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慢慢舔别着急,被绑教室的性奴校花

时间: 2021-01-12 | 作者:罗玟迪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姜咻低下头,好一会儿,软乎乎的说:“我不认错。”

傅沉寒笑了,那双总是阴鸷沉寂的眼睛里像是霎时间被星光铺满,耀眼的让人不敢直视。

“今天你做的没有错。”傅沉寒道:“只是心软了。”

姜咻看了傅沉寒一眼,又飞快的低下头,小声说:“她们……虽然嘴巴坏,但是也不至于割掉舌头。”

傅沉寒饶有兴致眯起眼睛:“你不怕我了?”

姜咻立刻就抖了一下:“……怕。”

傅沉寒嗤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在盼着我早点死,然后好早点解脱?

姜咻圆乎乎湿漉漉的眼睛睁大了,像是森林里懵懵懂懂的幼鹿:“我没有盼着寒爷早点死……寒爷对我很好。”

她没有撒谎,傅沉寒,这个在外人眼里和恶魔两字划等号的人对她,比姜世源对她,要好太多了。

傅沉寒眸光幽深的看着她水润的唇瓣,那两瓣小小的唇像是挂着露珠的蔷薇花瓣般诱人。

他修长的手指捏着姜咻软嫩的手,道:“既然我对你好,你该叫我什么?”

“……”姜咻脸红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老男人怎么就那么喜欢那么显老的称呼,按理来说,世人不是都希望自己越来

越年轻吗?就像是姜世源,他的护肤品比姜咻还多。

被傅沉寒盯着,姜咻的脸越来越红,嘴唇动了动,就是喊不出来。

傅沉寒意味不明的捏住她两根手指,用了点力气。

姜咻吃疼,秀丽的眉头皱了皱,终于妥协,“叔叔……疼。”

她声音娇滴滴软糯糯的,能听的人骨头发麻,平白立刻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心想难怪爷愿意留着她呢,这小模样小嗓子……确实招人疼。

傅沉寒松开了她的手,道:“推我在园子里走走。”

姜咻赶紧照做。

傅家的宅子很大,花园修的很漂亮,种了很多稀奇的草木,三月里微凉的风吹起姜咻脸颊边碎发,带着清新的草木花香,她眯了眯眼睛,忽然听到傅沉寒问:“今天你父亲找你做什么?”

姜咻顿了顿,莫名的就不想让傅沉寒知道姜家那些龌龊事,好一会儿才说:“就是来看看我。”

傅沉寒冷笑了一声。

姜咻心一提,下一秒手腕就被男人握住,猛然用力,她惊呼了一声,整个人都被拽到了傅沉寒的腿上坐着。

姜咻的脸颊贴在傅沉寒坚硬温热的胸膛上,耳边甚至能听见他的心跳声,头顶是他清浅的呼吸。

男人修长的手指捏住她小小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撒谎?”

姜咻脸颊红透,不敢看傅沉寒的眼睛,纤长的睫毛不停的抖动:“我……我……”

“你什么?”傅沉寒低头,几乎是在她耳边道:“不跟我说实话?”

她白嫩的耳垂像是一颗盈润的珍珠,泛着微微的红,看着就觉十分诱人,或许是察觉到了那有如实质的视线,姜姜咻浑身都细微的发起抖来,就像是一只浑身都写满了防备的小奶猫。

“叔叔……”姜咻小声的说:“我……说实话。”

傅沉寒手指挪开,却没有让姜咻从自己腿上起来,搂着她的腰:“嗯?”

而后他皱了皱眉,这小朋友的腰怎么这么细?好像他一只手就能掐住……她到底是十八岁还是八岁?

姜咻努力去忽视自己现在的处境,垂头丧气的说:“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姜薇,想要去斯罗兰亚学院……爸爸……姜世源今天过来,是想让我来求您帮忙……”

听见她直呼自己父亲的名讳,傅沉寒并不以为怪,至于斯罗兰亚学院的入学名额也是不

值一提的事情,傅沉寒在意的只有最后一句话:“那你怎么没有来求我?”

听着男人浅淡的呼吸声,姜咻缩了缩脖子,手指捏着自己淡绿色的裙角:“因为……因为不想麻烦叔叔。”

傅沉寒用一根手指抬起她的下巴:“那就可以去麻烦傅老太太

?”

姜咻还以为他生气了,毕竟就算传闻中傅沉寒跟傅老太太的关系并不好,但是那毕竟是他亲奶奶啊,于是赶紧解释:“不……不是我,是我阿姨……,她让人去请的老太太……”

傅沉寒其实早就听平白说过这回事了,但是看着她面红耳赤的样子还是忍不住要逗弄她:“然后你就求她了?”

姜咻咬了咬嘴唇,也觉得自己很不要脸,太厚颜无耻了,本来傅家和姜家做的就是银货两讫的买卖,现在姜家借着她从傅家讨好处……姜咻自己都看不下去。

她小小的拉了傅沉寒的衣袖一下,眼巴巴的抬头,看着男人俊美无俦只是有些苍白的脸:“你……你别生气,我可以……还你的……”

傅沉寒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就像是阳光下野兽慢条斯理的看着自己的猎物:“你怎么还我?”

姜咻咬咬牙,终究还是说:“……我,我也许能治好你的病……”

傅沉寒一怔。

他差点忘了这小朋友家里世代从医了。

他手指慢慢的摩挲着姜咻的腰线:“真的?”

姜咻一点儿没发现这个老男人在吃自己豆腐,很认真的仰着小脸说:“我……我也不能确定,要诊脉后才能确定。”

傅沉寒眸光微沉。

要是诊脉后,让这丫头发现他装病怎么办?

“行啊。”男人的声音带着点儿慵懒的笑意,缓缓地手伸了出来,看着姜咻:“你诊。”

姜咻小小声的说:“那、那你放我下来。”

傅沉寒:“让谁放你下来呢?”

姜咻:“……叔叔。”

傅沉寒正人君子的

松了手,姜咻赶紧站起来,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半蹲在傅沉寒面前,细长白嫩的手指搭上了他的脉门。

傅沉寒静静地看着她。

只要她说出一个让他不悦的字,他就送她下地狱。

“……叔叔。”姜咻皱起细长的眉,一张白的透粉的小脸上都是疑惑:“之前给你看诊的医生,是不是学艺不精啊?”

傅沉寒聚集在眼底的杀意倏而散了,“为什么这么说?”


文章标题: 慢慢舔别着急,被绑教室的性奴校花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6864-0.html
文章标签:校花  别着急  教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