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帝后世无双,小丹这次没有感觉很疼

时间: 2021-01-12 | 作者:梁园镇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发小久别重逢,话匣子打开了就很难关上了,林昆坐在张大壮的摊位里,何翠花拿出三瓶矿泉水分给林昆、张大壮、章小雅,张大壮小时候就是个话篓子,这一下更是滔滔不绝起来,把小时候那些同学、伙伴的大体情况都跟林昆说了一遍,并且还告诉林昆这个月底有一次同学聚会。

林昆的童年是在乡下度过的,收养他的是一个孤寡老人,老人年轻的时候抗美援朝过,曾是第一司令的警卫员,后来在一次战斗中严重负伤,瞎了一只眼睛瘸了一条腿

,林昆小时候打架的那些招式都是他教的。

对于自己的身世,林昆一直都是个迷,老人说是在村口拣到他的,在他入伍的第二年,老人就去世了,当时他跪在漠北的大沙漠里嚎啕大哭,后来一次回家省亲的机会,他回到了家乡,本来想跪在老人的坟前磕个头,可才知道老人连个坟都没有,骨灰直接撒进了村前的那条河里,他跪在那条河边磕了三个头,点了一炷香,然后就再也没回去过。

这一晃就是五年多了……

林昆的家乡离中港市其实不远,七八百里的距离,从张大壮的口中得知,小时候的那些同学伙伴们现在大都在中港市发展,这也是这次聚会能组织起来的先天条件。

许多同学都已经在中港市买房结婚了,其中混的最好的是小学的学习委员黄权,他在沿海的小区买了一套房,100多个平方,总房款快200万了。

提起黄权,林昆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一个瘦小三角眼的男人形象,黄权身高长的像他妈,脑袋则像他那个在村里当会计的爹,滴溜溜的转的飞快,而且鬼主意多,从小就会溜须拍马,一直是老师跟前的红人,平时总好向老师打个小报告什么的,就因为这个林昆没少揍他……

现在回想起来,往事不堪回首,林昆在心底笑了笑,像黄权这样的人,在现在这个社会混的开很正常,这个社会坑的最多的就是老实人,却成全了黄权那样的人。

说到买房子的那几个同学,张大壮脸上说不出的羡慕,他现在和媳妇还租住在地下室,说到自己的住房,张大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昆子,按说我应该请你去家里坐坐,但我那地方的环境实在是太差了,要不这样吧,咱们出去找个地方坐坐,这附近有家馆子不错,咱边喝边聊?”

林昆这才意识到,已经快下午四点了,小楚澄四点半准时放学,他之前跟楚静瑶说好的,每天都必须去接儿子放学,楚静瑶有空的时候他们俩一起,楚静瑶如果没空就他一个人去,这其实也是小楚澄的意愿,小家伙盼了那么久才盼到爸爸,当然想每天上下学爸爸都能接送他。

林昆笑着对张大壮说:“大壮,今天真不行,我得去接孩子放学了。”

一听这话,张大壮顿时惊讶不小,本以为林昆现在当保安,肯定要收入没收入,要住房没住房,就这条件能把上章小雅这样天生丽质的妹子已经算是奇迹了,没想到他把孩子也整出来了,而且都已经上学了!

再看章小雅,白皙漂亮的脸蛋青春气息十足,怎么看最多也就二十岁,这么年轻孩子就上学了,那她岂不是十五六岁就得把孩子生出来了?

张大壮顿时凌乱了,何翠花脸上的表情也是诧异非常,夫妻俩看看林昆,又看看章小雅,张大壮在心里直冲林昆竖大拇指,意思是哥们你太能干了!何翠花则看着章小雅直在心底慨叹,年轻就是好啊,生完孩子了身材恢复的这么好。

“大壮,翠花,我先走了,等改天有时间了,咱们再一起出来坐坐。”林昆起身告别,拍了拍张大壮的肩膀,笑着道:“兄弟,有事打电话。”

“嗯。”张大壮点点头,露出质朴憨厚的笑容,嘴里那少了半截的门牙颇添喜感,恍惚间他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林昆经常对他说的一句话:“兄弟,谁欺负你了告诉我。”

张大壮一直送林昆到农贸市场的大门口,门外就有停着的出租车,章小雅抱着两盆何翠花送给她的小花先上车,张大壮把林昆拉到一旁小声的说:“昆子,这次同学聚会,周晓雅可能也会来。”

林昆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她的一颦一笑,她的音容笑貌,至今仍清晰的保留在他的脑海里。

“嗯,我知道了。”林昆笑了一下,转身坐进了出租车。出租车已经开远了,张大壮还站在原地,无奈的摇头的叹了口气,“他还是没忘了她呀。”

张大壮回到了摊位,何翠花手里握着一张百元大钞站在那儿,表情也些不对劲儿,张大壮忙问怎么了,是不是收到假钞了,何翠花摇头,指着林昆刚才坐的位置说:“这是在那张凳子下面发现的。”

“一定是昆子掉的……”张大壮边说,边掏出了电话就要给林昆打过去,号码刚要拨出去,他又把手机放下来了,冲着何翠花道:“算了,这钱肯定是昆子故意留下的,他是看我们不容易,不能白拿了那两盆花。”

何翠花道:“大壮,咱还是把钱还给昆子吧,那两盆花是我送给小雅妹子的,现在这成啥了,再说那两盆花也不值这么多钱啊,你快给昆子去个电话吧。”

张大壮笑着说:“媳妇,真不用,你是不了解昆子,他是把我当兄弟才这样的。”

何翠花看着张大壮,叹了口气道:“好吧,你们男人的世界我不懂,只要你别兄弟如手足,把我当衣服就好了。”

张大壮哈哈笑道:“媳妇,那是绝对不能的!”

何翠花笑着白了他一眼。

 

这时,摊位的门口突然传来一声轻佻的吆喝:“哟呵,张黑子,这大白天就和你媳妇在这起腻呢,得注意着点哈,周围这么多眼睛看着呢。”

说话的是个满头黄毛的小青年,穿着一件黑色的小背心,脖子上胳膊上纹满了纹身,鼻子和耳朵上扎了好几个铁环,一看就是个市井小混混。

在这黄毛的身后,跟着两个跟他装扮差不多的小青年,一个剃着个板寸,另一个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这两人的手里还耍酷拎着两根棒球棒。

张大壮一听到这声音,心里就忍不住的恶心,但脸上还是一副恭谦的表情,冲那黄毛

打招呼:“飞哥,今天怎么用空来这转转了,快里边请。”

黄毛表情戏谑的道:“想你媳妇了呗,就过来看看。”说着,还冲何翠花抛了个媚眼。

“你……”张大壮顿时就要发怒,拳头都已经握上了,却被何翠花给拦住了。

黄毛更加肆无忌惮的戏谑起来,“张黑子,瞧你那怂样,怎么,还想跟我动手?”

张大壮咬牙道:“飞哥,你别太过分了。”

黄毛眉毛一挑,脸上的表情翻篇似的一变,顿时破口大骂道:“你个臭不要脸的狗东西,咱俩到底谁特么的过分,你都欠老子两个月的保护费了,今个你特么的要是再不交,老子立马就砸了你这些花花草草!

张大壮愤愤的就要回他,被何翠花向后拽了一把,何翠花站到前面,陪着笑脸道:“飞哥,你别生气,我家大壮就这驴脾气,保护费我们不是不交,实在是最近的生意不太好,手头里一直不宽绰,而且……”

何翠花顿了一下,语气变的谨慎起来,道:“这保护费涨的有点太快了,刚开始二百块钱一个月,现在涨到八百了,我们这是小本生意……”

不让何翠花把话说完,黄毛怒嚷着道:“臭娘们你甭说那些没用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物价飞奔,还不许老子涨保护费?别人家怎么都能交保护费,就你们家不交,我看你是有心跟老子作对不想在这干了吧!”

何翠花赶紧陪着笑脸道:“飞哥你别误会,我这也就是女人抱怨一下,你别往心里去,保护费我们肯定交,但是你看能不能再宽限两天?”

“不能,今个要么乖乖的交保护费,要么赶紧给老子滚蛋,以后别在这农贸市场混了!”黄毛盛气凌人的道,他身后的两个小弟颠了颠手里的棒球棒。

周围围来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何翠花脸颊红的发烫,张大壮站在何翠花的身后死的心都有了,他堂堂一个老爷们,躲在女人的身后,这算哪门子的事儿,想着他就准备站出来跟黄毛理论,实在不行就干它一架,成天喊这个比自己小的兔崽子哥,还被他欺负着,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何翠花像是跟他有心灵感应似的,他刚握紧了拳头,就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低声的道:“你别冲动,这事我来解决,咱们毕竟得靠这买卖生活。”

一听到‘生活’两个字,张大壮顿时就没了脾气,所有的不忿都只能压下去,其实他这个花摊也不是不赚钱,只是他家里有生病常年吃药的父亲,还有要供着读书的妹妹,花摊一个月赚的那点钱,根本不够拆。

何翠花又陪着笑脸喊了一声飞哥,好话说了一大堆,黄毛这才勉强松口,说再给他们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后要是还交不出保护费,后果自负。

说话间,黄毛瞥见了何翠花手里攥着的林昆留下的那一百块钱,顿时眼前亮抢了过去,并举起来挥舞着得意的道:“走,哥几个喝酒去!”领着两个小弟走了。
回去的路上,林昆半路就下车了,他让出租车送章小雅回海辰别墅区,自己则在路边又拦了辆车直奔幼儿园,到幼儿园的时候,时间刚四点二十多一点,他就站在幼儿园大门旁的梧桐树下抽烟乘凉打发时间。

远处,一辆红色的卡罗拉靠边停下,林昆一眼就认出那是楚静瑶的车。

楚静瑶穿着一身玫粉色的职业装,脚上踩着一双十厘米镶钻的水晶鞋,鼻梁上架着一个精致的太阳镜,腋下夹着某奢侈大牌最新款的包包。

推开车门的一瞬间,无数的目光向她看了过来,她就像是一块巨大发光的宝石,人群中总是那么璀璨耀眼,总能吸引来自四面八方的眼神。

‘嗒’的一声轻响,水晶鞋十厘米的锥根落地,所有人的心脏骤然一紧,仿佛这一声‘嗒’是踏在他们的心坎上发出的。

楚静瑶从车上下来,窈窕的身影玉立在下午四点钟的阳光下愈发动人,气质出众的像是寒冬腊月里盛开的玉兰,脚下交错的步伐仿佛盛开的莲花蔓延,就连无意间抬手托起镜架的一个小动作,都是那么迷人……

“咕噜”已经有人开始咽口水了,也有人看的醉了,一副呆呆的神情。

“老婆,这儿!”

突然的一声叫喊,顿时打破了整幅画面的美感,就好像一拳砸在了玻璃上,整个画面碎的霹雳啪啦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声叫喊回过了神,楚静瑶更是差点摔了个跟头,脚下一个不平稳,脚踝处‘嘎嘣’一声,崴脚了。

楚静瑶‘啊’的痛叫一声,额头上顿时渗出一层细汗,眼神幽怨杀气腾腾的看向林昆,林昆表情一愣,嘴角的笑容僵硬到石化,真没想到他随便喊的一句,竟酿出了如此严重的后果,赶紧就跑过去扶楚静瑶。

不等林昆跑到跟前,楚静瑶身旁的一辆丰田霸道里跳下来一个瘦猴男,就想要扶楚静瑶,林昆一看这还了得,直接脚底下一发力冲了过去。

这瘦猴男的如意算盘打的不错,想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趁机跟女神搭个讪揩个油啥的,结果他刚张开臂弯做出一个扶的手势,就觉得身子轻飘飘的飞了起来,是真的飞了起来,他看到自己的双脚脱离了地面……

“滚!”

林昆以子弹头的速度冲过来,并且毫不客气的扬起了他那44码的大脚板子,冲着瘦猴男的屁股就踢了过来,直接把这厮像皮球一样给踢飞了。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瘦猴男在空中划过一道蹩脚的抛物线,呼通一声坠地,那场面叫个疼啊,四肢张开的趴在地上,像个大癞蛤蟆一样。

这边,林昆拍拍手,得意的道:“老子老婆的便宜,岂是随便就能占的!”

周围的人顿时一阵汗颜,刚才那些有心想要‘英雄救美’的男人们,这会儿都悄悄的把那小心思给藏了起来,生怕自己一不小心也被踢飞了。

林昆回过头,嘴角勾起一丝潇洒的弧度冲楚静瑶微笑,结果换来的却是楚静瑶冷冰冰的表情,和那冷如刀子一般凛冽的眼神,他赶紧收回笑脸,张开双臂扶住楚静瑶,关切的问道:“老婆,你的脚没事吧……”

瘦猴男被摔的不轻,浑身的骨头都要

裂了,他晃荡着脑袋爬了起来,冲着周围的人群就嚷嚷骂道:“麻痹的,刚才是谁踢的老子,站出来!”

没人回答他,都是一副好笑的表情看着他,他感觉鼻子黏糊糊的,摸了一把竟然出血了,这时也不知道哪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夹在人群里嗲声嗲气的喊了句:“哎妈呀哥们,你鼻子来事了……”

“哈哈哈哈哈……”周围顿时暴起一阵大笑。

瘦猴男怒不可遏,回过头,正好看到了扶着楚静瑶的林昆,心里顿时了然,气势汹汹的就冲着林昆走了过去,“麻痹的,刚才是你踢的我吧!”

林昆淡定的点点头,那态度就好像是在说:“就我踢的,怎么着吧?”

瘦猴男顿时两眼血红,脑瓜顶的头发根根倒数,握着一双拳头摆出要狂殴林昆的架势,怒不可遏的吼道:“麻痹的,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少林寺第一百零八代掌门的关门弟子,我练的是金钟罩铁布衫,刚才你要不是偷袭我,怎么可能把我踢飞,现在我郑重的告诉你,春生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说完,这厮马上扎稳马步,摆好了架势,“这叫千斤坠,有本事你再踢我一脚试试,我的千斤坠和金钟罩一起使用……啊!!!”

林昆皱着眉头,咋感觉眼前这厮像是精神不正常呢?他实在听不下去他在这白话了,索性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提前一脚踢出,结果啊的一声惨叫过后,李春生再次飞了起来,跟上次不一样的是,他这次的抛物线更蹩脚难看,并且落地的时候是后背着地,摔的声音比之前更响亮了。

李春生这一下被摔的彻底熄了火,挣扎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摸了一把鼻子,发现两个鼻孔都流血了,人群里那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声音再次调侃起来:“哎妈呀哥们,你两个鼻子都来事了……”

李春生心里直有一股骂娘的冲动,要骂的不是人群里说他鼻子坏事的那损种,也不是把他踢飞的林昆,而是那个自称是少林寺第一百零八代掌门并以传授功夫的名义骗了他三万块大洋的大和尚——MD,骗子!

楚静瑶脚扭伤的不轻,这时她的额头上已经疼出了汗珠,林昆赶紧扶着她去车里,但她穿着高跟鞋走起来十分的不得劲儿,林昆干脆一咬牙,也不顾她的反对和她那凛冽如冰刀子的眼神,一把将她给抱了起来。

周围那些路过的、等接孩子放学的男人们,顿时羡慕的哈喇子直下三千尺。

楚静瑶穿着职业装,林昆把她抱起来后,一只胳膊托着她的腿弯和屁股,另一只手从后背绕过来,捂在了她两腿之间的裙摆上,难免深了浅了的碰到不该碰的地方,楚静瑶顿时凤眼圆瞪,一副马上就要翻脸的表情,“你……”

林昆轻佻笑道:“老婆,我这可不是故意占你便宜,周围那么多色狼盯着呢,我要是不给你捂着点,你这小窄裙那么短,还不得被他们都给看光了啊!要不你自己二选一吧,是我给你捂着,还是被他们看光?”

楚静瑶不吭声,算是默认捂着,眼神恨恨的瞪了林昆一眼,要不是因为他,自己的脚怎么会崴?

林昆的手这时不小心又碰了楚静瑶两腿中间的敏感地带,这一下方位正准,楚静瑶的凤眼顿时又瞪圆了,林昆赶紧解释:“这真不是故意的……”

把楚静瑶放进了车里,林昆又重新返回幼儿园的大门口,李春生靠在丰田霸道的车头上,距离林昆不远,暗暗的打量着林昆,心里突然有了个想法——拜他为师!

幼儿园放学的铃声响起来,小天使们在老师的带领下走出学校大门,林昆马上又看到了小楚澄那个漂亮的班主任冯佳慧,她今天穿了一件浅蓝色的连衣裙,衬托在她白皙光泽的脸颊下,有股小清新的调调。

“爸爸!”

小楚澄看到了林昆,马上就兴奋的扑了过来,这一次林昆早有防备,没让小家伙的脑门再重伤到他的命根子,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头问:“儿子,今天在学校乖不乖啊?”

小楚澄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道:“必须乖!”

林昆被逗的哈哈笑了起来,抬起头,却看见冯佳慧正在朝他这边看,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冯佳慧主动朝他走了过来,“林先生,来接澄澄。”

林昆马上笑着回道:“是啊。冯老师,这小子今天在学校表现的怎么样?”

冯佳慧笑着摸了摸小楚澄的头,说:“澄澄今天表现的非常棒,不光考试考了一百分,还交了一个好朋友。”

“爸爸,我交好朋友了!”小家伙这才想起来这码子事儿,本来放学前他都打算好了,今天一见到爸爸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然后再介绍自己的好朋友给爸爸认识,结果一看到林昆后,小家伙兴奋的啥都给忘了。

小楚澄说完,便开始大声的喊道:“苏有朋……苏有朋你快过来,我介绍我的超人爸爸给你认识!”

林昆笑着对冯佳慧说:“这孩子的名字可真有明星相,他妈妈一定非常喜欢苏有朋。”

冯佳慧笑着点头,“是啊,等我将来有孩子了,也给他取个明星的名字。”说完,冯佳慧马上意识到她有些失态了,她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而且还是当着学生的家长,白皙的脸蛋马上红了起来。

林昆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茬,正好这时苏有朋走过来了,林昆一看这苏有朋,马上为之一愣,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站在这孩子旁边的竟是刚才被他踢飞两次的那厮……这孩子该不会是他儿子吧?
虽然被踢飞两次,身子都快被摔的散架了,李春生全然不记仇,主动的伸出手向林昆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李春生,是苏有朋的舅舅。”

林昆模仿着李春生的套路,也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随便聊了几句,林昆这才知道苏有朋是今天才转学过来的,以前在燕京读书。

苏有朋这孩子看上去很精致,白胖白胖的像个陶瓷娃娃,虽然名字和著名演员苏有朋一样,但长相和气质完全不同,除非苏有朋小时候很胖也很内向。

跟冯佳慧、李春生、苏有朋告别完,林昆抱着小楚澄朝卡罗拉走去,路上小家伙凑在林昆的耳边小声的说:“爸爸,我刚才发现了个秘密。”

“哦?”

“冯老师跟你说话脸红了,我猜她一定是喜欢你,你可得把持住了。”

“……”林昆脑门上立马垂下来三道黑线,“小孩子别瞎说,你冯老师刚才脸红,是因为她自己不小心说了让自己脸红的话,不是喜欢爸爸。”

“是么?”小楚澄一副怀疑的表情看着林昆,“爸爸,你可不准骗小孩子哦。”

林昆抬起手指头在小家伙的脑门上爱昵的摁了一下,“放心吧,不会的。”

父子俩来到了卡罗拉车前,小楚澄从林昆怀里下来后,就扑向了楚静瑶,关心的连连问道:“妈妈,妈妈你的脚没事吧,疼不疼啊,我给你揉揉。”

楚静瑶开心的把小楚澄抱在怀里,在他的脸蛋上亲了两下,道:“宝贝,放心吧,妈妈的脚没事,已经不怎么疼了,回家休养一下就好了。”

小楚澄搂着楚静瑶的脖子,脸蛋贴在妈妈的脸上磨蹭着,“妈妈,我今天考100分了,还和苏有朋交朋友了。”

“谁!?”楚静瑶惊惑的问。

“苏有朋呀。”

“是澄澄他们班新转来的一个同学,名字和苏有朋一模一样,不是演电影的那个苏有朋,两个差三十多岁呢。”林昆发动了车子,回过头道。

“哦……”

楚静瑶明白了,笑着摸着小楚澄的脑袋道:“我的澄澄真棒,都考100分了呢,以后再接再厉,好好保持。”

“妈妈,我考100分了,有没有奖励呀?”

“当然有了,澄澄想要什么奖励?”

“想要……”小家伙嘬着手指头想了想,然后说:“妈妈,你先答应我可以么?”

楚静瑶故意摆出一副考虑的表情,小楚澄马上摇着她的胳

膊,小孩子撒娇的道:“妈妈……妈妈你就先答应我吧……”

楚静瑶笑着道:“好好好,妈妈先答应你,你说你想要什么礼物吧。”

小楚澄摇头,“澄澄不要礼物,澄澄今天晚上还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楚静瑶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已经答应孩子了,话就不能再收回了,她摸着小楚澄的脸蛋笑着说没问题,眼神却不经意的瞥向林昆,她怀疑这是林昆教儿子说的,否则儿子应该会要一套新的玩具或者连环画之类的。

“哼,这个流氓!”楚静瑶在心里暗暗咬牙道。

林昆这可真是被冤枉了,啥叫躺着中枪,他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卡罗拉开进了别墅区,停在七号别墅的大门口,小楚澄蹦蹦跳跳的从车上下来,楚静瑶扭伤的那只脚不敢着地,最后还得让林昆抱她回去。

林昆奸佞的一笑,站在车门前对楚静瑶说:“老婆,这次可是你让我抱你的……”

楚静瑶看了一眼已经跑到家门口的小楚澄,回过头来狠狠的剐了林昆一眼,压低声音警告道:“你要是再敢占我便宜,小心我要你好看!”

“哦?哈哈……”林昆大笑两声,躬身把楚静瑶从车里抱出来,故意皱了皱眉头,然后一副考究的表情对楚静瑶说:“老婆,你还真不轻啊,是不是该减肥了?”

“你……”

楚静瑶轻咬贝齿,心里暗恨道:“这混蛋怎么知道自己最近重了两斤?”

“没关系老婆,你胖了俺也喜欢,就算你胖成了个球,俺也不嫌弃你。”林昆嘿笑着道,故意一副乡下人傻憨的表情,看在楚静瑶的眼里却是眼前一黑。

只见她白皙光滑的额头上顿时垂落下无数道的小黑线,这混蛋是在诅咒她变成胖子么?凤眸眼波流转,微微眯起,霎时间寒光毕露杀气腾腾。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女人,诅咒一个女人变胖,就等于拔了她的逆鳞。

这两天她本来就受够了这个臭流氓,此时就好像点燃了导火索的炸药,到了不得不‘爆’的地步,她张开嘴巴,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可以去给牙膏拍广告的牙齿,轻吐一口兰气,冲着林昆的脖子就咬了下去。

“啊……”

这绝对是林昆始料未及的,他想象不到楚静瑶这么一个大家闺秀的漂亮女人,竟然会张嘴咬人,而且咬的还真疼啊!他脸上那故意傻憨的笑容顿时抽搐起来,喉咙里本能的就发出一声‘啊’,这‘啊’音刚出一半,站在门口的小楚澄就鼓起了掌,小家伙边鼓掌边开心的喊道:“爸爸妈妈好恩爱哦,爸爸不嫌弃妈妈变胖,妈妈亲爸爸的脖子,太棒了!”

为了不让孩子看到事情的真相,也为了能让儿子开心,林昆一咬牙,生生的把那余下的半声‘啊’给咽回了肚子里,嘴角也强撑着咧出笑容。

楚静瑶发泄够了,松开了口,林昆的脖子上顿时多了两排整齐的牙印,那牙印深凹透着血红,周围依稀能看见血丝,一看就是没轻咬啊。

楚静瑶得意的瞥了一眼林昆,语气淡漠且小声的道:“下次再乱说话,这就是下场。”

小楚澄这时又叫着道:“爸爸妈妈,你们别说悄悄话了,快开门回家吧!”

林昆冲楚静瑶苦笑一下,赶紧抱着她去开门。小楚澄一进门就跑进卫生间嘘嘘了,林昆抱着楚静瑶上二楼,刚把楚静瑶放到她房间的大床上,他还不等直起腰,身后房间的竟鬼使神差的‘砰’的一声关上了。

林昆眼睛一亮,报仇的机会来了!

他故意身子往前一倾,顶了一下楚静瑶的肩膀,楚静瑶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被顶的躺在了床上,林昆紧跟着装作脚下没站稳,身子也跟着向前倾,一瞬间就把楚静瑶压在了身子底下,两人面对着面,近在尺咫。

楚静瑶那高挑曼妙的身子压在底下,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舒服感觉,尤其胸前那两朵饱满弹性十足的地方,抵在胸膛上更是令人心生荡漾。

林昆不是真想把楚静瑶怎么样,而是想故意吓唬她

一下,报复她刚才咬自己的那一口,可当他真的把楚静瑶压在身子底下的那一刻,他明显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变得粗重,脸颊微微发烫,体内那在漠北憋了无数岁月的肾上腺素也开始躁动不安起来……此情此景,换做普通人肯定是把持不住,好在他这个曾经的兵王自制力超乎常人,不怕擦枪走火,并趁机故意猥琐的一笑,让这场吓唬楚静瑶的假戏变的更逼真起来。

“你想干什么!”楚静瑶惊慌的叱问,眼神里满是恐惧,脸色发白,一双手用力的推着林昆的肩膀,可她哪能推得动,就像推在一座山上。

“你说呢?”林昆继续猥琐的笑,眼神里闪烁着碧绿的光芒,边说嘴巴边轻轻的向下,正对着楚静瑶那两瓣涂了淡淡唇彩的性感朱唇。

楚静瑶顿时紧张的绷紧了神经,惊慌的道:“你……你再这样我喊人了!”

“喊吧,这别墅里除了你和我,再就是澄澄,你想这件事在澄澄的心里留下阴影么?”林昆故意邪恶的一笑:“要我说,你还是从了我吧。”

“你……”

林昆的嘴唇彻底贴了下来,楚静瑶紧张的闭上了眼睛,两只手死死的抓住林昆的肩膀,一股温热的感觉顿时涨满眼眶,两行透明的泪水划过白皙的脸颊。

床头的闹钟沙沙沙……

一秒钟,

两秒钟,

三秒钟……

时间短暂而又快速的划过,楚静瑶却感觉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样的漫长,她咬紧嘴唇紧闭双眼,死死抓着林昆肩膀的双手因为用力过度指节发白,可等了半天,那对于她来说可怕而又绝望的一幕却没发生。

楚静瑶缓缓的睁开眼睛,泪眼闪烁中看到林昆正坏笑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呵呵,看把给你吓的,我还真能把你怎么样啊,不过就是想吓唬你一下,谁让你刚才咬我咬的那么狠了,行了,咱俩现在算是扯平了。”林昆轻佻的笑道。

“你,你混蛋!”楚静瑶气恨的骂道。

“哟呵!”

林昆又坏坏的一笑,脑袋迅速的俯冲而下,嘴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啵的在楚静瑶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洋洋得意的坏笑道:“这一下算是收点利息,以后你要是再流氓、混蛋之类的叫我,我还收利息,嘿嘿。”

楚静瑶:“……”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林昆,如果说眼神能够杀人,她已经将这个流氓千刀万剐一万次了!

文章标题: 帝后世无双,小丹这次没有感觉很疼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6870-0.html
文章标签:后世  很疼  感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