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有没有想睡儿子的

时间: 2020-10-18 | 作者:宋礼修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昨晚睡觉就有些耳鸣,隐隐作痛,要不是有镇静剂真的无法睡觉。

一大早就像过来找徐振东,但是徐振东让他下午过来,既然是病人,那就要听医生的话,下午摸着时间点过来的。

这不刚刚赶到就看到了很多记者围在应天医院的门口抗议,有些好奇

,问了一下,各种说法都有,也有不少人前来围观。

当他听到其中的一条是因为徐振东并没有真学实才却要装清高的消息,顿时有些兴趣了,因为他看到了徐振东跟着华院长一起走向人群中去。

“大家安静一下。”华院长的话语还是很有份量的,喧哗的众人一下子就停下来,记者想要涌过来,却被保安紧紧的拦截,“让记者进来。”

“院长,这……”王振国也出来了,听到院长这个决定有些吃惊,这种事尽量的封杀记者报道才对啊,让记者进来这不是坏事吗?

“没事,我自有安排!”华院长轻轻一摆手,保安马上让记者进来了,记者很匆忙的跑到院长的面前。

“华院长,这里的病人反应你们医院的医生不给他们看病,这是怎么回事啊?你能说明一下吗?”一个女记者问道。

“这是莫须有的事情,我们医院向来以医者仁心著称,在应天市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应天医院的医生很有医德的。”华院长假装有些生气的说着。

“那请问你们这里中医科是不是有个叫徐振东的医生啊?据说就是这位医生自命清高不愿意给农民工看病!”

“我就是徐振东!”徐振东当下大声说着、

这话一出口,记者就转移过来,七八个话筒放在徐振东的嘴边。

“徐振东先生,你是中医吗?你确定你是中医科的医生吗?我听说中医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你看起来如此年轻,估计还是学生吧?”

“我刚刚毕业来应天医院实习。”徐振东大声说着。

“刚刚有人说是你拒绝给病人看病,这是真的吗?”

这时,华院长挪过来一步,把徐振东保护在后面,看着记者说道:“我不知道你这是听谁说的,徐医生虽然是我们这里的实习医生,但是也是有自己的本事的,医德更是没得说。谣言止于智者,我希望大家不要相信有心人的谎言。”

“华院长,你说徐医生有本事?可是一般刚刚从学校出来的学生都是菜鸟,你能让他证明一下自己吗?”

华院长看向徐振东一眼,徐振东点了点头,华院长再次看向记者,说道:“今天你们在这里,我们正好可以证明一下徐医生的医德是高尚的,他能进来我们应天医院也是有一定本事的,现在我们按照挂号的前后来,我们今天就在这里进行就诊。”

“院长,这……”江主任有些着急了,急忙小跑过来校长的耳边小声说道:“院长,你真的打算让徐振东上啊?他只是个实习生而已。”

“大家的要求也不高,我们主要是表明我们的态度。”华院长说着,嘴角笑笑,他知道徐振东的医术如何,连杨少的那种死亡率如此之高的隐形蛇王毒突发综合症都能治好,这里的人的小病都是小事一桩。

“去搬桌子过来,我们今天就在这大厅里就诊,王医生,你也在这里一起就诊吧,给大家表明我们应天医院的态度。”

很快就有人搬来桌子,推来医用物品,这一下子,记者们不闹了,闹事的人有些懵逼了,相互对视,不知所措,他们很多人都是没有病的,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

于是有人想要转头溜了。

“一个都不准走,既然来了就会帮你们看病的。”

华院长的态度很明确,你们来看病,我们就看,就算没病也会看,而且今天华院长亲自就诊。

华院长已经多年没有动手,今曰一出手,值得期待。

保镖已经拦住门口,一个都走不出去。

徐振东看到了柳欢瑞的一脸懵逼,没想到这个院长直接就把这事给解决了。

这个医院很多医生,要给他们这些没病的人看病,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而自己本来叫来这些记者就是为了破坏应天医院的名声的,但是被华院长这么一搞,无疑就是给他们应天医院增强声誉的。

“有了!”

突然,柳欢瑞机灵一动,看向徐振东就诊的位置,直步走过去。

“我们要徐医生给我们看病。”

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声,后面的人也跟着喊起来了。

“要徐医生给我们看病!”

“要徐医生给我们看病!”

看到众人声音越来越起劲,这件事越发看出来是有人在其中暗中作梗了。

王振国看到这一种情况,嘴角一勾,“呵呵,我还没收拾你,你现在就已经惹上麻烦了。”

当下,走到华院长面前,说道:“院长,我那还有病人突然发生意外,我得赶过去看看。”

“好吧!”华院长无奈说着。

不多时,其他的人也纷纷过来说自己有事,纷纷离开。

华院长的眼神微微眯起来,看出来其中的猫腻,离开的人都是西医人员,必然是因为王振国的原因了。

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既然你们想要我给你们看病,那行!”徐振东站起来,看着这几十号人,说道:“你们按照挂号前来我的诊室,有她带你们一个个进来就诊。”

说着,徐振东转身走向自己的诊室。

而那十几号人就跟过来了。

“徐振东,你行不行?哎,我进去跟你一起吧!”江主任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件事处理不好,对于他们中医科来说是件大事。

“江主任,我们一起进去,但是不能动手,就让徐医生一人来就行了。”华院长说着,带头走进诊室。

诊室很简陋,徐振东坐在椅子上。

“带进来!”

苏以珂带着一个人进来,精壮的男子有些脏兮兮,但是精神非常饱满,看了看他的情况,认真的把脉。

“你还单身吧?”徐振东问道。

男子愣了一下,粗狂的声音很不

客气的说道:“你什么意思?我是来看病的,你问我私事干嘛?你不会是……”

说到最后,男子双手捂住胸口,眼神有些像是看到了很恶心的东西一样的看着徐振东。

“想什么呢?”徐振东一下子无语了,说道:“我问你单身是因为我从你的脉络中得知你打手 枪的频率有些多,你的肾功能不正常,最

好节制一些,不然到中年很可能就不举了。”

“你……你……你……胡说,我没有,我才没有打枪。”男子极力争辩,粗狂的脸颊通红,想要站起来打人。

“那我再告诉你另外一件事,你的左腿在三年前有过粉碎性骨折,现在里面还

有钢板没有取出来,而我可以帮你完全接上,让你跟正常人无两样。”

站起来想要打人的男子愣住了,抬起来

的手停住了,有些激动的看着徐振东。

“真的吗?你真的可以帮我完全接回来,让我像以前一样吗?”

“要想帮你矫正你的筋骨,需要动手术,而现在你也看到了,很多人等着我呢,你明天再过来找我。”徐振东说着,很自然,拿起笔,写了一个药方给他。

“这是给你的,你应该找个女朋友,而不是用手,对身体不好,拿去抓药吧,好好注意身体,克制一些。”

“是,是,是,对不起徐医生,没想到你一看就能看出来,那我明天再过来找你,”

男子开心的出去了。后面的

人看到那人进去不应该在里面闹的吗?怎么是笑着出来的,这不符合委托人的安排啊。

“下一个!”

苏以珂带着下一个人进去了。

“你怎么回事啊?”柳欢瑞抓住第一个男子,瞪着眼问道:“我不是说要在里面闹起来吗?你拿了我的钱,不按照我的话去做?”

“哼,徐医生是好人,你的钱我还给你。”男子从口袋里拿出几百块钱向他甩去。然后拂袖而去。

这一幕被记者看到了,马上过来采访那人,那人却也不多说,直接去抓药就离开了,没有跟记者多说话。

而里面的徐振东给病人号脉,说道:“你的问题很严重,你是不是经常才粉尘很严重的地方生活,你的肺部已经出现很多处郁结,再这样下去会演变成为肺癌。”

“啊?不会吧?我还要工作呢!”这人是个女人,中年妇女惊愕的看着徐振东,“你只是个实习医生,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别骗我,我可是要养家的。”

“我骗你干嘛,你是不是最近这段时间经常喉咙有痰,但却一直咳不出来,强硬咳嗽的话会出现咳出血的状况。”

“还有站久的话会感觉肺部有些呼吸不上,你的膝盖有一处伤痕,刚不久的吧,应该是因为呼吸不上才会引起眼前一片抹黑而摔倒的吧?”

徐振东很有条理性的慢慢说出来,丝毫不着急。

中年妇女吃惊的看着徐振东,本来都想要进来就闹得凶一点,那人就会给多几百块钱,没想到这位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医生说的全都正确。

她本来是在一个陶瓷厂工作,这里面粉尘很多,虽然平时工作会到口罩,但也会吸进去一些粉尘的,而膝盖处的伤正如医生所说造成的。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因为我是医生!”徐振东说着。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我不能丢丢这份工作,我有两个孩子正在上大学,需要钱,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中年妇女突然嚎啕大哭起来,紧紧的抓住徐振东的双手。

“阿姨,你别急,我可以帮你把目前的病情完全化解,但是如果你以后还是处在处在这样的工作环境的话也会重新生病的。我建议你还是换一份工作吧。”

“我尽量,我尽量,但是我目前的病,你能不能帮我治好啊?”

“可以的,你背对我,我现在就给你施针!”

在一边看着的江主任和苏以珂三人都已经惊呆了,徐振东的表现出出乎他们的意料,如果说第一个是巧合,那么第二个就是实力了。

“振东,让江主任看看她的情况,可以吗?”华院长虽然是相信徐振东的,但是这一切太让人有些震惊了。

“可以。”

华院长不是中医,只能请江主任出马,江主任能当上主任,自然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江主任震惊的看着徐振东,当下给这妇女号脉,脸上的表情更加震惊了。

他只能隐约的发现这个妇女的肺部出现一些堵塞,并没有徐振东说的那么清晰。

这时,有人敲门,苏以珂前去开门。

“这是她的B超图。”

苏以珂拿进来,递给院长,院长的目光焦聚在她的肺部,果然出现问题了,正如徐振东所说的出现了好几处郁结。

“竟然紧紧靠号脉就知道肺部出现郁结了,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江主任一声惆怅,之前还一直看不起徐振东的关系户,没想到是有真才实学的。

“有把握吗?”华院长问道。

“十层把握。”徐振东自信的说着,对于拥有神农传承的他来说,这是一件很小的病情。

随手一抖,银针袋铺展开来,这是自己的银针,用起来习惯,而且经过自己的几次真气洗礼,已经不是平时见到的那种银针。

当下,徐振东的双手行云流水般的不断在妇女背部施针,因为是盲针,徐振东也是出了很多汗。

体内运转真气,《撼天经》的运转非常重要,好在有《撼天经》的铺助,不然真的难以一次治疗完成整个过程。

十分钟之后,徐振东取出银针,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

“好了,我给你开个方子,你按照这个方子去抓药,一周之后就彻底根治。”

徐振东说着,写好药方给她。

妇女站起来,深呼气,走了几步,蹲下,站起来,蹲下,站起来。

“我真的好了,真的好了,没有眼前一黑的感觉了,没有无力感了,真的好了。”

妇女激动的蹦蹦跳跳的出去了,非常开心。

华院长和江主任等人会心一笑,治好一个病人等于救了一条命,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开心的事了。

接下来,徐振东一一的给这些人看病,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疾病,一一指出来,这些人也都震惊于徐振东的医术。

结果一个人都没有在这里闹起来,出去之后还兴高采烈的跟记者夸奖徐振东的医术,搞的记者都想进来看看,但是华院长让他们挂号,按照顺序来,记者也纷纷过去挂号试试了。

而柳欢瑞看到眼前的情况对自己越来越不利,想要溜走了,趁着记者挂号,跟随刚刚出来的病人溜了。

看到最后,已经三个小时过去了。

“等等,还有一个人呢?”徐振东有些奇怪,因为柳欢瑞没有进来。

“没有了,刚刚那个已经是最后一个了。”苏以珂说着走到门口再看了看,之前闹事的那些人都已经没有了,都兴高采烈的离开。

“就是第一个嚷嚷着来找我看病的那人。”徐振东说着。

“咦……在那里,他跑了,跑出去了!”苏以珂指着门口正在出门的柳欢瑞说着。

话没说完,柳欢瑞已经消失在医院里了。

“还有我呢!”

突然,门口被推开,武小白走进来,嘴角笑呵呵的看着。

他看到了之前每一个进来这个诊室的人都兴高采烈的出去了,只能说明徐振东的医术解决了那些人的麻烦。


文章标题: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有没有想睡儿子的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2058-0.html
文章标签:同桌  想睡  儿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