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宝贝够不够大舒不舒服

时间: 2021-01-13 | 作者:赵根清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他的称呼让林奇微微一怔,没想到这位江风学长,竟然是江若晴的弟弟。

江若晴柳眉微蹙,轻喝道:“他说的有什么错吗?我们学医为是济世救人,不是到处较量攀比,你若是怀揣着炫耀之心,就算医术再好那也是枉然!”

“姐,我是你弟啊,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帮这个外人也不帮我?”江风委屈大喊道。

“我只知道不管是谁,作为一名医生,那就必须要医德,更何况林奇也不是外人。”江若晴冲着林奇点了点头。

“姐,你什么意思?”江风愣了一下。

“林奇,时间差不多了,上车吧。”江若晴说着,就打开了车门,邀请林奇上车。

 

“嗯,我下午还要搬家呢……”林奇说着就坐上了副驾驶。

时间不等人,江若晴也是上了车,启动车子便要离去。

江风忍不住拦在了车前,一脸震惊的问道:“姐,你和这小子一起去干嘛?”

“去参加医学大会。”江若晴滴了滴喇叭道:“快点让开,迟一点就来不及了。”

医学大会那四个字,江风直感觉分外刺耳,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道:“姐,这小子怎么有资格去参加医学大会,他凭什么?”

“前几天,龙老的事情你知道吗?”江若晴忽然问道。

江风飞快道:“你是说咱们金海医院的首席医生龙老?”

“没错,龙老之前无法治好的病人,就是林奇治好的,而龙老选择了归隐后,由他代表我们金海医院参加医学大会,有什么问题?”江若晴冷冷道。

“这,这怎么可能!”江风吃了一惊。

龙老的医术,江风最清楚不过了,三十多年的行医经验,在金海医院享誉盛名,而他本人更是随着龙老学习过。

当时龙老的选择归隐的事情,江风并没有在场,想要找龙老当面问清,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人。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龙老的归隐,是因为林奇这个人!

“你不是也要代表金海大学去参加医学大会吗?去了,我相信你就知道了!”江若晴抛下了一句话,便是甩下的一脸呆滞的江风,开着车子飞快离去。

车后,双眼通红的江风看着二人离去,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他狠狠一拳砸在了自己车上,发出一声巨响。

“林奇,医学大会上,我倒要看看,你的医术有什么地方能胜过我!咱们走着瞧!”

“我弟弟就是这样,你不要见怪。”

来到医学大会的门口,江若晴停好车后,歉意道。

“没事,江风他的医术的确很不错,年年都在学校名列前茅。”林奇也没想到她会道歉,便是无所谓的甩手道。

“嗯,希望不要影响你参加大会的发挥。”江若晴把这次医学大会看的很重。

她倒是不在乎名次,但是金海医院好歹也是知名医院,怎么说都要有让人信服的本事,不说一鸣惊人,但至少不能出丑,留下什么话柄之类的。

走进大会现场,已经有不少人就坐,林奇一眼扫去,大约有两百人往上,其中隐隐还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似乎是金海电视台,报纸和杂志上出现的人物。

而高台上还有一排座椅,随着开始的时间临近,台上坐下了五名金海医学界的泰斗。

值得一提的是,左侧的一名七十多岁的老中医,他便是名声极为响亮的罗天文,据说他从小学习医术,对医道方面有着独特见解,甚至独创的一个中医流派。

只是,除了罗天文之外,旁边四位都是西医。

林奇在江若晴的带领下,坐到了前排。

当林奇看着到这一幕时,不禁眉头微蹙,他没想到现如今西医已经几乎已经称霸,就连高台上横幅,都只是写着“西医交流医学大会”,根本没有中医的一席之地。

而随着几位赫赫有名的西医发表观点,博得了满堂喝彩,林奇脸色渐渐冷了下来。

“江院长,我学的是中医,今天来错地方了吧。”林奇说道。

江若晴自然看出了异样,无奈的轻声道:“没办法,现在中医没落,你也知道,西医的确有它的优点……”

“我不赞同你的说法,中医一点都不输给西医,而且要强十倍,百倍!”林奇认真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心,林奇坐的前排离高台极近,这话一字不差的落到了那四位西医的耳朵中。

“这位年轻人是谁,是来专门捣乱的吗?”台上一名西医眉头一挑道。

“我看无非就是想借此机会,出出风头罢了。”另外一名西医冷笑道。

“你是谁,居然说西医比中医要强,你确定不是开玩笑?”

台上,刚才正在演讲的那名西医,脸色沉了下来。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各位,中医是国粹,是历史传承下来的精华,就是比西医要强十倍,百倍!”林奇直接站起来说道。

这番话响亮有力,掷地有声,安静的大会现场就像是落下了一枚炸弹,整个会场的焦点都转向了林奇,他难道不知道,这医学交流大会,有九成是西医吗?

截然相反的是,台上的罗天文突然眼前一亮,看着林奇缓缓道:“年轻人,你对中西医,有什么独到的见解吗?”

“独到见解谈不上,但我知道,有些病可以不用西医的打针吃药,就能治好!”林奇道。

此言一出,台上当即就有一位西医表示不屑道:“笑话,不吃药打针,怎么治病?”

“你鼻塞有几天了吧?”林奇指着说话的西医说道。

“没错,我这两天熬夜赶演讲稿,感染了一些伤寒,是有点鼻塞反复。”那名西医发音鼻气不通,说起话来怪怪的,周围的人都听出来了。

“我现在给你按两下,就可以治好,你信吗?”林奇说道。

“呵呵,你是来搞笑的吗,我的鼻塞已经吃过药了,我自己又不是治不好?”这名西医冷哼道。

林奇笑着质问道:“那你吃药后,怎么到现在还不见效?”

“这,这哪里有吃完药就马上见效的?”这名西医恼怒道。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身体很虚弱,一不留神就会经常感冒,而且一感冒就服用感冒药,便使体内产生了抗药性,现在不论吃什么药物,都很难见效。”

众所周知,西药成分通常都含有抗生素,这东西第一次很有效,但长时间使用,之后的效果就会越来越差。

听他说的一字不差,这名西医恼火道:“好啊,小子,你说给我按几下就好,你尽管来试试……”

“其实治疗鼻塞很简单。”

林奇一边说,一边走上前去,伸出手双指夹住他的鼻子,分别揉按两侧迎香穴。

迎香穴的是鼻

子重要的穴位,刺激之下,对方只感觉一阵微痛和清凉之意传来,而不到两分钟后,林奇收回了手。

随后,这名西医抽了抽鼻子,只感觉鼻内通透无比,神清气爽,呼吸畅快。

“这,这怎么就好了?”这名西医震惊道。

而他话音一出,在场的人明显听清楚他说话鼻孔透气,说话自然畅通,与刚刚反差甚大。

在场的四位西医均是脸色一黑,仿佛被狠狠抽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

“如果你想感冒快点好,回去将几瓣大蒜放在嘴里,含至无味,然后用厚被子捂出一身臭汗,明天便能痊愈。”林奇说完,便是回到了座位上。

那名西医干咳了两声,脸颊发烧道:“小子,只是一个鼻塞而已,怎么能证明中医比西医强?”

“就是,中医就是骗人的把戏,你又没把他感冒真正治好。”

“说的没错,在金海除了罗天文老人传承了宫廷中医手段之外,金海根本没有中医!”

其余四名西医纷纷附言,哪里肯就此服输,言语狠狠的抨击中医。

在场的也有不少中医,但现如今中医没落,他们根本没有发言反驳的底气。

唯有林奇义愤填膺,说出了他们心中最想说的话:“你们说中医没落,那是因为你们崇洋媚外,根本不争气,中医发展有千年历史,你们祖上生病了,都是靠着中医治疗,难道你们的意思是说,你们的先人是靠着骗人的把戏才出生的吗?”

林奇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场所有西医都沉默了。

不论谁家往上三辈都知道,那时国内根本没有西医,只有先祖传承下的中医郎中给人治病,可以说,是中医的不断延续,造就了一个名族健康成长。

“而如今呢,你们不仅对中医不屑一顾,还践踏老一辈传承下来的名族的精华,你们难道不觉得很可耻吗?很可笑吗?”

“好了,我的话说完了,我只是希望以后在这条横幅上,加上两个字,中医!”

林奇指着那条“西医交流医学大会”的横幅,铿锵有力道。

啪啪啪!

不知道谁带头鼓起掌来。

会场内,起初是稀稀落落的掌声,随后愈演愈烈,最后掌声震耳欲聋,经久不绝,响彻整栋大楼!

“年轻人,说的好。”

“去他娘的西医,老子就是中医,怎么了?凭什么我当了中医,就要比西医矮一头?”

“嗯,我觉得中医的传承不能丢下,就算我是个西医,但我也不否定中医。”

当掌声停止的时候。

罗天文不禁站起来,清了清嗓子,对着旁边的四位说道:“四位西医,这位小伙子说的话,也是我一直想说的,请以后制作横幅的时候,不要带有偏见!”

“呃,这个可能是做横幅的人偷工减料了吧。”

“是啊,我记得吩咐过要加中医两个字,他们可能是忘了。”

“下次,罗老,你放心下次我们一定让加上。”

四名西医一阵尴尬的说道,他们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罗天文点了点头说道:“其实,大家都很清楚,现在中西医比例明显失调,究其原因,不是因为西医比较厉害,而是现在的中医只不过古代中医的一点皮毛,苟延残喘着,以前,我每次参加大会都很失望,但这位年轻人的出现,让我很欣慰,至少中医不会后继无人。”

“罗老先生,你的话太重了,我恐怕受不起。”林奇摇头道。

“你受的起,既然你能来这里,就说明你有一定的医学基础,不知道你有没有中医资格证?”

林奇摇头道:“我目前还在上学,没有考证。”

“那这样吧,下面马上要开始第二轮,这边有十几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不妨当作我对你的考验,如果你能问诊治好,我便是为你亲自办一张中医资格证,如何?”

罗天文此话一出,众人一脸诧异。

要知道罗天文医道造诣极高,而且传承宫廷医术,能让他说出这样话,显然极为看好这位年轻人。

更何况中医讲究的都是师徒传承,他这话大有要收林奇为徒的意愿。

“多谢罗老先生,那我便是献丑试一试了。”林奇抱拳道。

罗天文笑了笑,转而看向身旁四位赫赫有名的西医,道:“下面,直接开始第二个环节,现场诊断,你们有什么意见?”

这四人虽然有意见,但是现在也不好意思发表了,当下只能点头同意。

而医学大会有两个环节,第一便是演讲,第二就是现场诊断。

是骡子是马都要拿出溜一溜,这现场诊断更直观的考验医术水平。

在大会一侧,有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病人,他们身上大都身患怪病,甚至绝症,或者没有能力去医院看病,在其他地方求医无门,便是到医学大会上试上一试。

工作人员安排他们依次求医,并且准备好桌椅板凳,让林奇坐下。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会场门被掀开,一个不满的声音传来:“林奇,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林奇转头看去,只见江风赶到了现场,怒气冲冲的朝着他这边走来。

“江风,你胡闹什么,赶快下去。”江若晴看到她弟弟,急声道。

只是江风却是充耳不闻,大步的走到林奇身前,双眼通红道:“如果你是个男人,就接受我的挑战,如果你输了,我要你当着所有人面承认你的医术不行,并且向我下跪道歉!”

“江风!”江若晴恨铁不成钢的喝斥道。

看到他姐脸色微沉,江风语气柔和下来,说道:“姐,我只是不希望你被某些人给骗了,他就是一个学生,能有什么能耐,我马上就拆穿他的真面目。”

江若晴真想一脚把他弟弟踹下来,现在这个关键时刻,偏偏还要来插一腿,他不禁恼道:“你要是还认我是你姐,你就给我老实……”

只是没等江若晴说完,台上一名西医主事笑着打断道:“江院长,年轻人的事情就应该让年轻人解决,再说,江风学的是西医,能力出众,我听说还是金海大学的第一才子,这倒也算是一场中西医的切磋,要是江风输了,我们四人代他向林奇道歉。”

这么一说,周围人都有些期待的起哄起来,纷纷嚷着要来一场中西医之间的比拼。

一边是刚出了风头林奇,一边是金海大学才子,这两人之间的较量可比单一给病人看病有意思多了。

而现场情况隐隐有些失控,江若晴远远不能控制,最后,她只能捂着额头叹了一声气,给了林奇一个抱歉的眼神。

“你想怎么比?”林奇有些恼怒,这江风三番两次挑战他,难道真把他当软柿子,随便捏了吗?

江风愣了下,没想到对方竟然答应了,旋即面色一喜道:“好,既然是医术比试,那咱们就诊断这些病人,分别说出病情和治疗办法,结果准确者为胜。”

“可以。”林奇淡淡点头。

“那好,请第一位病人上来吧。”江风说着,将自己的医药箱取出放在了桌子上,里面摆满了琳琅满目的诊断器材,有很多都是国外进口的,看起来颇为豪华。

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最开心的当属台上那四位西医了,现在能有一个人为他们出口气,自然是无比支持江风。

很快,工作人员将第一位病人带了上来。

这位病人面色苍白,走路虚浮,捂着侧腰位置,艰难的到走两人身边。

“我先来,你先来?”江风挑眉道。

“你东西都拿出来,就你先吧,我无所谓。”林奇抱着胸口,站在了一边。

“我看你是虚了吧。”

江风冷哼一声,便是来到病人身前,对着病人轻声道:“请仰头,张嘴,我要开始为你检查了。”

病人依言,江风分别检查了口、鼻、眼、耳、喉、手、足,总共花了大约一刻钟,几乎将病人全身检查了一遍,最后还在病人侧腰按了几下。

一番忙碌后,江风一扫全场,露出自信的笑容,然后大声道:“你左肾中有硬块,时常疼痛,小便不畅,据我诊断你应该是单肾结石,而且比较严重!”

那病人顿时连连点头道:“是是,我有肾结石,可惜一直没当回事,到现在经常疼的死去活

来。”

“你这个不算什么大病,只要去医院做一个微创取石手术,就没事了。”江风笑着道。

此时,罗天文和四名西医均是点了点头,随后目光落到了林奇身上,只是很人有人看到,那病人听要要做手术,面色微变,最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江风目光转向林奇,冷哼道:“林奇,怎么,我已经诊断完了,你还不上来?”

林奇眼神一动,扫了那位病人一眼,随后淡淡道:“他是单肾结石,这个已经不用看了。”

“哼,你还没看,就这么确定?”江风当下露出不屑之色,冷冷道:“或者说,你故意跟我说一样的诊断结果,这样咱们就打了一个平手?”

此话一出,大家不禁怀疑,林奇连病人都没看,居然就说和江风一样的结果,的确有些作弊之嫌。

“病人就是这个病,还要让我怎么说?”林奇恼道。

“你除了会耍嘴皮子,还有什么本事?”江风不屑扫了一眼,在场的人略有搔动。

罗天文微微蹙眉,暗道,就算这诊断结果一样,也要先把脉再说吧。

“随便你怎么说,至少,我的治疗方案和你有所不同。”林奇说着,拿出纸笔,唰唰写出了一个药方,丢给那个病人说道:“你按造这个药方抓药,水煎服,每天一次,连续服用二十日便可以痊愈!”

“这药方,能治好我的结石?”病人接到手中,诧异的看着林奇。

林奇点了点头:“我看你脚步虚浮,显然是你得了肾结石后,对于行房之事不进行节制,所以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的肾亏比结石还要严重!”

“咳咳。”那病人被说的面红耳赤,尴尬道:“你说挺对的,可是这药方……”

“如果不信的话,大可以问问,罗老先生。”林奇指着罗天文说道。

病人转向了罗天文,只见他微微点头,随后走下来拿起药方,但只是瞧了一眼,罗天文脸色瞬间变了。

众人都在目不转睛看着罗天文的脸,他的神色一变,在场的人心中均是一紧。

当下那四名西医就有些幸灾乐祸起来,看来这林奇根本不会看病开药,要不然罗天文脸色怎会如此难看?

谁料,罗天文突然一声感叹道:“妙!果然是妙,这补肾消石汤,不光能去结石,重要的是益气养肾,以补祛病,面面俱到,年轻人你果真不简单!”

林奇微微笑道:“罗老先生你过奖了。”

“不不,你这药方,开的高明无比。”罗天文看着药方说道:“这药方中有金钱草,石韦,鸡内金,延胡索等等十几味中药材。”

“其中几味药太过烈,怕是对肾脏有所伤,但你配上了几味补肾辅药,使其药性温和,有清热利尿,行气活血的功效,简直就是治疗肾结石的金方!”

“不错不错,真是后生可畏,这药方就连我也自叹不如。”

功夫深不深,从这药方的几味药材就能看出大概,罗天文的这一番话,显然是极其认可林奇。

“用药谨慎,你通过考验了,我会亲自为你办理中医资格证。”罗天文飞快道。

“多谢罗老先生。”林奇微微笑道。

他们可以质疑林奇,但是罗天文身为宫廷传承的老中医,却是没有任何有异议。

而现在他得到了罗天文的认可,哪怕是一个傻子,也会有一番成就,这年轻人还真是运气好的不行。

那病人看了一眼药方,连声道:“年轻人谢谢你,那个,顺便问一下这药方一共要多少钱?”

“不过几百块上下。”林奇说道。

“太好了!”那病人一扫之前的阴霾之色,顿时大喜过望,好似连病都好了大半,急忙连声道谢,拿着药方如若珍宝,兴高采烈的朝着外面走去。

这时,江风坐不住,他将那病人拦住喊道:“喂,你这病必须要做手术!不可能靠这药方治好!”

“你特么的傻啊,这药方是罗老先生认可的,老子花几百块就可以治好,还用得着花几万块冤枉钱去做手术,一边去!”那病人一把掀开江风,朝着外面走去,一边还嘀咕道:“我要是有钱去医院,还用混进这里吗?”

江风被掀连退几步,鞋子都被踩了几个脚印,他脸色一瞬间变成了酱紫色,气的浑身发颤,他哪里能想到一个药方居然被病人当成宝贝。

看到这一幕,众人心中对胜负有所了然。

这林奇几百块的药方,就能治好的几万块的手术治好的病,显然要略高一筹。

江风却是恼怒道:“林奇,你不要太得意了,这场比试最多算作平局而已,你没有胜利!”

此话一出,观众席中响起一阵鄙夷嘘声。

刚才江风前前后

后花了一刻钟诊断,而林奇虽然没有细诊,却是指出的病人肾亏,

得到了病人的点头承认。

无论在时间还是治疗手段上,这林奇可以说全面生出,但现在江风强辩两人平局,很难有说服力。

只是江风哪里肯就此认输,他传承家族医术,又有名师辅导,被称作金海大学第一才子,如若众星捧月,偏偏今天被这林奇压住了风头,连他亲姐都帮着林奇。

他越想越觉得窝火,江风满腔的怒火,此时恨不得将林奇活活烧死。

“既然是平手,那你敢不敢再和我比上一场?”江风怒喝道。

“你若想比的话,那尽管比好了。”林奇目光一凝,淡淡道:“今天,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好,好的很!”江风脸色冷冷,沉吟片刻,忽然道:“我看,下面也不用看其他病人了,咱们互相诊断怎么样,这下,你不可能偷奸耍滑,故意跟我说一样的吧!”

“互相诊断……嗯,没问题,那就请吧。”林奇也懒得多说什么,走到江风面前,坐了下来。

江风冷哼了一声,按造他的手法,先检查耳鼻口眼,突然身体微微前倾,看似为林奇检查,实则嘴巴在林奇耳边低沉道:“小子,今天我会让你灰头土脸的滚出这里,让你颜面扫地的跪下!”

林奇眉头紧蹙,那双眸子扫了一眼江风,一股冷意骤然释放。

江风只感觉周身一寒,竟是莫名的打了个冷颤,赶忙收回身体,认真的检查了一遍。

这次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江风才收回手,然后扫了在座各位一眼,大声说道:“你身体削弱,腰椎位置磨损严重,肠胃功能不顺,据我诊断,你是轻微腰间盘突出,另外还有胃病。”

怕在场的人不相信,江风又对着台上五位主事人说道:“五位老先生,还请过来看看,帮我做个见证!”

文章标题: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宝贝够不够大舒不舒服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6930-0.html
文章标签:不舒服  那一  够不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