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皇上在朝上干小公主,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

时间: 2021-01-12 | 作者:梁念丹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从韩越的话中,闻璐知道他这次回来除了照顾爷爷,还收到南城检院的邀请,即将成为一名检察官,在南城常驻了。

闻璐很是羡慕了:“韩越哥,你家的基因也太优秀了吧,伯父够厉害了,你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说着,她朝韩越挑了挑眉:“那不是说,以后我有事可以找韩越哥你帮忙了?”

韩越微微一笑:“行啊,我还怕你有事不找我帮忙。”

“有你这么个大靠山,我巴结着还来不及呢!”闻璐仰头大笑着,还用手肘撞了他一下,“说好了,改天我请你吃饭,你不能拒绝!”

“一定。”

一个饭团下肚,闻璐感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她现在回去也没事,想跟韩越去病房看看韩爷爷。

两人一同去住院部。

刚到了住院部的长廊,闻璐就眼尖地发现不远处的两人,她脸上笑容一滞,因为离得近,隐约能听到他们的讲话。

“行哥,我妈说这段时间麻烦你了,也没什么好感谢,就自己做了些肉肠,让我带给你。”张漫雪说着,将手里的便当袋

递给厉风行。

她脸上带着一抹淡淡地笑,打趣道:“她老人家太久没动手了,深怕做的肉肠不像以前那么合你胃口,还让行哥你吃了后,我要问问你味道怎么样。”

厉风行拧了拧眉,她话说到这份上,他也不好拒绝,接过了便当袋。

张漫雪脸上的笑容更浓了,语调轻快了不少:“我知道你平时工作忙,厉爷爷这边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的。”

厉风行只是嗯了声。

闻璐说不清想避什么,将自己藏韩越背后,心里涩涩的。

他以前工作那么忙,忙的家都不回,也不理她,打多少个电话都不接,现在前女友一回来,就三天两头往医院跑。

四年还比不过一个前女友?

“璐璐,他不是……”韩越已经认出了厉风行,眉眼阴沉,刚想问闻璐知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回头,发现闻璐躲在他后背。

闻璐努力用韩越的背藏自己,生怕那两人看见,揪着他衣服的手在发颤:“韩

越哥你帮帮忙,带我过去好吗?”

韩越低头看了闻璐一眼,他什么也没说,将人揽到怀里,用外套遮住。

厉风行和张漫雪朝着这边走,和韩越越离越近。

张漫雪一直在说着话,厉风行听的漫不经心,无意一瞥,他看到男人似乎揽着一个人从他身边经过。

从穿着看来,似乎是个女人,被男人的西装外套遮着脑袋,看不到面容,只觉得女人很纤瘦,皮肤白的不可思议。

厉风行没在意,大步跨了过去。

只是才走了两步,他脑海突然晃过刚刚看到的那个灰色包包,脚步生生顿住。

那个款式,好像是普拉达的,限量二十个,全国仅仅只有一个。

而那唯一一个,是闻璐过生日时,他送的。

厉风行回身,再看被男人揽着的那抹纤细人影,脸色沉底阴沉下来。

“闻璐。”

男人的声音低低沉沉,夹着些凉意,被韩越裹在外套里的闻璐浑身一颤,她听出他语气不好,似乎在生气。

他们只是分居,看到他跟前女友这么好,还拿人家妈妈做的饭菜,该生气的是她吧,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张漫雪脸上的笑容亦是僵了僵。

要不是厉风行出声,她还看不出那人是闻璐,想不到能在这碰到闻璐。

眼波流转间,张漫雪就想到了什么,唇角一勾,悄悄往厉风行那靠近,装作两人很亲密的样子。

厉风行没注意身边人的小动作,只是见闻璐还躲在那男人怀里,心里无端端不舒服,更沉更重地喊了她一声。

闻璐知道躲不过去了,深呼吸,把头上的外套挪开。

她给了韩越一个眼神,告诉他自己能解决,而这眼神落在厉风行眼里,让厉风行怎么看怎么不舒服,眉目一片阴冷。

回头面对厉风行时,闻璐脸色已经恢复如常,见张漫雪和厉风行挨的亲密,两人仿佛金童玉女,手不觉攥紧。

闻璐喉头有些发烫,好一会才淡淡问:“厉总,什么事?”

她疏离的称呼让厉风行

很不舒服,眉头紧紧皱着,瞥了眼她身边的韩越,低沉地问:“来医院做什么?”

闻璐脸色煞白,身子晃了下,下意识的将手中的报

告单藏在了身后。

她救命的骨髓间接被他和张漫雪拿走,他竟然问他来医院干什么?

现在关心她有用吗?早干什么去了?

厉风行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他不是没瞥见闻璐的小动作,见她脸色这么白,眉头紧皱,上前逼近了一步便要伸向她的身后,手被闻璐轻轻推开了。

“还没介绍吧,这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哥哥,韩越。”闻璐立刻转移了话茬,她想到一个点子,她和厉风行就差那层膜没戳破了,还不如离婚痛快。

她把手放在韩越掌心里,稳住呼吸,冲厉风行微微一笑:“厉总,你之前不是问我为什么想离婚吗?我现在告诉你,因为我喜欢的男人回来了。”

厉风行呼吸猛地一紧,眼神死死盯着闻璐,声音冷到极致。

“是吗?”

男人的眼神很冷,那质问语气,让闻璐觉得他好像在吃醋一样,就好像他心里有她这种错觉。

她压下翻涌的情绪,点了一

下头:“当然了。我是在我们分居后才跟韩越哥在一起,分居相当于离婚,这不算出轨吧?”

“如果厉总觉得不满的话,车子房子我都不要,我住的那套房子你也可以收回去,我只要公司那些股份就够了。”

韩越薄唇微勾。

他很配合闻璐,温润笑着:“没事,我养你。”

“韩越哥真好。”闻璐用脑袋蹭了蹭他的手臂,笑的很开心。

她好似看不到厉风行那阴沉如水的脸色,“厉总,如果你想通了记得通知我,我随时都可以在那份文件上签字,而且很快。”

她一点没想要了解他身边站着的女人是谁,笑盈盈地说完,就拉着韩越转身离开这里,还跟韩越撒娇好饿,等会要去吃东西。

厉风行身体笔直地站那,紧盯着两人离开的背影。

张漫雪连着叫了两声,男人却没任何反应,那脸色简直冷的可怕,气压极低。

她没有再喊了,看了厉风行一眼,心里不安。

张漫雪知道厉风行和闻璐是联姻,一般这样的婚姻,没多少感情,可闻璐跟其他男人在一起时,她明显看到厉风行心里起波动了。

难不成,厉风行真喜欢闻璐?

张漫雪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口袋里的拳头紧紧攥着,小心地开口:“行哥,原来那位小姐就是和你结婚的吗?可是她怎么了……

她的话,让厉风行收回了视线,眉眼依旧阴沉,离开的步伐重重的。

张漫雪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闻璐一直在强撑着,直到她往后瞄了眼,没有看到厉风行后,这才撑不住,扶着墙剧烈咳嗽起来,五脏六腑都在疼。

“璐璐,要不要紧?”韩越见她脸比之前还白,眉头紧锁,就要抱起她去急诊部看看,闻璐拦了下来。

闻璐这一咳,带出不少血在纸巾上。

韩越看出了不对劲,带她去休息椅坐下,神情很严肃:“璐璐,你最好跟我说明白,不然我就带你去急诊做检查,亲自问问医生。”

闻璐知道瞒不下去,苦笑了一声,垂着眼说:“韩越哥,我得了白血病。”

韩越的脸色逐渐转变为错愕。

接下来的一小时里,闻璐把这几年的事情都告诉了韩越,包括她为什么要和厉风行离婚,韩越听到,心疼极了。

韩越阴沉沉地说:“璐璐,那份骨髓是你的,韩越哥会想办法帮你拿回来,你也不用再化疗了。

“拿不回来了。”闻璐摇摇头,“何先生不好惹,你又才到南城检院上任,跟他碰上没好处,而且我听说,何太太已经在做手术了。”

韩越明显不在意,只道:“碰上就碰上,我不多他这个仇人。一份合适的骨髓对白血病患者来说,就是第二条命,怎么着我也要帮你夺回来。”

闻璐心里暖暖的,眼眶更酸涩了,好像一眨眼就有什么掉出来一样,她用手指抹了下眼角,对他笑着:“韩越哥,你说我要喜欢的是你该多好。”

和她一起长大的邻居哥哥都能对她这么好,处处为她着想,厉风行呢?

他们结婚四年,他旧爱一回来,她倒成了过去。

韩越薄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

闻璐拉着他的胳膊,像小时候那样撒娇:“韩越哥,我知道你心疼我,不过我没事的,医生说坚持化疗就行,而且我有让人帮我继续找骨髓,你放心吧。你要在南城常住的,我真不希望你跟何先生那种人结仇,行吗?”

“好。”韩越拗不过她,还是点点头。

那份骨髓,他一定要帮闻璐要回来,他不能去,找别人帮忙也行。

闻璐休息一会后,身体好多了,她惦记许久没见韩爷爷,跟韩越去病房探望,陪着韩爷爷聊了一会,五点半才离开。

闻璐想着今天是化疗日,怕等会不舒服开不了车,是打车来的。

回去时韩越执意要送她,她也就没推辞了。

闻璐看到有行人手里拿着水果,有些馋了,韩越瞥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直接把车开去水果店,每样新鲜的水果都挑了一大盒。

看着店员把水果装满两个大袋子,闻璐哭笑不得:“韩越哥,我就嘴馋,你也不用买这么多吧?”

“只要你有胃口吃点,就不多。”韩越淡淡一笑。

半小时后,车子到了目的地。

于妈正巧在花园给那些花浇水,看到门口停了辆车子,擦擦手就出来迎接:“太太,您回来了?”

“嗯,这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哥哥。”闻璐简短地给于妈介绍了一下韩越。

还没等她动手,韩越就已经将后座的两袋子水果提

出来给于妈,微微弯腰,很有礼貌地说:“麻烦你照顾璐璐了。”

“应该的。”于妈将两袋水果接了过来,进屋时,还回头打量韩越,看他跟闻璐关系挺好的,心里很惊异。

于妈心想:太太跟先生不会真走到尽头了吧?

韩越将一个微信名片推给闻璐,说:“这个朋友做水果生意的,以后你想吃什么水果,直接让他送就行。”

“嗯,谢谢韩越哥。”闻璐没有拒绝,笑着接了,还问韩越忙不忙,要不进屋吃个晚饭,韩越有事,得走了。

闻璐就笑:“行,那你去忙吧,等我身体好点了,就请你吃饭。”

闻璐要进去时,韩越喊住了她。


文章标题: 皇上在朝上干小公主,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6859-0.html
文章标签:木棒  皇上  小公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