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两只大手揉两个乳尖,肚兜下两团饱满雪乳

时间: 2020-11-21 | 作者:赵岚儒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他需要的是年份较高的药材,只有这样,熬制出的灵液效果才好,不过,年份高的药材都非常的珍贵,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根本就买不起。

另外,他想要改善家人的生活,也需要一笔钱。

可现在,他身上已经身无分文了。

“看来,那个计划要提前进行了。”

他来到窗前的木桌旁,上面放着半碗的井水,这是他事先准备好的。

闭目调息片刻后,他睁开了眼睛,同时,伸出左手,修为缓缓运转至左手上,一道灵气出现在掌心内。

接着,他的神色凝重起来,心中低喝一声。

“收!”

手心的灵气便开始慢慢地缩小起来,直至最后,缩小为一滴只有黄豆大小,淡绿色的灵液。

他小心地将这滴灵液打入碗中,满脸期待地观察起来。

淡绿色的灵液很快融解在水中,原本平淡无奇的井水,瞬间变成淡绿色,并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呼,总算成功了,这育灵术也太耗灵气,目前自已的修为,只能凝炼出这么一小点。”

 

这是道生决的一个神通术,叫育灵术。

育灵术凝炼出来的灵液,能促进植物的生长,不过,陆凡并未试过,也不知效果如何。

他从竹篓内拿出一棵细小的灵芝,小心地放进碗中。

这棵灵芝只有小指头大小,看样子是今年才刚长出来的,是他在神农山脉深处的崖壁上采到的,也是竹篓中最珍贵的药草。

观察了片刻,灵芝并没有任何反应。

陆凡便先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刚睁开眼,就看到碗里长出了一棵手掌大小的灵芝。

他立时激动起来:“这……太夸张了,才一晚上就长这么大,看样子,应该有十年的年份,育灵术简直太逆天。”

搓了搓手,他心想,只要手中有足够的药草,那他定能培育出百年年份的药材来,百年年份的药材,在市面上可是有市无价的,这下发财了。

对了,育灵术要绝对保密,否则,定会给他和家人带来灭顶之灾。

“咦!这灵芝的颜色怎么是紫色的?”上前仔细观察了片刻后,他突然一愣。

寻常的灵芝一般是红褐色,可,这棵灵芝竟然是紫色。

他神色一动,满脸不可思议:“难道,这……这是紫云芝

?”

在他所学到的炼药术中,有专门介绍紫云芝。

紫云芝非常罕见,它的药效是普通灵芝的百倍,更重要的是,它蕴含灵气,是一种灵草。

对于修真者来说,最喜欢的就是灵草。

哪怕你不会炼药,也没关系,因为灵草可以直接吞食,就能给修真者提供灵气。

陆凡内心激动,他当即决定,这棵紫云芝不能卖,要留下自已用。

“这棵紫云芝现在只有十年的年份,难道,一滴灵液只能长十年?”

十年的紫云芝,陆凡并不满足,至少得要百年以上的年份才行,那就需要十滴灵液。

沉思片刻后,陆凡拿出一只木桶,盛了些水,将紫云芝移进桶内,再次凝聚出一滴灵液,加了进去。

凝聚一滴灵液,让他体内的灵气消耗一空,打坐了二个小时后,才基本恢复。

可当他准备再次凝聚灵液时,发现不对劲,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再次凝聚出灵液。

“看来,以自已目前的修为,一天只能凝聚一滴灵液,还是实力不够啊。”陆凡无奈地遥了遥头。

心中对提升实力的想法更加迫切了。

吃过早饭后。

跟爹娘打了声招呼,陆凡便背起竹篓匆匆出门了。

紫灵芝不能卖了,他只能再去找些其它的药草回来陪育。

“陆凡?真的是你!”

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从身后传来。

陆凡回头看去。

只见一个长发披肩,身材高挑的女子站在不远处。

她身上穿着一件很潮的V领T恤衫,下身是修身牛仔裤,紧绷着两条修长的美腿,整个人都散发着青春活力。

“怎么,不认识我了?听村里人说,你回来了,还想去看看你的,没想到在这碰上了。”

女子走近跟前,说道。

“是你,江海霞!你不是在江州大学上学吗?”

江海霞是陆凡的同学,两人不但是同村,而且,当年还一起考上县一中。

“我今年大三了,现在在我爹的单位里实习。这次是回来看我爷爷。”江海霞说。

“大三了?”陆凡喃喃着。

是啊,他离开校园已经五年多了。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五年了,你爹应该替你找好工作了吧?”陆凡问。

“嗯,我爹说,他单位正好有一个内招指标,让我一毕业就正式到他那上班。”江海霞答道。

陆凡脸色平静地点了点。

江海霞他爹在县政府工作,在他看来,以对方的家庭条件,进政府单位,并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时间不早了,自已还要上山采药,便说:“我要上山采药了,回头再联系。”

陆凡的态度让江海霞有些意外。

她也算是位小美女,每次回村里,大家都喜欢围

着她,跟她说话,而且,当村里人听说她要进政府单位工作时,脸上都露出非常羡慕的表情,都争着想跟她套近乎。

而眼前这位,跟自已还没说上两句话,就想离开,这让她心里有些生气,便开口说:“你只是一个兽医,哪用得上许多草药?”

“是这样的,最近,我又学了些中医,现在也兼职中医。”陆凡本想离开,听到她还有话说,只好又停了下来。

“中医?”

江海霞一愣,心想,这附近村子里并没有什么专业的中医啊,随即,她想到陆凡有个远房亲戚是个半吊子的郎中,心中当即肯定,对方的医术定是跟他那亲戚学的,便笑着说:“那些赤脚郎中,哪能算得上是中医,你若是对中医感兴趣,应该到中医学院里,进行系统的学习。”

她不待陆凡回答,又说:“其实,以你的实力,若能再回到学校复读,日后,定能考上一所很好的大学,你若是有这个想法,我可以让我爹帮你问问?”

“没考虑。”陆凡当即拒绝了。

复读?若是在三年前,陆凡或许会考虑,可如今,他根本想都不会去想。

至从他修习了“道生决”后,整个人的见识与心境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他所追求的目标是普通人所无法想象得到。

至于俗世间的名与利,他根本不在乎。

看着时间不早了,陆凡摆了摆手,便转身离开了。

“你……。”

江海霞气得跺了跺脚。

当年她是班里的班长,而陆凡是全年段学习成绩最好的,所以,她经常会向陆凡请教学习上的问题,久而久之,她心中便对陆凡产生了一种朦胧的好感,后来她才知道,这种好感叫初恋。

当陆凡被学校开除后,她回到家中还哭了几个晚上。

如今,她即将成为政府工作人员,而对方却成了农民,两人的差距越来越大了,再也不可能走到一起。

她心想,回头还是让爹给他在县里头找份工作,最近,县里头搞了一大片工业区,好多工厂都在招工,到工厂里打工,总比在农村里瞎混强吧,这也算是自已帮他最后一次了。

经过大半天的努力,陆凡终于又找到了几棵较为珍贵的药草,除此之外,其他普通的药草,他也采了许多。

这些普通的药草,是他今后替人治病用的,毕竟,替人治病也能赚上一些钱。

陆凡背着一竹篓的药草,心情不错地下山了。

“啊!”

刚到山脚下,旁边的草丛内,突然,传出一道尖叫声。

紧接着,一个提着裤子的身影从草丛内窜出来。

“江海霞,你在这干啥?”

陆凡话刚问出口,就有些后悔了,因为,他已看到对方提着裤子,腰间露出一圈雪白。

江海霞顿时大窘,脸颊绯红,急忙将裤子穿好。

都怪她那位远房表哥,不知从哪得到消息,听说自已独自回村,他便急忙驱车赶来,一见面就跟苍蝇似围着自已,眼中流露出的淫秽之色,让她感到非常恶心。

乘着对方不注意,她偷偷溜了出来,刚走到这,便有些内急,农村里又没公厕,只好就地解决。

可是,刚蹲下没多久,屁股上就传来一阵毛茸茸的感觉,让她一下子尖叫起来。

她正想开口,却发现陆凡朝她作了个禁声的手势。

接着,他又慢慢地走到那片草丛内,蹲了下来,眼神专注地盯着地上某处。

那不是自已刚才小解的地方吗,陆凡什么时候有了这种嗜好?江海霞脸上又红了起来。

正想上前拉开他,却发现对方竟然从竹篓中拿出一把小铲子,在地上卖力地挖了起来。

江海霞眉头一皱,难道,当年学校所发生的那件事,真是他干的?

想到这,她内心中升起了一种厌恶之感,准备转

身离开。

这时,陆凡终于站起身,两手捧着一个脸盆般大的东西,走了过来。

“这……这是蜂巢?”江海霞脚步一顿,两眼瞪得老大。

原来,他是在挖蜂巢,心中大大地松了口气,可这蜂巢也太大了,上面飞舞着一些黑色的蜜蜂,个头竟然有拇指大。

陆凡小心地将蜂巢放在地上,涂满青色草药汁的双手,小心地驱赶着其中的蜜蜂。

“是的,这是鬼脸蜂,它的毒性很强,不过,它的蜂蜜可是好东西。”陆凡笑着说。

鬼脸蜂的蜂蜜不但营养丰富,而且,还含有少量的灵气,是炼制丹药的奇佳材料。

若能加入到自已所要熬制的简化版配方中,那效果定能提升好几倍。

“它真的很毒吗?”江海霞紧张地问。

“很毒。它的毒性,在蜜蜂这个种群中可以排至前三。”陆凡肯定地道:“它的蜂毒具有很强的麻醉效果,刚被蛰时,完全感觉不到,几分钟后,当人感到剧痛时,蜂毒已经侵入到神经血管内,被蛰的部位迅速肿大,呼吸困难,最后,会大小便失禁,呼吸衰竭而亡……。”

“咦!江海霞,你怎么了?”陆凡还未说完,却发现对方脸色煞白,额头上冷汗直流。

“我……我被蛰了。”

江海霞一个不稳,瘫倒下来。

“怎么不早说?被蛰到哪了?”陆凡急忙扶住她,问。

“屁……屁股。”江海霞疼得全身颤抖,冷汗直流。

陆凡一愣,这部位有些尴尬啊,不过,时间紧迫,他也顾不上许多,便说:“这毒我能治,要不,我帮你看看?”

此时,江海霞疼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只能用哀求的眼神望着他,连连点头。

陆凡急忙抱起她,走进一旁的树林内,将她翻倒在地上,轻轻脱下裤子。

浑圆的两瓣顿时显露出来,不过,此时这两瓣的比例完全失调了,左边的一半,红肿地高高突起。

陆凡抽出银针,在红肿部位的边上连扎几下,封闭住穴道,阻止毒素蔓延。

之后,才将伤口内的毒针拔出,又从竹篓内挑了几株药草,嚼烂后,均匀地敷在伤口处。

一阵清凉的感觉传来,让江海霞缓了过来:“陆凡,我不会死吧?”

“放心,已经处理好了,一个小时后,毒素就能化解干净。”陆凡说道:“这种蜂毒很麻烦,若是没有彻底清理干净,日后,你脸上便会起红疙瘩,那可就毁容了。”

江海霞吓得急忙哀求地说:“陆凡,你……你再帮我检查检查,千万要处理干净啊!”

此时,她早已忘记,自已先前还讽刺对方是半吊子的医术。

“放心吧,幸好你遇见我,否则,可就麻烦了。”陆凡说。

敷好药后,

陆凡又将她裤子小心地穿了回去。

江海霞这才想到,自已的屁股被对方看光了,一张脸瞬间变得鲜红欲滴,想要离开,可身上却一点力气也没有,只好乖乖地趴在地上,不敢再看对方。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陆凡也有些不好意思,便说:“那个,你先躺着,我出去处理一下蜂巢。”

“嗯!”蚊子似的声音响起。

出了树林,陆凡又开始清理蜂巢。

“幸好蜂王还在。”

他从蜂巢内取出一只体形硕大的鬼脸蜂。

在之前,他就想要试着收养这些鬼脸蜂。

若能成功,那他不但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蜂蜜,还能得到一群忠诚的卫士。

小心地收起蜂王后,又将蜂蜜及蜂王浆清理干净,放好。

这时,江海霞一瘸一捌地从树林中,慢慢走出来。

陆凡急忙上前扶住她:“怎么样?还疼吗?”

“好多了,谢谢你,没想到你的医术还挺高明的,先前的事,对不起了。”江海霞红着脸轻声说。

陆凡摆了摆手,说:“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嗯。”江海霞低头应道。

“你是什么人?对海霞做了什么?”

一道刺耳的声音,突然从前方传来。

陆凡眉头一皱。

只见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穿着西装皮鞋的胖子,从前方快步走来。

他镜片后面的小眼珠子,带着慑人的寒芒,瞪着陆凡。

江海霞一见到那人,便急忙松开陆凡的胳膊,说:“表哥,你别瞎说,这是我的同学陆凡,刚才我被蜜蜂蛰伤了,是他救了我。”

闻言,眼镜男急忙上前,再也不看陆凡一眼,一对小眼珠子直直地盯着她那丰挺的胸部,说:“伤到哪了,要不我帮你揉揉。”

同时,伸出双手,想到搂抱江海霞。

“不用劳烦你了,我现在已经好了。”江海霞急忙躲开,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厌恶之感,同时,她转身对陆凡说:“谢谢你,陆凡,我先回去了。”

说完后,转身便先走了。

望着江海霞远去的背影,眼镜男眼中闪过一缕阴冷之色。

之后,他用眼角瞟了陆凡一眼,不屑地说:“小农民,你给本少听好了,以后离江海霞远点,若再让我发现你跟她走在一起,可别怪我打断你的狗腿……咯!”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脖子一紧,一只犹如铁钳般的手,死死地卡在上面。

紧接着,一双凶兽般的眼瞳出现跟前。

“四眼狗,你给我听好了,下次若再让我见到你,那可别怪我掐断你的脖子。”

陆凡手一甩,眼镜男便横飞了出去,摔倒在路旁的水沟里。

原本他并不想搭理这个胖子,可没想到,对方竟然还威胁自已,陆凡便不再跟他客气了。

“咳……咳!”

呛了几口泥水后,眼镜男终于爬了上来,浑身上下布满了泥浆水。

阴郁的眼神狠狠地看了一眼早已走远的陆凡,这才狼狈地走回村去。

第二天一早。

陆凡顺利地凝聚出一滴灵液。

这次,他并没有将这灵液倒入紫云芝的木桶内,而是,滴入到新准备的脸盆里。

脸盆内的井水瞬间变成淡绿色,散发出淡淡的灵气。

这盆灵液井水,他打算用来培育昨日刚采到的那些药材,当然,年份并不用太高,只需培育到十年左右,应该就能卖上一些钱。

突然,他内心一动,这灵液不知对动物有没效果?

想到这,他便将桌上的一只小木箱打开,里面露出一大堆拇指大小的野蜂,这便是他昨日收拢到的鬼脸蜂。

他装了小半碗的灵液井水,小心地放进木箱内。

没多久,蜂群就骚动起来。

一只体型明显要大过其它蜜蜂的蜂王爬了出来,它径直爬到碗边,一头扎了进去,直接“咕……咕咕”地喝起灵液井水。

一大半的灵液井水,瞬间就被它喝进肚中,它的体型也跟着变大了一圈,之后,圆滚滚地趴在一旁不动了。

陆凡吓

了一跳,连忙动用灵眼观察了一番后,才松了口气,原来这家伙吃饱喝足睡觉了。

收拾好木箱,陆凡将灵液井水端到屋外。

“小凡子,这些山里头的药草,能种活吗?”

屋外,陆大明、何桂芝及陆芸三人,正在翻着一块菜地。

昨天,陆凡就跟她们说了,想在自家菜地种些药草。

听说这些药草能卖钱,家人们都非常支持。

这不,一大早,她们就开始忙活起来。

“爹,你们放心,只要浇上这盆里的水,就保管它们能活,而且,还比原来长得更好。”陆凡说。

看着盆里那些淡绿色的井水,陆大明内心有些疑惑,但他还是选择相信自已的儿子,仔细地整出了一小块菜畦。

四人一起将陆凡挑选出的十几株药草种了上去。

之后便开始浇灌灵液井水。

由于灵液井水不多,陆凡只在其中五棵较为珍贵的药草上,浇灌了足够的灵液井水。

其它的药草,只是浇灌了盆内再次稀释后的井水。

一夜无话。

隔天一早,一阵惊呼声将陆凡惊醒。

他急忙走到屋外。

陆大明、何桂芝及陆芸三人正目瞪口呆地站在菜畦边上。

陆凡上前一看,也是一愣。

只见,菜畦上长着十几棵大白菜似的深绿色植物,空气中还飘着一股沁人心神的植物清香。

特别是前边的五棵药草,体型比大白菜还要大上一圈,肥厚的叶子绿油油的,看的人都忍不住想要吃上一口。

要知道,昨日她们种下的药草,只有小指头大,牙签似得的根径,没想到,一夜之间,竟然大了几十倍。

“这五棵应该有二十年的年份了,其它的也有十年左右的年份。”

陆凡心中大为惊讶,他原本只想培育十年左右的药草,没想到,这些普通的药草,用上灵液后,效果竟然翻倍了。

“小凡子,这……这些真是我们昨日种的药草?”

陆大明满脸不可思议地问。

“是的,爹,你们别害怕,这些都是那绿色井水的功劳。”陆凡说。

“那水也太神奇了。”何桂芝说。

“哥,那些水该不会是神仙水吧?”陆芸说。

陆凡笑了笑,说:“哪有什么神仙水,那些水是我自已配制的,是跟当年那位高人学的。”

“难怪了。”陆大明恍然大悟,想了想后,又跟众人说:“这件事,大家一定要保密,若是让别人知道了,定会给凡子带来麻烦。”

陆凡急忙称是,心想,还是爹考虑的周到。

之后,一家人小心地将药草都拔了出来,装在一个大号的化肥编织袋里。

吃过早饭,陆凡背着编织袋便出门了。

他准备到县城将药草卖了,顺便再

将配制简化版凝气丹的另外两种药草买回来。

路上,他搭乘上了一辆正好去县城的拖拉机,顺利地到了城里。

西河县是一座小县城,经济并不发达,四周的楼房都已有几十年的历史了,街上车流量也不多,不过,对于陆凡这个从小山村里出来的人来说,这里已经算是大地方了。

“五年过去了,这里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当年,陆凡就是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县一中,只可惜中途被迫退学了。

在他印象中,县里有一家很大的药材公司,叫赵氏药材有限公司。

那家公司的位置他还记得,就在县城的最中心。

辨明了方向后,他便直接朝那个地方走去。

不多时,他来到了县城的中心,一幢全县最高的大楼前。

刚来到楼前,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药材味。

抬头望去,只见大楼底层的门户上方,挂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牌匾,上面用草书写着“赵氏药材”。

站在门外,就可以看到里面一排排整齐的深色药柜。

这些药柜都是清一色的紫檀木制成,古香古色,高档奢华。

药柜上面密布着一个个大小如一的抽屉盒子,上面贴着对应的药材名称,这些抽屉盒子数量极多,让人眼花缭乱。

陆凡背着编织袋走进门去。

“咦!这难道是……?”


文章标题: 两只大手揉两个乳尖,肚兜下两团饱满雪乳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4630-0.html
文章标签:肚兜  两只  大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