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将军不要吸乳汁了昂,绝美人妻被夫前侵犯

时间: 2021-01-13 | 作者:赵惠波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这光头大汉是林虎,当初夺走陈家天龙集团的男人。

此刻他坐在面包车里,一脸凶狠的看着陈思梵,吊着一条手臂,身上散发出一种凶戾之气。

“想不到吧?我林虎进了局子居然能出来?”

林虎穿着一身病号服,向陈思梵拍了拍打着石膏的手臂,狰狞的哈哈大笑起来,“我要感谢你废了我这条手臂啊,是你废了我的手臂,才让我有机会进医院,更有机会能从医院里逃出来!”

“小比崽子,你是兵王是不?”

“老子是楚州黑势力老大。咱俩今天比划比划,看看你厉害点,还是我更厉害点!”

林虎话音落下,车里的混混们全都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

“林虎,你好嚣张!”

虎子眼神凌厉,摸向身上的手枪。

虎子明白了,原来是林虎从医院里逃出来找陈思梵报仇,林虎已经带着手下们把他和陈思梵绑架了。

想到自己被林虎绑架,虎子只觉得又生气又好笑。

不说他和陈思梵都是镇守一方的高手,他们两个人现在是卫戍最高长官,身上都带有手枪,就凭林虎带着几名混混就想把他们绑架?

只要他和陈思梵出手,分分钟就解决了这些混混。

“让他继续嚣张,我要去他的老窝。”陈思梵轻轻按住了虎子的手枪,趴在虎子耳边小声说。

“你的意思是?”虎子吃惊。

“一窝端。”陈思梵说。

陈思梵一直都是个好人,林虎突然从医院里逃出来,把他绑架,让他觉得很意外。他没有像虎子那样生气,而是保持着镇定,决定趁此机会把林虎整个团伙从楚州除掉。他没有猜错,原来林虎一直是楚州恶势力老大。

只是解决了林虎,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参加慕诗语的生日宴。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你们两个说什么呢?”林虎眼中露出警惕。

陈思梵一双眼睛平静,坐在林虎的对面不说话。虎子也是压下了心里的怒火,冷冷的看着林虎。

“我问你们,你们两个说什么呢!?”此刻的林虎显得有些疯狂,他对陈思梵和虎子发出大吼。

“没说什么。”陈思梵说。

“你们现在已经落在我手里了,少和我调皮,不然老子立刻杀了你们!”林虎拿着一把砍刀拍了拍陈思梵的脸。

“不敢。”陈思梵眼中露出怒火。

他暗暗在心里记下了,林虎又骂他的父母。

 

“小兔崽子,你很有钱是不是?”林虎想了想问道。

“有点。”陈思梵说。

“有点是多少?赶紧给我老实点,不然老子一刀捅死你。”林虎大声威胁。

“你要多少就有多少。”陈思梵说。

“告诉你最亲近的人,给我弄一亿送来。”林虎说。

“好。”陈思梵说。

“这么有钱?给我弄十亿送来,不,弄一百亿送来!”林虎眼睛转了转。

“好的。”陈思梵说。

林虎现在已经是警部通缉的罪犯,从医院里逃出来今晚就要跑路了。他已经知道了陈思梵的身份,想到自己被陈思梵害得身败名裂心里十分愤怒。他不在乎陈思梵是什么兵王,只知道自己是楚州暗面的老大。

他在楚州有着不少手下,认为自己吃定了陈思梵。

他想到陈思梵随手就拿出五十亿买下了天龙集团,估计陈思梵拿出一百亿也不是问题,没想到陈思梵竟然豪爽的答应了,心里顿时奇爽无比!

“我被人绑架了,你们拿一百亿送来。”陈思梵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好……”电话那边…………

很快,林虎的车子带着陈思梵去了外环一家工厂。开进工厂时,有混混腰里别着砍刀,打开了工厂的大门。

接着林虎的车子带着陈思梵进了厂房。

哗啦一声,厂房的电动大门缓缓合上,陈思梵和虎子看清了林虎的全部手下,一共是几百名混混,密密麻麻的站满在厂房大厅和二楼。

这些混混都带着武器,正一脸坏笑着看着陈思梵和虎子。

“大哥,不如我们来个比赛怎么样?”终于到了林虎的老窝,虎子由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你还要和我比?”陈思梵吃惊。

“我们现在已经到林虎老窝了,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了。咱俩一起向他们出手,看谁拿下的混子多怎么样?”虎子燃起一支香烟,一脸自信的微笑。

“草,你想和我们打架?”林虎一名手下吃惊的看着虎子。

“兔崽子,你们大概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叫虎子,是楚州卫戍的副长!以前是军部最顶级特种站队神龙成员,分战区比武第一。拿下你们这些混混,只是分分钟的问题!”

虎子话音落下,振臂一挥,打开了几把架着他脖子的砍刀。一拳两肘,他迅速打倒了身边的三名混混。

接着向林虎冲了过来。

没想到虎子竟然会武,轻松的就打倒了自己三名手下,林虎的脸色顿时变了。

他赶紧后退,向手下们大喊,“砍死这小比崽子!”

“林虎,我不出十分钟,便能让你后悔这辈子不该做坏人。”虎子微微一笑。

眼看着数百名混混黑压压的向自己涌来,有的从大厅向他跑来,有的从二楼铁楼梯铛铛铛的跑下来,虎子快速后退,与密密麻麻的混混们拉开几步距离,突然向前一冲,一脚就踹倒了一大片混混。

有混混拿着砍刀想要偷袭虎子,虎子一把就抓住了那混混的手腕,一招漂亮的过肩摔,将混混狠狠砸进了人群。

又有混混向虎子冲来,虎子一拳就打倒了那混混,接着狠狠一脚定在混混的肋骨上。

呼啦一声,那混混顿时如保龄球般撞倒了一大片同伴。

“过瘾!”虎子痛快的发出一声大吼。

这一刻的他豪气干云,声音犹如龙吟虎啸般直冲九天。

便当着整个厂房数百名混混的面,虎子脱掉了身上的西装和衬衫,露出一副精壮且充满了爆发力的肌肉。

他看见混混们都眼神惊恐的盯着他腰里别着的手枪,笑了笑拿出手枪将枪弹分离,又单手拆了手枪。

一脸的挑衅状,向混混们勾了勾手指。
 

楚州已经平静了太久,虎子在卫戍半年没接过一个案子,早就闲的骨头都痒痒了。

他是天生的战士,渴望战斗。

好不容易遇见这么大的阵势,怎能不好好享受一番!

在他心里,这也是他和陈思梵这种强者的一种对决。他要在陈思梵面前展示出实力,让陈思梵知道他是怎样一名高手!

用枪拿下这些混混都不光彩,得是赤手空拳才行。

当虎子亲自拆了手枪,混混们愣了愣,渐渐由脸上露出喜色。

“砍死他!”有人发出一声大吼,混混们再次黑压压的涌了上来。

“陈思梵,你不是兵王吗?你不是很有钱,很能打吗?来啊,向我动手啊。我看看到底是你这个兵王厉害,还是我这个黑老大厉害!”

林虎躲在几名壮汉的身后,向陈思梵发出大吼。

此时的林虎几近疯狂,他在楚州已经失去了一切,他现在是逃犯身份,不介意在逃跑前放肆一番,挥霍他在楚州十年积累的势力。

陈思梵一直被人用刀架着脖子,他没有反抗,只是静静的看着林虎。

“兔崽子,你不是很牛逼吗?你不是废了我一条手臂吗?动手啊,让我看看你的实力!”林虎继续向陈思梵大吼。

“我十四岁那年,你来我家做的司机。”陈思梵说。

林虎眼神凶狠的看着陈思梵。

“我从小内向老实,不太会说话,不如我父亲那样有魄力,敢在商场冲杀。也不如我母亲足智多谋,以心机打败强敌无数。即使我是身家百亿的富家公子,在学校经常被人排挤、欺负。”

“我从来都不懂得花钱,不懂得怎样讨好身边的朋友、同学,也不会仗势欺人。是你看见我被人欺负,主动去学校帮我出头。”陈思梵静静的看着林虎说。

“你还记得我对你的恩德?”林虎说。

“说实话,我一直挺自卑的,即使现在心里也很自卑,没觉得自己是什么有钱人,总感觉钱不够花。”陈思梵凄凉的笑了。

“然后呢?”林虎问。

“挺感谢你的吧,帮了我整整四年,从十四岁帮我到十八岁。我家里都是些没有钱的亲戚,只知道向我们家索取,从来没有报答。而你一直没得到我家什么好处,帮我的却是最多的。刚回华夏时,我身上有着很多怨气、戾气,你骂我父母时我很愤怒,忍不住废了你的手臂,我心里很后悔。”陈思梵说。

林虎身上的怒气收敛了,静静的看着陈思梵不说话。

“我现在是卫戍长官,少将级军衔,若是你愿意自首,我不和你计较。涉恶罪可大可小,如果你手里没有命案,也许十几年就出来了。”陈思梵说。

“就你这逼样的,还想让我自首?”林虎看了看陈思梵脖子上架着的刀,被气笑了。

他当时被陈思梵扭断一条手臂时,心里又恨又怕,即使现在拿下了陈思梵,也一直提防。看见陈思梵不动手,反而和他讲理,他心想原来陈思梵只是个纸老虎。

看他单人时厉害的不行,现在他这边人多了,陈思梵不敢动手了。

呸!

“林叔,我现在不动你,是我还你的恩。如果你仍然执迷不悟,还想要杀我的话,便不是我只动动你那么简单了。不管你对我有天大的恩,你始终夺了我家的公司。当年我求你为我父母报仇时,你赏过我一巴掌,这一巴掌我一直没有还你。”

“还有,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亡故的父母给的,而你却从来不念他们的恩,张嘴闭嘴骂他们,我心里十分恼火。”陈思梵说。

“吓唬我吗?”林虎问。

“呵呵&

hellip;…”陈思梵由身上拿出一支香烟点燃,静静的看着虎子。

虎子这边已经和林虎的手下们打得不可开交了,他将林虎的手下们一片片打倒,林虎的手下们又一片片的涌上来。

眼看着自己已经打倒了林虎不少手下,但林虎的手下们依然源源不断的涌上来。

渐渐的,他的额头上冒出不少汗珠,强壮的身体也是汗流成了小河。

他开始累了,喘了。

武功再高,也怕人海!

即使虎子是兵王,林虎的手下们再不济,也都是一个个大活人,真正面对时只有黑压压的一片,根本看不见尾。

而且这些人一起涌上来时七手八脚,手拿着砍刀、钢管等各种武器,虎子要防备四面八方,稍微累一点注意力便没法集中。

当他和这些人打在一起时,有人砰的一声一钢管砸中了他的后脑。

虎子一个踉跄,向前面的混混倒去。他前面的混混坏笑,顺手拿着砍刀便向他捅来。虎子赶紧一个急转身,险险躲开了混混的砍刀,却在急转身时身体又被人挥了一钢管。

虎子有点慌了,赶紧摸身上的手枪,他这才想到刚才自信过头,手枪已经被他拆了。

“不行了,梵哥,我要坚持不住了!”虎子开始喘的厉害,向陈思梵求救。

他向陈思梵这边看来一眼,看见陈思梵正被人用刀架着脖子,老老实实的站着,抽着烟向他凝视。

他差点没被气死。

怂逼!

他在心里暗骂时,砰的一声,又有人一钢管拍在了他的脑袋上。虎子赶紧手忙脚乱的向四周乱打,勉强打退了混混。

“陈思梵,赶紧动手啊,我要坚持不住了。人太多了,根本不是对手!”虎子感觉脑袋疼的厉害,挥舞的四肢也是越来越软。

打架是最耗费体力的运动,他只打了几分钟,却比负重跑五公里还累,而且喘气越来越急,嗓子眼里像是含着一根辣椒。

“难道我要死在这里?陈思梵怎么不帮我啊?”虎子开始怀疑人生了。

这陈思梵和林虎是一伙的?

恨他今天上午让自己受气,现在和林虎联手报复他?

眼看着林虎一名手下举起砍刀向他落来,虎子恐惧的发出一声大吼便抬起了手臂。

这一刀若结实的砍在他的小臂,轻则皮开肉绽,重则骨断筋离。

陈思梵已经拥有满身伤疤。

他的身子却光嫩水滑。

呼的一声,一道黑影突然落在虎子身边,那黑影以长剑架住向虎子落来的砍刀,将长剑轻轻一划,在虎子面前顿时倒下一片混混。

“天营秦风,拜见大帅。”一名长发青年脸上露出坏笑,单膝跪向陈思梵。

一道黑影快速向人群冲来,挥舞着一双铁拳,狠狠打飞一大片混混。

“雷营苍穹,拜见大帅!”一名铁塔般的壮汉粗声粗气的说道。

单膝跪在陈思梵面前。

又一名黑影突然从人群中走来,双手洒出一大片毒粉。那些毒粉才接触到混混的皮肤,混混们的脸上顿时现出蛛网一样的黑色血丝,痛苦的掐着喉咙倒在地上抽搐。

“地营神机,拜见大帅。”青年脸上露出贵族般的笑容,单膝跪在陈思梵面前。

这三名高手才一出现,林虎的手下们顿时倒下一大片。眼看着这三个怪物一样的青年竟然是陈思梵的同伙,林虎眼神惊恐的带着手下们后退。

“火营灵儿,拜见大帅。”一名妙龄少女突然出现在林虎身后,悄声无息的以短剑横住了林虎的喉咙。

“…………”林虎只感觉全身冰冷,脸色快速变得惨白。
 

陈思梵贵为雇佣兵之王,手下不乏许多高手。这四名青年少女分别叫秦风、苍穹、神机、灵儿,在陈思梵手下任职天、雷、地、火四大营首,手下各执掌数万名佣兵,在海外权势极大。

如今陈思梵在海外失势,被请回华夏做事,他的手下们也都跟来暗中保护,听说他被人绑架便立刻来了。

哗啦一声,有人狠狠踹开了厂房的铁门,有人砸破了厂房的玻璃窗。秦风笑了笑走向厂房大门,将开关一按,黑压压的西装壮汉涌了进来,抬起冲锋枪,对准了林虎和他的手

下们。

林虎想不到陈思梵竟然拥有如此势力,惊得脸色煞白。

他的手下们也纷纷吓得脸色大变,丢掉武器试着逃跑,看见到处都是陈思梵拿着枪的手下,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陈思梵,这些人都是你的私人武装?你竟然把私人武装从海外带来了?”虎子捂着受伤的脑袋,满眼惊恐的说道。

“大帅向来喜欢低调,是天下无敌的高手。他不屑于带着我们,也不需要带着我们。”

“是我们自愿跟来保护他的。”

秦风穿着一身雪地迷彩服,一头长发被微风吹起。他的武器是一把西洋剑,笑着将西洋剑向腰间一插。

“我叫秦风,冰川之虎天营营首,主战术、策略,是大帅手下的先锋。”

“我叫苍穹,负责支援、火力镇压,雷营营首。”苍穹身高两米多,穿着一身雪地迷彩,体型高大魁梧。

“神机,爆破手,地营营首,负责袭击敌军后方。”神机说。

他长得精神帅气,举手投足间带有一种贵族气息,一看便是出自名门的大少。

“灵儿,狙击手,火营营首,主侦查、暗杀。”灵儿将林虎一脚踹跪在地上,以短剑架在林虎的脖子上。

这女孩儿同样穿着一身雪地迷彩,体型娇小,长相甜美,年龄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

她另有一个显赫身份。

海外古老杀手世家少主。

只陈思梵的四名手下,一出手便放倒了林虎一大半的手下。虎子不禁惊恐的向陈思梵看来一眼,他的手下都已经如此厉害,堪称绝世。

他的实力得有多恐怖!?

陈思梵轻轻拨开了几把架在脖子上的砍刀,看守他的几名混混脸色一变,顿时吓得扔掉手里的武器,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林虎,你不该惹我的。”陈思梵由身上拔出手枪,将子弹上膛,大步向林虎走来。

“你干什么?”林虎眼神慌张的看着陈思梵。

“我刚才已经给你机会了,如果你向我投降,今天晚上的事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尽管我一时冲动废了你一条手臂,你仍然可以保全身体,在监狱蹲十几年,出来后改过自新。”

“可是你根本不知道悔改!”陈思梵的眼中隐隐现出白光。

“你干什么?”林虎大声问。

“十年前,你帮我不少,可也抢了我家的天龙集团,在楚州的房产,这十年你挥霍我陈家家产,享尽了荣华富贵,不管你发生什么也都不亏了。”陈思梵轻轻叹息。

“…………”林虎双眼圆瞪。

“我要走了,先到此为止吧。”陈思梵将手枪对准了林虎。

砰!

厂房中发出一声沉闷的枪响。

砰!

又是七八声枪响。

陈思梵对准林虎一口气打光了枪里所有的子弹。

既然他是一名王者,便应该是个狠角色。

陈思梵这个名字一直都是个噩梦。

“老大!”神机向陈思梵扔来一把迈巴赫豪车的钥匙。

“嗯

。”陈思梵没再管倒在地上抽搐的林虎,拿着车钥匙便大步离开了厂房。

………………

慕家别墅。

此时慕诗语的家已经是灯火通明,家里聚满了很多亲朋好友。她的家境一直不错,客厅的茶几上摆着很多贵重的礼物。

她看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他不会来了。”慕无双走到慕诗语身边说道。

慕诗语的眼神失落,轻轻咬着嘴唇不说话。

“陈阳不错,年轻帅气,以前家里是楚州首富,即使落魄了身上也有着一种淡淡的贵气。说实话,父亲给你们订婚时,我心里嫉妒你们,我也有点喜欢陈阳。”慕无双轻轻叹气。

“姐?”慕诗语眼中露出吃惊。

“那又能怎么样呢?他家里现在已经破产了,他穷!他保护不了你,给不了你想要的东西。慕家不会喜欢他的,你们在一起的日子只会很苦。如果你们结婚了,一定没有长辈的祝福,更没有优质的物资享受,放弃他吧。”慕无双说。

“就是,陈阳那小子有什么好的?”楚人豪穿着一身名牌西装,端着香槟走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宴,他到底现在还没来,明摆着肯定不来了。”

“你难道没看出来吗?他穷,送不起你礼物。昨天看见我们送你的礼物被吓到了,知道自己要送给你的礼物寒酸丢人,怕丢脸不敢来了!”

“那垃圾有什么好的,赶紧和他断了关系算了。侯杰、宋秋,随便挑选一个都比他强不止十倍。”楚人豪向家里两名男生看去。

“再等他一会儿,他不来我们就走吧。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不可能像小时候那样一直呆在家里吃饭的。我已经在楚州最好的夜场订了卡座,咱们得好好招待你的朋友。”慕无双说。

“再等他一会儿吧。”慕诗语说。

“好,你愿意等我们陪你,不过到了九点半一定要走。家里人多闹腾,爸妈也需要休息。懂事点,知道吗?”慕无双轻轻搂住了慕诗语的肩膀。

“我知道了,姐。”慕诗语的心里有点难过。

她想不通,她从来都没有嫌弃陈阳家境不好,为了帮他,她甚至愿意嫁给陈阳,招他做家里的上门女婿,尽量让他未来过的好一点。

他为什么总是自卑?

为什么总是想被人高看一眼,吹牛,被大家嘲讽。

就因为他送自己的礼物不好,他今天晚

上就不来了吗?

她不喜欢钱,钱在她的眼里不重要啊!

她一直试着帮助陈思梵,如果陈思梵今天晚上不来,她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帮助陈思梵了。

“这小子很聪明啊,知道自己送的礼物不好不来了。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肯定明天再来。厚脸皮说什么我自己忙啊,昨天晚上谈了几百亿的大合同啊。”楚人豪燃起一支香烟笑

嘻嘻的说,“搞不好他还会编出些被人绑架的借口,什么被人抢劫了,或者去给人做好事了。”

“楚人豪,我妹妹心里难过着呢,你不会说话别乱说。也许今天晚上陈阳能来,他确实有事耽误了!”慕无双说。

“呸,要是他今天晚上能来,我马上脱光衣服在家里跑几圈。”楚人豪一

脸的不屑。

“我来了!”

突然,陈思梵从门外走了进来。

文章标题: 将军不要吸乳汁了昂,绝美人妻被夫前侵犯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6929-0.html
文章标签:乳汁  将军  人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