算妻子耐不住寂寞,失足一次又怎么样?为什么当初昏了头,非要跟她离婚,最后逼着她上吊?

其实当吴美珠上吊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其中必定有隐情,只是人已死了,一切都无可挽回。

后来周亚萍把刚刚读初中的范建明给轰了出去,范洪生也就默认了,因为他还惦记着能够跟周亚萍生孩子。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周亚萍连一个蛋都没给他下过。

范洪生还不清楚,当年主动沟引吴美珠的人,其实就是这个黄汉斌,而且黄汉斌和周亚萍本来就是夫妻关系,当初就是看中了范氏集团的财产,他们夫妻两个一个沟引范洪生,一个沟引吴美珠,否则恐怕当场就会吐血身亡!

周亚萍掏出手机准备拨打120,黄汉斌突然制止她。

“不要这

么快送去,让这个老家伙在地上多躺一会儿,等到奄奄一息的时候,哪怕是死在救护车上,也不关我们的事。”

周亚萍突然清醒了:“不成,公司还有很多钱在他的账上,那些密码我都不知道,就这么让他死了,我不是白伺候了他十多年吗?”

黄汉斌却说道:“没事,只要他死了,管他哪个账上有钱,作为妻子,你只要开出证明,还有哪个银行敢不给钱给你?”

“你忘了,他还有个儿子呢,而且他们的户口在一起。”

黄汉斌这才恍然大悟,他很清楚,如果范洪生死了,虽然周亚萍是第一继承人,但范氏集团所有的财产,范建明都有一份,就算不是对半分,至少也可以占有百分之四十,那也是一份巨额财产呀,凭什么白白便宜了那小子?

黄汉斌埋怨了一句:“人都被你轰走了,当时为什么不把他的户口也迁走?”

“你以为我不想呀,这个老不死的死活不同意,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只希望那小子死于战火,尸骨无存才好!”

说完,周亚萍才打电话给120,连夜把范洪生送到了医院。

他们把范洪生放进特护病房,并不是为了给他提供最好的治疗,而是不希望病房里有其他的人。

今天早上周亚萍就带着两个混混过来,软硬兼施地要范洪生把那些账户的密码说出来,范洪生打死都不会说,所以才演出了一幕闹剧。

现在听到范建明说,等会儿还要让周亚萍过来照顾自己,范洪生当然吓得要死。

他非常清楚,如果不是为了那些密码,他连昨天晚上都活不过。

问题是不管他怎么喊叫,范建生都无法了解整个过程和内幕,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会儿,最后还是一声不吭的转身离开。

“报应呀,报应呀!”

范洪生在心里拼命喊道,可发出的声音,依然是“喔喔喔” 几个短促的音符,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离开,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周亚萍被警方带去做笔录出来之后,第一时间给黄汉斌打去电话:“汉斌,出大事了,老不死的儿子回来了!”

“哦,”黄汉斌问道:“老不死的不能开口说话吧?”

“幸亏不能开口,否则我们死定了。”

“我们死定了?”黄汉斌不屑地笑道:“不会吧,就凭他那不成器的儿子,别说老不死的开不了口,就算能开口,以你我的智慧,还不得把那小子玩死?”

“做梦吧你!这小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变的杀气腾腾,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了。他随意一出手,我带过去的两个人就趴地上了,而且把老娘的脸都扇肿了。”

“啊,那你为什么不报警?”

“我还报警,没等我报,他先报了!”

“切,他动手打人还报警?”

“医生和护士都替他作证,说我阻止医生帮那老不死的打针,他是以蓄意谋杀罪报的警,我刚刚做完笔录出来。现在完犊子了,你老不死要真的死了,警方肯定会把我抓起来。”

黄汉斌闻言,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文章标题: 还在体内乖吃饭h,宝贝儿我的尺寸你会疼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6947-0.html
文章标签:我的  还在  你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