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生气在楼梯用力进入,圆滚肥美的大屁股坐在我身上

时间: 2021-01-12 | 作者:林焕基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沈军小脸煞白。

沈援朝和老婆提心吊胆,做好替儿子求情的准备。

王力压根没在意这一家三口,对沈浩道:“要不是你,志强那小混蛋一准得捅出天大的漏子。”

沈浩道:“人,都有做错的时候,能改就好。”

王力满心苦涩叹口气,瞅见沈浩父母,赶忙上前握手,并感叹:“沈少有出息,你们以后跟着享福吧。”

沈建国赵慧替儿子谦虚几句,把王力送到包房门口。

 

“我今天请能和赵华宇说上话的几个人吃饭,沈少一会儿有空也来坐坐,有些事儿可能要麻烦沈少。”王力对沈浩说完,颓然一笑。

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要是劫持普通人,花钱找个好律师,再走走门路,给受害者一笔赔偿,顶多按非法拘禁判,可现在,受害者是赵美美,赵华宇的女儿,甭说西京,放眼全国没哪个律师敢接这活儿,更走不通关系。

绑架未遂,至少判五年,最可怕的是,得罪了赵华宇。

沈浩是赵家的恩人,公安能那么快给沈浩定性为见义勇为、正当防卫,赵家貌似没做啥,但赵华宇放出话,谁为难赵家的恩人,谁就是赵家的敌人。

这话绝对起到很大作用。

如果沈浩为儿子求情,可能还有挽回的余地。

沈浩目送心事重重的王力走远,暗骂王志强坑爹,转身进入包房,包房出奇的安静,前一刻高谈阔论的伯父伯母表哥们尽皆沉默,都以异样眼神打量他,好似看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

宠辱不惊的他淡淡一笑,转脸对候在门口的服务员道:“起菜,上酒。”

很快,昂贵菜肴被服务员接二连三端上,虽然电动转盘是环形的,中央摆着鲜花拼出来的硕大福字图,但仍承载了足足二十八个菜,酒是飞天茅台。

这一桌……不得上万?

亲戚们暗暗咋舌,优越感再次受到打击。

“四叔,腾飞路那边的老房子拆迁,应该没少给钱吧?”沈军言外之意在座的人全明白。

赵慧笑道:“钱,也没多给

,存银行没动,留着以后浩浩结婚用,给了套精装带家电的大三居,一套回迁房,大三居我们先住了,等以后浩浩结婚,再给他腾出来。”

亲戚们面面相觑。

以前,他们压根没把沈浩家那两间破房子拆迁当回事,没想到换来这么多好处,要知道在西京有两套房,足以跻身富裕人群,而且没房贷有存款,绝对叫人羡慕、嫉妒,甚至恨。

“怪不得……”沈军瞅向桌上的酒和菜阴阳怪气嘟囔,隐含讥诮,认为四叔一家是穷人乍富腆胸迭肚。

“自从浩浩回来,请客吃饭啥的,全浩浩出钱,没用过我们的钱。”赵慧委婉解释,不怕亲戚们小瞧她和丈夫,却不乐意他们无视儿子的能力与成绩。

几个亲戚牵强笑了笑,明摆着不信。

“吃菜,吃菜,热菜变凉,就不好吃了。”沈浩起身热情招呼众人,并给长辈沏茶、倒酒。

牛逼的人生无需解释。

牛逼的人也无需强

调自己的成功。

时间会证明一切。

或许各有所思,这顿饭吃的异常沉闷,仅仅进行一个多小时,一大家子涌出酒店,各奔东西。

“你四叔时来运转啊……”沈援朝坐在儿子贷款买的轿车里幽幽感慨

,有点后悔当年做的太绝。

“啥时来运转,靠拆迁爆发能长久?别看沈浩能上清华北大,毕业了最好也不过去外企或私企当个白领,能有啥大出息,八辈子赶不上咱们家。”沈军满脸不屑反驳完父亲,启动车子,离开宁西大饭店。

亲戚们的言行举止并未影响沈建国赵慧的大好心情,打车回家的路上,一家三口有说有笑。

沈建国对沈浩道:“今天是爸活的最有

面子的一天,还出了一口憋在心里多年的郁气。”

“还恨他们吗?”沈浩问父亲。

沈建国追忆往事,缓缓道:“当年,你妈病成那样,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他们不帮忙也罢,还冷言冷语伤人,叫人心寒呐,可毕竟是一家人,咱们家如今的日子好过了,你又有出息,恨不起来啦。”

沈浩瞧着显露欣慰的父母,暗下决心,一定给父母更多的荣耀,让他们能挺直腰板面对任何人,哪怕这人是一国元首……

西京三环外的北山,冬季白雪皑皑,夏季树木郁郁葱葱,距市区又近,堪称风水宝地,山上冬季才开放的滑雪场以及山脚下标准的十八洞高尔夫球场,都由本土商业巨头华宇集团开发。

午后,阳光明媚,球场果岭边,一衣着休闲的中年帅哥单手持昂贵球杆,遥指毗邻球场的工地,豪迈道:“华宇庄园有两百八十六栋别墅,建成后,将取代滨河花园,成为西京最贵豪宅,西京乃至全省最顶尖的名人富人,会争着抢着住进这里,对他们而言,住我开发的房子,是种荣耀。”

陪中年帅哥打球的几人赶忙

点头称是,显露伴君如伴虎的谨慎,实际上,中年帅哥并不是他们的上司或老板。

他们在各自领域呼风唤雨,一言九鼎。

其中一位即将跻身宁西省核心权力层,可谓位高权重,但面对中年帅哥看过来的目光,依然得谦卑微笑。

因为这个男人叫赵华宇。

华宇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宁西省首富。

对于位高权重者,这几层光环不算什么,不至于迫使他们低下高傲头颅。

京城某大佬之子,开国元勋之孙,只不过母亲家境太普通,死的太早,老爷子当年续娶的第二任妻子又是将门虎女,强势霸道,以至于赵华宇从小被排除在家族之外,由西京的舅舅姨姨养大成人。

西京上流社会人尽皆知的传闻。

而此时陪赵华宇打球的人,多是赵华宇的发小、同学,正是这种渊源,他们才有今天的成就。

即使赵华宇从未说明身世,追随这个传奇男人多年的所见所闻,早已使他们对传言深信不疑。

“老大,咱们华泰的运煤车皮计划被新上来的西铁局一把手砍掉大半”一个戴眼镜的儒雅男人小声向赵华宇汇报。

华泰,全称华泰集团。

华宇四大子公司之一,涉足煤炭能源领域。

宁西,煤炭大省,多家巨型国企扎根,开枝散叶,民营企业涉足宁西能源领域,几乎夹缝中求生存,拣点残羹剩饭,唯独华泰例外,十数年不断扩张膨胀,与华能神华成鼎足之势。

对于煤炭企业,车皮至关重要。

华泰被砍掉大半车皮计划,意味着天量煤炭积压,无法及时运到秦皇岛出口韩国日本,继而引发一系列负面反应,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

“哦?”赵华宇不怒,反倒好奇,好奇一个小角色竟敢针对华泰。

儒雅男人清楚老大想了解什么,补充道:“我查过了,那人没大背景,就是为人处事比较张狂,嫌华泰那边的诚意不够,敬意不足。”

敬意,诚意。

赵华宇听到这俩词儿,笑了,笑无知者无畏。

偌大宁西,没有谁能让这个骄傲男人生出多余的敬意和诚意。

他低头看表,道:“以华泰公司的名义举报他,我要他后半生在监狱里受尽折磨,再遇上这类傻叉,你自行处理,别来浪费我的时间,今天到此为止,美美要出院,我这个当爹的得去接。”

提到女儿赵美美,赵华宇笑容变得温和,不再像杀伐果决的枭雄,恰在此时由远处传来甜腻腻的呼喊“爹哋……”

一众老爷们儿闻声转身。

一个扎马尾辫的少女笑盈盈走来。

太漂亮的女人容易使男人自惭形秽不敢接近,天生丽质的赵美美恰是这种类型,年方十八却有沉鱼落雁之美。

“怎么不等我去医院接你?”赵华宇看着在美国长大的女儿越变越漂亮,甚是欣慰。

“医院太闷,我呆不住,就提前出院给爹哋个惊喜。”赵美美娇滴滴说着话,快走几步,拥住父亲,吻了一下。

众目睽睽下被女儿抱着亲脸蛋儿,赵华宇颇为尴尬,拉长脸佯装生气道:“回国了还来这套,太不像话。”

赵美美瘪嘴。

女儿的委屈模样逗乐赵华宇,旁人跟着笑起来。

“就知道爹哋不会生气。”故作委屈的赵美美扮个可爱鬼脸,挽住赵华宇臂弯,往场地外走。

草坪边缘的小道上停几辆观光电瓶车,十数名气势森然的黑衣保镖分散四周,恭候着赵华宇,还有个不像保镖的男人神情忐忑驻足电瓶车旁,当赵华宇走过来,这人慌忙跪下,躬着背,低着头,一副请罪的卑微姿态。

“滚出西京,永远别回来。”赵华宇冷冰冰撂下句话,带女儿坐上电瓶车,始终没正眼瞧跪在地上的男人。

直至几辆电瓶车走远,尽显卑微的男人如释重负慢慢直起腰,赫然是西京首屈一指的大混子王力。

若不求得赵华宇原谅,他那不成器的儿子可能在监狱里死于荒诞离谱的意外事故,为保儿子一条命,他愿意给任何人跪。

他失魂落魄站起来,定了定神,想到沈浩,那个跟他并无深厚交情的少年已是拯救儿子的唯一希望。

去求,去跪,他豁出去了。

尚未走远的电瓶车上,赵美美撒娇地拽了拽老爸赵华宇的胳膊,道:“那个沈浩救了你的宝贝女儿,你怎么感谢人家?”

“嗯”赵华宇微笑沉吟,深思熟虑后道:“他们一家的背景,老爸基本调查清楚,他爸沈建国是个老司机,开十多年出租车,我打算聘请他爸进公司开车,月薪一万五,怎么样?”

“真小气”赵美美甩开老爸的胳膊,气呼呼瞧向别处。

赵华宇乐了,道:“那宝贝闺女你说说,怎么感谢他,老爸言听计从。”

赵美美立马由不高兴变为眉开眼笑,道:“爹哋,你不是正给我找合适的贴身保镖吗,他身手可厉害啦,我觉得他能胜任,年薪你赚钱不容易,我尽量为你节省,就一百万吧……”

沈家客厅。

华宇集团人事部一男一女两名高管正襟危坐,女的漂亮、干练,裙摆下并拢的两条黑丝美腿极其诱人,男的文质彬彬,貌似成熟稳重。

“这是两份我们华宇集团的聘用合同,分别是您丈夫沈建国和您儿子沈浩的。”漂亮女高管将两份合同递给陪坐一旁的赵慧。

赵慧仔细翻阅合同,最后瞠目结舌,丈夫月薪一万五,也就是年薪十八万,儿子年薪一百万。

她从未幻想过丈夫儿子一年能赚这么多钱。

“为为什么?”

“因为您儿子救了赵总的千金。”

女高管笑盈盈为惊诧不已的赵慧解惑,心里感慨这家人运气真好,入了大老板法眼,一辈子受用不尽。

赵慧若有所思哦了一声,定了定神,道:“我丈夫儿子不在家,这合同,我先收着,等我们一家三口聚齐了,好好合计合计。”

“行。”女高管爽快答应。

华宇集团这两人一走,赵慧马上打电话联系跑车的丈夫和参加同学聚会的儿子,事关巨额收入,她心急如焚。

沈建国回复老婆,跑完车再商量。

沈浩则说晚上定夺。

赵慧气乐了,正主儿不急,她急有啥用。

滨河区一家不算高档的酒楼,陈博睿在此宴请全班同学和各科老师,曾是公安局长的老爹差点垮掉,他心有余悸,尽可能低调行事。

摆六张桌子已显得拥挤的小宴会厅,人声嘈杂,普通的菜,普通的酒,陈博睿也事先叮嘱同学别带礼物。

有点政治觉悟。

以后步入仕途或许比他老子强。

坐在何媛唐凯中间的沈浩心里嘀咕,对于愣把自己摆在他情敌位置上的陈博睿,始终抱以欣赏的态度。

家境优渥,却行事低调,不耀武扬威、横行霸道,且能凭自身实力被保送清华,属实难能可贵。

全国的官二代,几人能及?

陈博睿唯一的不幸,是遇上沈浩这变天。

何媛皱着眉头对沈浩道:“我妈要带我去四川云南旅游,真去的话,没十天半个月回不来。”

沈浩道:“出去走走挺好。”

何媛情绪低落摇头:“我不想走。”

“为啥?”沈浩明知故问。

何媛柔声道:“不想跟你分开那么久。”

沈浩乐了,道:“又不是你旅游回来见不上了,等咱俩去了北大,天天一块腻着,直到你讨厌我。”

“我才不会讨厌你。”何媛说着话不顾数十同学多名老师在场,倚入沈浩怀中,旁边唐凯扭头想跟沈浩说话,瞥见这情况,忙瞅向别处,尴尬的想躲开一会儿。

此时,陈博睿站在宴会厅最前边的台子上,拿着麦克风,声情并茂向老师同学致词,何媛沈浩卿卿我我,落入他眼中,心微微发酸。

学生时代爱上一个人会很执着。

尤其何媛这样的女孩,不是哪个男生能轻易忘怀。

“我今天,很高兴,为关怀照顾过我的老师,为所有同学,唱一首歌。”陈博睿眼含热泪向众人鞠躬,不知是太过心酸,还是真的激动。

生命开始,情不情愿总要过完一生。

交出一片心不怕被你误解。

谁没受过伤,谁没流过泪。

何必要躲在暗里自苦又自怜。

我不断失望,不断希望。

如今站在台上也难免心慌。

很老的一首《今天》牵动人心,陈博睿唱着唱着泪流满面,在座的老师学生陆续追寻他目光,锁定何媛,以及何媛身边的沈浩。

人们恍然大悟,陈博睿这首歌是唱给何媛。

引人瞩目的何媛有些懊恼,自从与沈浩重逢,其他男生的对她的青睐和追求,令她讨厌,甚至恶心。

她差点一走了之,多亏沈浩及时拽住。

陈博睿唱完今天,觉得不能完全表达内心的情绪,又来一首《同桌的你》,高一时,他和何媛同桌过半年,后来何媛为避开他追求,找老师调换了座位。

在座的人不得不承认陈博睿不只是学霸,还是麦霸,可由于两首歌的特殊性,没人鼓掌或起哄叫好。

不是因为老师在。

是不想得罪高深莫测的沈浩。

唐凯瞅瞅台上的陈博睿,瞅瞅沈浩,在他看来,高下立判,沈浩始终波澜不惊,似笑非笑。

这才是男人该有的城府。

唐凯心目中的沈浩,形象又高大了几分。

陈博睿唱完歌下台,毅然走向何媛,刺激不少男女生瞪大眼,屏气凝神,琢磨这家伙想干嘛。

“何媛,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没我,但是,你不结婚,我就不会放弃。”陈博睿深情注视何媛,近乎发誓。

旁观者眼中,这是对沈浩赤裸裸的挑衅。

在座的人,包括老师,翘首观察沈浩的表情变化。

“陈博睿,我非常感谢你以前对我的照顾,不过我爱的人是沈浩,我爱他胜过爱我自己,这辈子非他不嫁!”

话说到这份上,何媛把心一横,当众吻沈浩,吻到气喘吁吁才停,然后倔强面对所有人。

沈浩感动。

爱人如此,夫复何求!

先是以张馨为首的几个女生鼓掌,继而蔓延开来,叫好声掌声此起彼伏。

陈博睿面颊抽了抽,偏执说我会等到最后,转身离去,背影落寞。

两点多,饭局结束,三五结伴的少男少女涌出小宴会厅,聚在饭店一楼大厅,商量下午去哪玩。

有个男生嬉皮笑脸躲心仪女生的粉拳时,不小心踩到别人的脚,被踩的人膀大腰圆,一身酒气,还有五六人随行,看样貌举止,都非善类。

“小王八蛋,你没长眼?”被踩脚的男人甩手一耳光,扇在小男生脸上,响亮耳光震动全场。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男生捂着脸,泪眼巴巴解释,却又换来一脚,被踹倒在地。

魏振国忙喝止对方,几个老师也跟过去理论。

喝高这伙男人哪讲什么道理,一个个撸袖子要大打出手,激起高三一班几十号男生的怒火。

“操,人多就牛逼?”

被踩的粗鲁男人环顾围上来的二三十号男生,掏手机打电话叫人,二十分钟后,五辆工程翻斗卡车堵到饭店门前,从车上跳下近两百号带安全帽手持棍棒的彪悍民工。

大厅里的少男少女和早来一步几个警察全傻眼。

“比人多,老子吓死你们,跪下磕头,

磕到老子心满意足,老子就饶你们这次。”被踩的汉子摇摇晃晃指点数十学生,得意且嚣张。

因有学生报警而赶来的警察叫苦不迭,偷偷求援。

沈浩冷眼旁观,附近派出所已介入,想必无需他挺身而出,这时,又有一串车驶来,有轿车有SUV,多是三十万以上的好车。

十多辆车,下来三十多人。

这些人衣着光鲜,精致名贵的腕表或金链子在明媚阳光照耀中闪闪生辉,有人腋下夹着名牌手包,有人握着昂贵手机,且都透着股彪悍劲儿,堵门的民工跟这些人一比,天壤之别。

这帮人似乎有急事,匆忙往里走,挡路的民工下意识避让,茫然注视一行人进入饭店大堂。

被困大堂的一些少男少女以为先后赶来的两伙人是一丘之貉,提心吊胆,哪曾想被踩的汉子骇然失色。

来人正是王力。

王力只瞥一眼被踩那货,举目四顾,找到沈浩后快步上前,当众跪下,道:“沈少,帮帮我。”

“沈少,帮帮力哥。”

随王力前来的一众老爷们儿全部下跪。

他们个个是跟着王力混出名堂的人物,此时心甘情愿跪沈浩。

沈浩不禁错愕。

人满为患的大堂一时寂静无声。

“起来说话……”沈浩忙去搀扶王力。

“沈少不给个准话,我绝不起来。”王力豁出去了,儿子从关入看守所那刻起就命悬一线,无论如何得争取到这最后一线希望。

“沈少,帮帮忙。”老黑哀求之余砰砰磕头,其他人也争先恐后求沈浩,绝非讨好王力,王力本想自己来,奈何这些兄弟死活要跟着。

仗义每多屠狗辈。

沈浩感慨万千,点头说:“我尽力而为。”

王力虎目含泪,缓缓站直,几十号兄弟跟着起身,察觉到饭店内外的异常状况,纷纷问沈浩怎么回事。

先前被踩的蛮横男人惊慌失措僵立原地,一个大群他惹不起的猛人随着沈浩气势汹汹围观他,他能不慌吗?

“力哥,我,我喝大了,跟这些小兄弟产生点误会。”被踩的男人着急忙慌来到王力面前解释。

“跟我解释没用,跟沈少说去。”王力冷眼盯着凑过来的家伙,依稀记得这货叫葛桂忠,是个包工头,养着不少人,有一年因为抢活儿,得罪老黑,老黑的头马王勇用火枪当街喷倒这货一家三口。

好在那条枪是自制的,威力有限,三口人才保住命,后来托好几层关系找到他,才平了事儿。

几年不见又开始得瑟。

真他妈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沈少,我错了,您高抬贵手。”葛桂忠哭丧着脸瞅沈浩,一个迫使王力下跪的青年,他难以想象多么牛掰,既后悔又忐忑。

“你说咋办?”沈浩问那个挨打的同学。

男生支支吾吾,不知如何是好,就此翻篇,面子上过不去,怕同学讥笑,不依不饶又担心被对方怀恨在心。

沈浩见同学犹豫,问葛桂忠“三万块医药费,有意见没?”

葛桂忠连说没意见,当即让朋友去饭店附近的银行,取出三万块,塞给男生。

衣着朴素的男生拿三叠崭新百元大钞,愣了愣,瞧向沈浩,不知如何是好,沈浩笑着嘱咐把钱收好,男生迟疑几秒,咬着嘴唇点头,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三万块,对他太重要。

他的高考成绩足以进入国内一流大学,然而父亲早亡,母亲一个人辛苦打工赚钱,含辛茹苦养活他和妹妹,哪有多余的钱供他读大学,上军校省钱,可他视力不达标,现在,终于不用愁了。

文章标题: 生气在楼梯用力进入,圆滚肥美的大屁股坐在我身上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6868-0.html
文章标签:肥美  在我身上  楼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