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十八禁漫画无遮拦全彩,学长不可以好疼拔出去

时间: 2021-01-13 | 作者:李爱池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合理解释?你是想问我为什么审讯你吗?”

面对秦风强硬的态度,王梦楠没有火冒三丈,而是义正言辞地说道:“根据法律规定,公民有义务配合警方调查案件,最长时间为24小时——这个解释,你满意吗?”

“——”

秦风一阵无语,眼前的美女警花,简直就是一头母狮子,强势中透漏着几分狡猾,知道如何合理利用规则。

“姓名?”

王梦楠翻开记录本,拿着笔,问道。

“身份证上有,你自己不会看?”

秦风靠在墙上,斜眼看着王梦楠,懒散地回应道。

“我告诉你,这里是刑警队,你最好给我老实点,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姓名!”王梦楠的脸色微微一变。

“秦风,秦朝的秦,风光的风。”秦风下意识地扫了一眼王梦楠的胸脯,开口回道。

“年龄?”

秦风的目光,没能逃过王梦楠的眼睛,她心中十分恼火,但没有立即发作。

“二十四。”

“职业?”

王梦楠做好记录,再次问道。

这一次,秦风没有吭声。

“职业?”

王梦楠抬起头,加重了声音,同时发现秦风原本懒散的气息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沉重。

“无业游民。”

仿佛只是一瞬间,秦风便恢复了之前的懒散模样,随口答道。

“我提醒你,你最好配合,否则对你没好处!”

王梦楠没有在意秦风的气息变化,冷声道:“张欣然身边另外两名保镖都是保镖圈子里的好手。那两人在凶手面前不堪一击,你轻松制服了凶手,你跟我说你是无业游民——你当我没脑子么?”

“你确实胸大无脑。”秦风很坦然地承认了一点。

“你……你说什么?”

饶是王梦楠定力不错,听到‘胸大无脑’四个字,也是气得不轻,直接站了起来,伸手指着秦风。

“我轻松制服了凶手和我是无业游民有什么直接关系么?难道无业游民就不能会功夫了?我小时候去少林、武当、峨眉拜师学艺过,不行?”秦风完全无视王梦楠的怒意,反问道。

王梦楠直勾勾地看着秦风,没有说话。

因为,她找不到反驳的地方——两者确实没什么直接关系。

“呼”

旋即,王梦楠深吸一口气,问道:“你和张百雄什么关系?”

“没关系。”

秦风心中一动,隐隐觉得王梦楠如此严厉地审讯自己多半和张百雄有关。

之前,在高铁车站的时候,王梦楠看向张百雄目光中流露出的恨意,被他尽收眼底。

“没关系?那你冒着生命危险救他女儿?”

王梦楠冷笑,从高铁站到警局的路上,她一直在思索秦风为何拒绝张百雄的名片,最后认为两人在演双簧,从而消除警方的怀疑。

“上学的时候,老师教育我们要见义勇为,学习雷锋好榜样,这有什么不对?”

虽然看出王梦楠是冲着张百雄去的,但秦风不想卷入是非中,继续故意调侃王梦楠。

“少给我油嘴滑舌!”王梦楠冷漠地盯着秦风:“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查不到?”

“随便查。”

秦风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砰砰……”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咔嚓!

随后,铁门应声而开,之前与王梦楠一同去高铁站的一名男警察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份

资料。

“梦楠,这是凶手的资料,名叫黄伟,外号黄老邪,杀手圈子的老人了,自从出道到现在没失手过,没想到这次栽了。”

男警察说着,将资料放到王梦楠的面前,而后看了秦风一眼。

在他看来,如果不是秦风的话,警方想抓住黄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的资料呢?”

王梦楠没有翻阅凶手黄伟的资料,而是更在意秦风的资料。

“他的档案很简单,准确地说,就一句话。”男警察的表情有些古怪。

“一句话?”王梦楠眉头一挑,“什么?”

“您没有权限……”

男警察的表情有些古怪,刑警队作为警方调查重要案件的部门,在调查档案方面的权限很大,却没有权限调查秦风,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秦风的身份很不一般!

“你是特种军人?”

听到男警察的话,王梦楠心中一动,立即猜到了什么。

出身于特殊家庭的她,很清楚,在国内,只有两种人的身份档案信息警方无法调查,需要授权,一种是大领导,一种则是军方秘密部队的人。

秦风只有二十四岁,不可能是大领导,只有第二种可能了。

“你猜?”

秦风莫名其妙地被审讯,心中很是不爽,哪里会配合?

“你……你以为你是秘密部队退役的,就可以有恃无恐了?我告诉你,你不说,我也能调查到!”王梦楠冷笑。

“那你试试。”

秦风笑了,他实在很好奇,王梦楠哪来的底气。

王梦楠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回答!

在秦风和男警察的注视中,她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

“帮我查一个人,秦风,秘密部队的。”电话接通,王梦楠开门见山地说道,语气毋庸置疑。

嗯?

这一幕,让男警察和秦风都有些愕然。

前者隐约听说过王梦楠是部队大院长大的,但未曾证实过,如

今几乎可以肯定传言不假。

至于秦风……

他很清楚,即便在部队上,有权限调查秘密部队的人可不多。

“身为一名军人,你曾经穿过那身军装,扛过那杆枪,在国旗和国徽下宣过誓,如今却替一名犯罪份子卖命,我为你感到悲哀!”

结束通话,王梦楠劈头盖脸地训斥道。

“美女警官,小心我告你诽谤!”

虽然王梦楠的话很刺耳,但想到王梦楠的目的,秦风倒也没有发火,而是斜眼看着王梦楠,“你还有什么需要问的吗?没有的话,我可走了。”

“我允许你走了吗?”王梦楠皱眉。

“叮铃铃……”

就在这时,审讯桌上的电话响了,铃声显得格外刺耳。

“喂。”

王梦楠抓起电话,语气很不好。

“梦楠,百雄集团副总裁朱文墨刚已经对高铁绑架案做了笔录,你那边不要再折腾了,让那个秦风离开。”电话那头,周队长做出指示。

“周队……”王梦楠试图说什么。

“不要胡闹,这是命令!”周队长打断王梦楠的话。

“收到。”

王梦楠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决定服从命令,但又不甘心,直勾勾地盯着秦风,“不要以为张百雄的人来保你,你就没事了。我告诉你,我盯上你了,千万不要让我抓到你犯罪的证据,否则我保证把你送进监狱!还有,你的身份或许对其他人而言很神秘,但在我这里,没什么秘密可言!”

“嗡”

随着王梦楠的话音落下,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

听到手机震动声,看着来电显示的号码,王梦楠故意瞪了秦风一眼,那感觉仿佛在说,我说到做到!

秦风哭笑不得,他自认为遇到的女人不在少数,但像王梦楠这么执着的还是头一回。

同时,他也有些好奇&mdas

h;—王梦楠到底和张百雄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铁了心一定要扳倒张百雄?

“查到了吗?”

王梦楠按下接听键,目光片刻不离秦风,试图通过秦风的表情变化看出点什么。

“没有。”

下一刻,听筒中传出一个声音,声音充满了磁性,“梦楠,对方的档案保密级别是最高级别,除了仅有的几个首长,其他人无权查询!”

“你……你说什么?”

王梦楠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瞳孔瞬间放到最大,脸上充斥着震惊。

“美女警官,再见。”

仿佛为了回应王梦楠似的,秦风装模作样地做出一个敬礼的手势,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审讯室。

“——”

王梦楠握着话筒,眼睁睁地看着秦风离去,一动不动,宛如一尊雕塑!
 

不知是被调查的结果惊吓到了,还是因为周队长的命令,王梦楠没有追出去,而是任由秦风离开了。

“抱歉,秦先生,张总有要事要处理,没法抽身,所以派我过来了,让您久等了。”

朱文墨站在刑警队的办公楼门前,看到秦风背着包走出,连忙迎了上来,歉意地说道。

“谢谢。”

秦风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能这么快摆脱王梦楠的纠缠,多半是朱文墨打了招呼的缘故。

“该说谢谢的是我们。”

朱文墨摇了摇头,然后道:“秦先生,您应该还没吃饭吧?如果不介意的话,我陪您吃顿饭?”

“不用了,我还有事。”秦风摇了摇头。

事到如今,他基本可以肯定,张百雄虽然是一位大富豪,但绝对不干净,否则王梦楠也不可能执意要调查张百雄。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并不想和张百雄有过多的交集。

“好吧,改日张总要亲自宴请您,还望您赏光。”

眼看秦风拒绝,朱文墨倒也没有坚持,“您要去哪里办事?我送您吧?”

“不用客气。”

 

秦风微微一笑,再次婉言拒绝。

“既然如此,那秦先生您先忙,改日再会。”朱文墨闻言,微笑着伸出手。

“再见。”

秦风伸手与朱文墨相握,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朱文墨的手上也有老茧,但并不在食指,而是手指中部和掌心,当下判断出朱文墨经常玩冷兵器,而且水准不低。

握手结束,朱文墨再次微笑示意,尔后率先开着一辆奔驰S600离开了。

秦风也没有停留,径自走出刑警队的大院,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

原本,按照秦风的计划,抵达东海后,先拜访父亲的朋友,让对方帮忙在东海大学安排一份保安的工作,以便于完成最后的任务。

少将王虎成给秦风安排的最后一个任务是给陈猛的亲人送死亡通知书和抚恤金。

但在他心中,最后的任务另有所指。

来东海的路上,他一直在思索上次的任务,越思索越觉得那是一个蓄谋已久的局,目的在于将龙牙特战小队一网打尽。

虽然敌人最终失败了,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敌人得到了陈静的照片,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调查到陈静的信息,然后通过陈静做点什么。

为此,他必须要伪装身份,暗中保护陈静,直到幕后的敌人现身,然后将敌人一网打尽,为陈猛报仇!

这……才是他最后的任务!

因为时间已晚,秦风只好改变主意,决定明天再去拜访父亲的朋友。

嗯?

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秦风虽然在想着自己接下来的安排,但习惯性地保持着警惕,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被人开车跟踪了。

对方驾驶着一辆Jeep牧马人,走走停停,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有一定的跟踪经验,但对秦风而言,这样的跟踪手段太低端。

“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秦风突然停下脚步,假装系鞋带,侧身清晰地看到跟踪自己的是王梦楠,忍不住有些好奇,“他到底和张百雄有多大仇才会这么执着?”

摇了摇头,秦风起身,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继续往前走。

约莫十分钟后,秦风发现王梦楠依然开车跟在自己身后,想了想,朝着一家名为国王的酒吧走去。

国王酒吧是东海一家知名酒吧,档次是准一线,比天上人间稍逊,但又比紫禁城之类的强一些,一楼慢摇吧的DJ和MC都是从国外高价聘请的,DS是清一色的嫩模,公主全部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其中的几个红牌是参加过海天盛筵的人气嫩模兼任,是名副其实的销魂窟。

只是九点钟,国王酒吧门口的停车场便车满为患,各种跑车、豪车随处可见。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若是让酒吧的公主出来客串车模的话,酒吧门口完全可以开一个大型车展。

或许是因为秦风是步行来的,或许是秦风的穿着太普通,当他走到国王酒吧门口的时候,成为了门口安保人员关注的对象。

没有在意安保人员审视的目光,秦风瞥了眼身后,发现王梦楠开车跟上来后,摇了摇头,然后径直走进了酒吧。

“欢迎光临!”

秦风刚一进门,十八名穿着制服的长腿美女,纷纷鞠躬问好。

她们脸上挂着职业的笑容,让人忍不住要侧目。

秦风没有去欣赏十八名长腿美女胸前那道诱人的风景,而是目不斜视地走向大厅。

“先生晚上好,请问您去一楼大厅,还是去楼上包房?”

待十八名长腿美女直起身子后,负责接待的侍者踩着高跟鞋,快步迎了上来,满是微笑地问道,声音甜腻。

“一楼吧。”

秦风随口回道,他进酒吧,一方面是想让王梦楠放弃跟踪,再者想着喝几杯,用酒精麻痹自己。

“好的,请跟我来。”

美女侍者微微一笑,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在前面领路,水蛇腰配合着步伐左右扭动,让人浮想翩翩。

很快,在美女侍者的领路下,秦风通过安保检查后,进入一楼的慢摇吧,劲爆的音乐与黑人MC的喊声震耳欲聋,夹杂着酒精味、烟味、香水味和汗味的浑浊空气扑面而来,放眼望去,随处可见浓妆艳抹的陪酒女郎。

秦风在侍者的安排下,坐在卡座上,点了一瓶以烈性著称的伏特加,喝了一口便发现是假酒,只好又换了一打啤酒。

“那个女人会跟来么?”

秦风一口气将一小瓶啤酒一饮而尽,然后看着门口,暗问自己。

仿佛为了回应秦风似的。

下一刻,在他的注视中,王梦楠走进了慢摇吧。

下班后的她,脱去了警服,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下半身是一条黑色短裤,脚下搭配着一双运动鞋,整个人充满了健康的美感和运动的气息,却又掩饰不住傲然的身材,配上那张颜值完爆网红的脸蛋,直接秒杀了那些陪酒女郎。

短短时间内,王梦楠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其中,男人们的目光中充满了惊艳和欲望,而女人们的目光中充满了羡慕与嫉妒。

王梦楠似乎早已适应了被当作焦点的感觉,她没有在意那些目光,而是一边跟着侍者,一边扫视着整个场子。

嗯?

很快,王梦楠看到了秦风,眼前不由一亮,然后找了一个距离秦风不远的卡座,和秦风正对而坐,一点也不担心被秦风发现。

看到这一幕,秦风举了举酒杯,待一名侍者走近后,拿起伏特加递给侍者:“去把酒送给那位美女。”

“好的,先生。”

侍者点头,然后端着酒走向王梦楠。

然而——

很快,那名侍者被截胡了。

另外一名侍者端着一瓶皇家礼炮率先走到王梦楠身前,指了指一个卡包,然后低头对王梦楠说了句什么。

“告诉送酒的人,我不稀罕。”

王梦楠连看都没看侍者指的卡包一眼,便让侍者离开了。

看到这一幕,卡包里的男人皱了皱眉,放弃了去找王梦楠搭讪的念头。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打算搭讪王梦楠的男人暂时放弃了出手的打算,选择观望。

而端着伏特加的侍者用征询的目光望着秦风,那感觉仿佛在说:哥,人送皇家礼炮都被回绝了,你还送么?

秦风对着侍者点头,然后又拿起一瓶啤酒。

那名侍者见秦风点头,只好硬着头皮,端着假伏特加走到王梦楠身前,如同之前那名侍者一样,先是指了指秦风所在的地方。

“脑子秀逗了么?”

看到这一幕,那些打算搭讪王梦楠的男人,纷纷将目光投向秦风,目光中的鄙夷和嘲讽毫不掩饰。

然而——

下一刻。

他们差点被惊掉了下巴!

因为,拒绝皇家礼炮的王梦楠,留下了秦风送出的伏特加。

“这……这什么情况?”

一时间,那些原本打算搭讪王梦楠的男人都有些发懵。

没有答案。

旋即,在他们一脸活见鬼的表情中,秦风举着场子里最便宜的啤酒,隔空对着王梦楠示意。

王梦楠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目光始终没有离开秦风。

昏暗的灯光下,她的目光充满了侵略性!
 

“妈的,这么一个大美妞,居然被那个土包子抢得了先机!”

看到王梦楠和秦风隔空干杯,那些原本打算对王梦楠“出手”的男人们,一个个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而周围一些女人则是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秦风。

她们之中有酒吧里的陪酒女郎,也有外面来消费的姑娘。

刚才,王梦楠的出现,像是一颗璀璨的明珠,完全遮掩了她们的光芒。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她们实在很好奇,这样的极品女人会被什么样的男人得手。

借着昏暗的灯光,她们看到了秦风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和稍显黝黑的肌肤,也看到了秦风那充满爆炸性的身躯,同时隐隐感受到了秦风身上那股浓烈的阳刚之气。

他就像是一个另类,与酒吧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

同样的,他和酒吧里那些浑身散发着娘炮气息的小白脸形成了截然的反差!

“看来那女人喜欢猛男。”

酒吧里那些陪酒女郎看到秦风后,下意识地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就在周围的男人羡慕嫉妒恨和陪酒女郎“我懂得”的同时,秦风一口气将一小瓶啤酒送进肚子,然后将目光从王梦楠身上收回,拿起第三瓶啤酒自饮了起来。

对他而言,让侍者帮忙给王梦楠送酒,只是想用假酒惩罚王梦楠之前的纠缠罢了。

不过,他觉得王梦楠似乎不经常喝酒,压根没有发现那瓶伏特加是假的,便失去了与王梦楠隔空“交流”的兴趣。

嗯?

看到这一幕,王梦楠皱起秀眉,心中涌起一种被戏耍的感觉。

这让她颇为不爽!

她之所以跟踪秦风来到这里,一方面是因为之前在刑警队审讯室被秦风戏耍,有些不爽,想找回场子。

除此之外,她动用军中关系无法调查到秦风的档案,着实让她惊得不轻

,她想确认,秦风是否出自那支名震三军的“利剑”部队!

更为重要的是,她想知道,出自精英部队的秦风,为何会和张百雄有关系!

对她而言,秦风浑身上下都藏着秘密,让她忍不住想去探索!

虽然隐隐觉得自己被秦风戏耍了,但王梦楠没有冲动地做什么,而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伏特加,准备学秦风那样自饮。

这一幕,让周围那些暗暗关注秦风和王梦楠的男人们有些诧异,不知道两人演得哪一出,但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继续选择观望。

与此同时,慢摇吧又来了三位客人。

和秦风、王梦楠进入慢摇吧不同,三名客人不是由侍者带路,而是由一名中年男子带路。

那中年男子似乎是国王酒吧的主管一级的人物,所有侍者见到均是鞠躬问好。

中年男子对此视而不见,只是尽职尽责地给三名客人带路,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热情,就仿佛清宫剧中奴才伺候主子一般。

“黄少,今天虽然不是周末,但大厅里的漂亮姑娘不少。”

身为国王酒吧主管之一的中年男人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冲着身旁一名青年殷勤地说道。

青年约莫二十岁的样子,穿着一身名牌,左手手腕上带着一款百达翡丽手表,右手手腕上是一串极

品黄花梨手串。

这两样东西的价格加在一起,超过了百万!

但这并非中年男子如此殷勤伺候的原因。

国王酒吧作为东海的准一线酒吧,来这里玩的客人不缺阔少和土豪,中年男人接待过不少,但几乎没有像今天这样殷勤过。

他今天之所以破例,一方面是因为他口中这位黄少的父亲在东海商界也算上得了台面,勉强能够在上流社会的门槛前溜达,更为重要的则是因为黄少跟的主子梁博十分了得,是东海知名的纨绔之一。

而且,他隐隐听说,梁博的父亲和国王酒吧的幕后老板、东海滩的大枭雄张百雄是莫逆之交,甚至有传言梁博在追求张百雄的千金张欣然。

今天,梁博带着一群纨绔来到国王酒吧寻欢作乐,黄少是陪玩之一。

原本,梁博在顶楼开了一间最豪华的大包,但眼前这位黄少觉得那些见了钱就跪舔的外围嫩模没意思,便下来寻找猎物。

“漂亮姑娘是不少,但除去陪酒的、整容化妆的、灯光下看不清的,有几个能配得上漂亮这两个字?”

黄佳伟丝毫没有给身为国王酒吧主管的中年男人面子,目光飞快地扫视着整个大厅。

嗯?

下一刻,黄佳伟发现了一身运动装束的王梦楠,眼前顿时一亮。

“黄少,那位美女配得上漂亮的称呼吧?”

中年主管顺着黄佳伟的目光看去,当看到王梦楠后也是眼前一亮,而后淫笑着说道。

“别废话,去拿酒,珍藏的!”

黄佳伟像是猎手发现了猎物,两眼直放光。

“好嘞!”

中年主管爽快地回应着,然后招手叫来一名侍者,低声吩咐了一声。

很快,那名侍者便端着两瓶酒吧珍藏的法国某酒庄的佳酿来到中年主管身前。

“黄少,酒来了……”

中年主管接过酒盘,脸上殷勤的笑容不减。

没有理会中年主管,黄佳伟拿起两瓶珍藏的红酒,径直走向了王梦楠。

“美女,我有美酒,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很快,黄佳伟拿着两瓶珍藏的红酒走到王梦楠对面,看了一眼桌上的伏特加,露出一个自认为迷人的笑容。

“让开。”

王梦楠皱起了眉头,黄佳伟挡住了她的视线。

“美女……”

黄佳伟本想当着另外两名二代的面,炫一把泡妞的好戏,却没有想到王梦楠如此不给面子,表情当下一变,不过并没有发作,而是再次开口。

“你挡住我视线了,给你三秒钟,滚开,否则,后果自负!”

王梦楠眉头皱地更紧了,声音也随之冷了下来。

“你……”

连续吃瘪和被羞辱,黄佳伟有些恼火,但又有些好奇王梦楠到底在看什么,于是转身一看,赫然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秦风。

嗯?

只是一眼,黄佳伟便觉得秦风有些眼熟,而后仔细打量了一番,顿时想起了自己在何处见过秦风。

这让他搭讪泡妞失败的怒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兴奋!

稍后,不等王梦楠再开口,黄佳伟便主动离开,径直朝着秦风走了过去。

秦风见状,虽有些好奇,但并没有在意,依旧在喝酒。

“你今天下午是不是在燕京开往东海的高铁列车上?”

黄佳伟走到秦风身前,开门见山地问道。

“你是?”

秦风闻言,有些疑惑,随后一想,隐隐猜到了什么,但又不敢确定。

“我问你今天下午是不是在燕京开往东海的高铁列车上,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黄佳伟再次开口,语气十分霸道。

“跟你有关系么?”秦风皱了皱眉,对方的口气让他很不爽。

“没错,就是你!你的包我见过!”

黄佳伟原本对秦风的回答很不满,正要发火,猛地看到了秦风身后的背包,当下冷笑道:“嘿,这世界真是太小了,居然让我在这里撞到你——跟我走一趟吧,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嗯?

愕然

听到黄佳伟的话,不远处的王梦楠有些疑惑,疑惑秦风为何会惹到黄佳伟。

而秦风则是几乎可以肯定,黄佳伟找自己茬,多半都是今天张欣然直播惹的祸!

“如果我不走呢?”

秦风轻轻摇晃着酒瓶,似笑非笑地说道。

“你……”

黄佳伟刚要发火,但看到秦风那充满爆炸性力量的魁梧身躯,再一联秦风在高铁上无惧张欣然的保镖,顿时一个机灵,没敢轻举妄动,而是快步走到另外两名一头雾水的纨绔身前,道:“那家伙今天在高铁上非礼张欣然,你们看住他,我去给梁少汇报一声!”

“原来他就是搂张欣然的猛人?”

耳畔响起黄佳伟的话,另外两名纨绔恍然大悟。

“那小子活得不耐烦了么?”

中年主管也听到了黄佳伟的话,先是一阵愕然,而后用一种看向白痴的目光看着秦风。

与此同时,王梦楠也隐约听到了黄佳伟的话,当下一脸饶有兴趣地看着秦风,那感觉仿佛在说:你千万不要让我抓到把柄!

文章标题: 十八禁漫画无遮拦全彩,学长不可以好疼拔出去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6945-0.html
文章标签:不可以  全彩  学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