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俄罗斯z 小丫鬟把奶尖送到王爷口中oo猪,扒醉酒体育老师的裤裆

时间: 2021-01-12 | 作者:宋老儿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小宝蹲在地上推搡小女孩的脚,盒子都扁了,里头的玩具一定被压坏了,她心疼的眼泪簌簌掉落。

小宝没有哭出声来,她倔强抿着唇,只是抬手用手臂将眼泪抹去。

“捡起来。”

庄霆的嗓音在人群外响起。

小小的庄霆十分良好的继承了庄臣压迫人的气场。

一出现,小朋友们立刻让出一条道给他。

庄霆从那道里,朝小宝走去。

小女孩立刻怂了,她收起脚:“庄霆哥哥,这礼物你根本……”

“别让我重复第二遍。”庄霆轻轻一个眼神,扫向小女孩。

小女孩吓的腿都软了。

她看一眼周围,可刚才帮腔的人立刻侧开头不看她,连母亲也不敢说话。

毕竟大家都知道,得罪庄小公子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小女孩不甘心,但只能蹲下来,将玩具盒捡起来,以手递向庄霆,她委屈的咬咬下唇:“庄霆哥哥。”

庄霆没接,他走过去将小宝从地上拉起,然后用自己的西装衣袖替她擦去脸上的泪痕,语气淡淡吩咐:“擦干净。”

这下,所有人都似乎看到另一个庄臣。

像,实在太像了。

小女孩母亲不愿见女儿受到此等耻辱,忍不住开口:“庄小公子,娇娇她只是想看看别人送什么礼物给你,事情都是误会,没有恶意的。”

“擦干净。”庄霆看也不看女人,只管吩咐。

小女孩生怕给庄霆发火,只好含泪用漂亮的小裙摆擦干净盒子上面的脚印,再递给庄霆。

庄霆一把拿过,他拆开,一直压制的脾气忍不住暴发,他道:“要是飞机坏了,你爸就等着退休!”

“庄小公子!”小女孩母亲大喊!

她是相信庄家有这能力的。

因为庄家不仅仅经商,在政界亦极其有号召力。

“庄霆哥哥!”小女孩哭出来了,要是让她爸爸知道,她一定会被活生生打死的!

小宝觉得小女孩哭的好可怜,好吧,虽然她刚才的行为是很过份。

小宝道:“坏了小宝再给你买一架。”

庄霆看小宝一眼,无奈:“傻小宝。”

有些人不是退步就会换来友好的。

他生活在这个圈子,每天见的最多的就是欺软怕硬,阿谀奉承,见高踩低。

所以他当初第一次见到雪梨和小宝,就特别喜欢她们。

除了她们身上有一种令他很喜欢的亲切感外,重要的一点,是她们会和庄臣平等对话,不会阿谀奉承。

飞机拆开,庄霆装上电池,打开开关……

每个人都屏息等看飞机的表现,因为这廉价的飞机承载的是一个大家庭的前途。

嗡嗡嗡。

飞机上方的螺旋工作,小飞机开始往上飞。

“哇,飞起来了!”小宝高兴,拍着小手掌,她送给大宝的礼物没有坏!

小女孩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小女孩母亲也险些要昏厥。

幸好飞机能飞起来,真是上天保佑。

庄霆试玩几秒,然后将飞机方向一转,直直朝小男孩撞去。

小男孩吓的连连后退,因为脚绊到踩,一屁股摔在草坪上,他用手挡在脸前,惊恐:“别!”

飞机在距离小男孩的脸还剩几厘米时,骤然停下,在空中停止前进。

“贫民窟女孩?”庄霆反问。

“我,我……”小男孩顾不上仪态,刚才庄霆教训小女孩的样子他清楚看在眼里,所以立刻秒怂,认错:“我错了,庄霆,对不起,我错了!”

“管家!”庄霆叫的同时,将遥控手柄递给小宝,让她玩,同时叮嘱:“小宝你小心点,不要伤到自己。”

“……”

众人听了,纷纷无言。

难道不是叮嘱不要伤到别人?

但由此可见,庄霆对这女娃真好,众人也觉得女娃和庄霆越看越像,于是一个胆大的想法在心底浮现。

难道,这女娃是庄臣在外的私生女?

OMG!

看来以后得好好巴结这个女娃才行!

“嗯!”小宝有玩具玩,一脸高兴!

管家应声赶到:“庄小公子,有何吩咐。”

“把这个人送的那颗价值好几千万的蓝宝石,”每个字庄霆都用极度嘲讽的语气说出来,随即话锋一转改为轻描淡写:“碾碎给我洒了。”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你,你……”小男孩受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这颗蓝宝石爸爸是忍痛拿出来让他送给庄小公子以示交好,可他却把事情搞砸,连价值连城的宝石也要被毁。

站在别墅台阶上,把庄霆教训人时一切的过程看在眼里的司雪梨,惊呆了!

大宝小小年纪就有这种魄力,长大还怎么得了?

庄臣唇角微扬,似乎对庄霆的表现很满意。

“你平常怎么教儿子的?”司雪梨真的好想知道。

虽然庄霆是在保护小宝,可模样实在太飞扬跋扈,太嚣张,太不可一世了!

几千万的宝石,说碾碎就碾碎?

庄臣看向她,启唇:“人若犯我,我必还之。”

“……”司雪梨感觉后背有点凉。

所以刚才她再一次拒绝了他说的结婚的提议,她会不会被他“必还之”?

“放心,”庄臣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再次开口:“不管你拒绝我多少次,我都不会生气。”

“……”司雪梨呼吸要停止。

因为庄臣好好说话不行,非要把脑袋靠过来。

近了近了,两人越来越近。

他的呼吸依稀打在她的脸颊上。

司雪梨感觉自己的小心脏都要罢工了!

“我只会越挫越勇。”

庄臣说。

“……”司雪梨身体都要被吓软了。

她向后退一步,拉开与庄臣的距离,只是冲他礼貌的微笑一下,不作回复。

两米左右高的大蛋糕被管家推出来,司雪梨走下台阶,朝小宝走去。

“妈咪!”小宝看见妈咪,把飞机收起来,抱着。

“小宝,你刚才的表现很好哦。”司雪梨看见小宝眼角残留的泪痕,不是不心疼的。

可如果注定她们会和庄家有交集,那经历一下这些,并且磨练一下小宝不卑不亢的性子,也不全是坏事。

好比刚才,小宝的表现她很满意。

不仅记得她说的话,还全程没有表现出自卑。

虽然明明听到别人的礼物比她贵重很多。

得到夸奖的小宝,眼睛笑的眯起来,像道弯弯的小月牙:“谢谢妈咪。”

切蛋糕仪式开始。

司雪梨注意到庄臣一开始是想往她这边走来的,不过半路上被其他家长拦去攀谈,他才没得逞。

司雪梨暗自松气一口。

这男人太瞩目,去到哪都是目光所聚,她才不想和他站一起。

鉴于庄小公子有1型糖尿的事,等蛋糕入口司雪梨才知道,原来蛋糕是经过特制的。

甜味是有,但份量把控的很好,用的应该是木糖醇,甜菊一类来做调味,因为这种甜不会对病情有影响。

司雪梨原开始怕,所以只给小宝一小块。

现在吃出来了,司雪梨蹲下,把自己碟里一大块蛋糕挖到小宝的纸碟里:“小宝,这种蛋糕你可以多吃噢。”

因为身体缘故,小宝需要诸多忌口习惯,她也没多少闲情去特意为她做蛋糕。

难得现在遇上一个能吃的,就多让她吃点吧。

“哇哦!”小宝吃的嘴巴旁边全是蛋糕渍,见纸碟里又多出一大块,更是欣喜若狂。

司雪梨见小宝如此开心,也打从心底露出会心的笑意,然后抽纸巾给小宝擦拭嘴巴。

站在不远处正被众人缠身走不出去的庄臣,视线越过人群放在司雪梨身上。

她说自己生过孩子,不比外面女人出色。

可此刻在他看来,全场没有人一个女人,能比得上她半分。

尤其是,她根本不知道,她在小宝面前的模样,有多美好。

宴会在十一点左右散场。

见人陆续的走了,司雪梨不得不厚着脸皮靠近正在草坪上欢送客人的庄臣。

因为她刚才拿出手机叫车,悲催的发现附近一个接单的人也没有。

“庄先生。”司雪梨挺不好意思的,毕竟来时是他派人去接,现在回去又要喊人送,挺娇气。

“叫我名字。”庄臣纠正她的坏习惯。

司雪梨豁出去了,就喊他名字:“庄臣,附近没车,麻烦你叫司机送我一下。”

庄臣想法得逞,满心欢喜。

从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在一个女人嘴里讲出来,竟会如此动听。

“你还想走?”庄臣面向客人。

虽说他是送客的那一位,但他只是负责面无表情站在草坪上。

反而所有要走的人,都会朝他点头,喊一声庄先生,说一句感谢招待一类的话。

司雪梨觉得,也许大家都不是很想他出来送客吧。

“什么意思?”司雪梨蹙眉,难不成他还要软禁她不成?

毕竟不久前他才再次提要结婚的事,她拒绝了,不难怪司雪梨会想到这一层去。

庄臣无奈。

她怎么一副自己想吃了她的样子?

而且,其他女人求之不得能留下,平常打着看庄霆的名义来家,都想尽办法不走。

不过庄臣可不会让她们得逞。

怎么偏偏这个女人,一副想要回去的样子。

“十一点了,回去至少一点才到。”庄臣耐心跟她解释他的好意:“住一晚,明天我再让司机送你们回去。”

“不行。”司雪梨拒绝。

晚上小宝需要打针的,她得回去。

庄臣没被人拒绝过,她接二连三的他心生不耐:“这儿多的是地,招待你们绰绰有余。”

司雪梨倔强,重复:“我要回去。”

虽然小宝要打针不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可司雪梨就是不愿意把小宝身体不好的事随便说出来。

这是她心中极大的痛。

每说一遍,她心里就难受。

庄臣不回她,自己的好意被无视,那就让她倔。

司雪梨等不到回复,也不求他了:“行,那感谢庄先生今晚的招待。”

她就抱小宝走出去,看外边有没有人愿意捎她一段,没有的话,就走着出去。

她不信还没有她解决不了的事。

庄臣眼一压。

庄先生。

她又叫他庄先生了。

这女人真不长记性!

司雪梨走到小宝身边,小宝正在和大宝玩遥控飞机。

司雪梨知道,早就见遍各大高科技玩具的大宝钟情这个飞机,想让小宝开心。

见大宝如此体贴懂事,司雪梨对他的语气倒好很多:“大宝,我们回家啦,改天我们再见面哦。”

庄霆不舍:“这么晚还要走?住一晚好不好,我想和小宝一起玩,我房间有好多玩具。”

“妈咪……”小宝也不舍,看向妈咪。

司雪梨蹲下,先是回复大宝:“谢谢大宝的好意,不过我们有事,要回去的。”之后看向小宝:“小宝,你忘记要注射能量的事了吗?妈咪没有带出来哦。”

所以要回去打。

在大宝面前她没有刻意隐瞒,因为小孩子不会轻易露出同情眼光。

以前她在其他成人面前说出小宝有病的事,换来的全是同情目光,那滋味实在太不好受。

还有个过份热情的邻居,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第二天竟然在小区敲锣打鼓为小宝募集筹款。

因为她说过想等有钱为小宝装上胰岛素泵,这样就免去每天扎针的痛苦。

这事当时让小宝很不开心,差点发展成自闭,司雪梨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让小宝重新活泼。

所以,她是真的怕了。

庄臣一定不会是那邻居,只是她心里有阴影。

大宝聪明,一下子听出门道,他担心的问:“小宝生病了吗?”

注射能量,就是打针吧。

“嗯。”司雪梨点头:“是和你一样的1型糖尿。”

“!”庄霆震惊。

“哇哦!”小宝惊叹。

俩小朋友并没有因为有病而不开心,反而因为得了同款病而雀跃。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有这病呢?”庄霆不解。

司雪梨回答:“因为上次你去司家参加别人的生日宴会,去和狗狗玩导致过敏发作晕倒,是我救的你呀。”

对了,他们还有一个同款病,都是对狗毛过敏。

不过司雪梨没有刻意提起。

庄霆的小俊俏上,再一出浮起震惊的神色,原来他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餐厅,而是更早之前!

真是缘分啊。

“那你更不用回去了,”庄霆道:“既然是同款,我家一定有能量。就算没有,只要你要,我一定叫人找来。真的,太晚了,留下来好不好?”

最后半段,庄霆露出一点讨好之态。

司雪梨哪抵得住大宝这一轮霸道攻击啊,她点头,妥协了:“好吧。那麻烦大宝了。”

“我带你进屋选房间!”庄霆立刻变身小主人,在经过庄臣的时候,丢他一个胜利的神色。

而司雪梨经过庄臣时,则刻意无视他,把他当作空气,哪怕小宝在自己身边一个劲的叫爹地爹地。

“……”庄臣先是接收到庄霆得意般的暗示,然后再接收到司雪梨对他的无视。

太阳穴簌簌的跳。

可不得不承认,好小子,有前途。

司雪梨被大宝带着走一圈,惊叹庄家真是财力惊人。

在这别人来家里作客都要腾地让客人休息寸土寸金的城市,可庄家却是地方多的让客人随便挑。

司雪梨不想太麻烦大宝:“我随便就好了。”

“那就这间吧。”庄霆指向其中一间。

现在他们身处二楼。

司雪梨记得,这间房的左边是庄霆的,对面是庄臣的书房,那岂不是……

下一秒,主听到庄霆介绍:“最里面那间是庄臣的卧室。”

果然,二楼是他们俩父子休息的地方。

司雪梨摇头:“这是你们的私人区域,不太好,有没有专门招待客人的地方,我去那睡就好了。”

“不行哦,你才不是客人。”庄霆说完,下楼:“我去让管家拿能量过来。”

司雪梨推门进去。

房间布置很简洁大气,但又处处不失品味。

衣柜,大床,梳妆台都有,还有一些画作和花瓶做装饰,鲜花都是很新鲜的玫瑰,像女主人的房间。

女主人。

这三个字,让司雪梨心脏无端端一紧。

快,有佣人拿来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给她。

佣人谨慎:“小宝的睡衣是庄小公子的。但因为先生家里从不留女人过夜,所以睡衣是我的,但请司小姐放心,是我新买的,没穿过,就是质量……”

肯定不比庄小公子的睡衣质量好。

毕竟她可买不起上万一套的奢侈牌睡衣。

司雪梨笑着打断她的不安:“谢谢,不好意思啊,让你破费了。”

她穿过,也不好意思还给人家。

佣人没想到司雪梨这么好说话。

对了,她记得上次司雪梨还凭一己之力叫出困在房间四天的庄小公子。

顿时,佣人对司雪梨印象大好,人也轻松不少。

都是姓司的,可另一个叫司晨的小姐,就一点也不好伺候。

佣人低下头:“我就在楼下,司小姐有需要,请随时吩咐。”

等佣人走后,管家也端来她最需要的胰岛素。

司雪梨拿起看,还是最昂贵的那种进口牌子。

“谢谢。”司雪梨感激。

“不客气,司小姐。只是那为什么不考虑装胰岛素泵,这样可以免除每天扎针的痛苦。”管家问。

小宝早就主动乖乖的撩起衣袖,今天她选择打手臂。

小宝听了管家的话,咯咯笑,一点也不害臊,答的老大声:“因为我家没有钱钱!妈咪说那个好贵!”

“咳咳咳!”司雪梨手一歪,针差点扎到自己。

穷很光荣是么。

司雪梨轻瞪一眼女儿。

管家抿唇笑:“小小姐品行端正,司小姐教的真好。”

不做作,不隐瞒。

司雪梨把针剂注射。

完成这桩事,她心底提起的弦终于缓缓放松。

十一点才散场,她都怕回去太晚过了打针时间怎么办,幸好现在圆满解决。

管家把垃圾收起:“司小姐,小小姐,晚安好梦。”

“管家叔叔好梦!”小宝热情的回。

管家被这一声叫的十分舒心。

好像明白她们为什么能留在庄家过夜,并且还能住在被誉为主人楼的二楼。

因为她们给人的感觉亲切舒适,能同时入庄小公子和庄先生眼睛的人,这世间除了她们,估计也没有别人。

管家离开前十分绅士的朝小宝行了一个礼,右手横在小腹前,左脚尖朝后点地。

小宝站在床上模仿,引得管家笑着退出。

“妈咪带你去洗澡。”司雪梨将小宝抱起,房间里有浴室,很方便。

司雪梨替小宝洗完,她自己也浑身湿透,放小宝出去后,她直接把衣服脱下开始洗。

洗完,司雪梨叫唤:“小宝,帮妈咪拿毛巾过来。”

门外没人应。

“小宝,小宝。”司雪梨又叫。

还是没人应。

去哪了啊,司雪梨狐疑。

司雪梨一手横挡在胸前,然后拉开浴室的门探头出去看,房间空荡荡,哪有小宝的身影,而且房间门大开。

小宝一定是溜出去玩了。

坏小宝,出去也不关门。

应该没人会经过吧,司雪梨吞了吞口水。

不管了,床就在三米开外,跑过去用毛巾裹着自己不出五秒就能完成,想到就做,司雪梨快步冲出去,结果出师不利——

脚上沾水太滑,她成功滑倒,一屁股坐在地上!

“呲!”司雪梨痛的倒吸一口冷气,屁股像被摔开两半一样,痛死她啦!

可惦记敞开的房门,司雪梨没有耽误时间,她立刻撑着站起,但是,右脚扭到了,好痛,一点劲也使不上。

司雪梨急的想哭,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咳。”

门口传来庄臣的轻咳声。

“!!”司雪梨这下不仅屁股裂,就连脑袋也要炸!

他怎么在这!

司雪梨立刻双手抱胸,大嚷:“你别进来!”

庄臣正背靠门口一旁的墙壁上,在想要不要跟她说,其实他不该看的都看到了。

所以他此时进去助她一臂之力,和不进去是没有差的。

他听管家说司雪梨要胰岛素,回想初见时她对1型糖尿了解的模样,便过来询问她是不是有相同病症。

没想到走到门口,就看见她光秃秃的从浴室跑出来。

一览无遗。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

文章标题: 俄罗斯z 小丫鬟把奶尖送到王爷口中oo猪,扒醉酒体育老师的裤裆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6863-0.html
文章标签:裤裆  丫鬟  俄罗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