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我把美女日出了白将,有没有想睡儿子的

时间: 2020-10-17 | 作者:林臻如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杨晋远很是好奇,这修行界到底是什么?华国只有武道界,还从未听过什么修行界,而且这

修行界限太广泛了,古泰拳,空手道,柔术,古菲律宾拳等等只要是武术都算是修行功法的一种。

“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很是偏远!”洪峰没法解释这个事情,所以只能敷衍盖过!

“原来如此!”

杨晋远也没强求,只是有些失落道:“哎!杨某活了八十余载,当年的战友和同门也相续撒手人寰,我虽然习武几十年,但最近这十年毫无进展,相反内力还逐渐萎缩,我们习武之人之所以能长寿,就是靠这外炼筋骨和内炼丹田,我本事内炼武者,现在内力大不如前,恐怕也时日无多了!”

 

话说完,杨晋远不甘心的闭上眼睛,整个人苍老了很多,看起来用不了多久就得驾鹤西游了。

“爷爷,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您就能恢复内力!”杨冰丹赶紧上前挽住杨老的胳膊,她咬着红唇,眼泪似乎还在眼眶里打转,并且还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洪峰。

“傻孩子,哪有那么容易啊,爷爷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杨晋远有自知之明,要是能突破早就突破了,现在内力是一天不如一天,他感觉自己的器官正在一点点衰竭,距离真气耗尽也为时不远了。

“要是想恢复真气,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洪峰仔细扫了杨晋远几眼,大致就把问题给看出来了。

“哦?洪先生可有恢复真气提升内力的法门?”

杨晋远眼前一亮,仿佛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只要能恢复内力,再多活个十年八年都不是问题,这人越老就越怕死啊。

杨冰丹也有些心急,赶紧解释道:“我爷爷是十年前修炼了八极拳的内修法门,原本内力提升了不少,可一年后不知为何,内力真气急速下降,现在更是消耗的厉害,很多武道高手都爱莫能助,不知洪先生有没有办法,能否帮帮爷爷?”

“八极拳?”

洪峰伸手按住了杨晋远的手腕,感觉到他体内有两股不同的真气在相互冲撞,这两股真气一股应该是杨晋远自身的,而另一股则是他后来修习的。

很明显,这两股真气融合不到一起,所以产生了相互排斥。真气不能为己用,无法控制自然就会反噬,杨晋远这是勉强镇压住了,才能拖到现在,要不然他早就经脉断裂而死了。

“你体内有两股真气相互排次,这跟你后来修习八极拳的功法有绝对的原因,现在只要把这部分真气清除,你就能彻底恢复。”洪峰并不懂武者的真气和内力,但他却能感觉到真气的流动。

杨晋远眼前一亮,不停的点头道:“不愧是一代宗师啊,我听几位武道高手也起说过,老朽身体内的真气紊乱,相互冲撞!我本是内炼武者,但八极门却注重外炼武道,我一时心急为了突破就修习

了这外炼法门。唉!还以为是找到上乘功法了呢,没想到却落得如此下场!”

一般武者分为内炼和外炼,内外兼修的武者极少,每一个大成者都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修炼,普通人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只有那些天赋极高的武者才

能内外

兼修,同时还要能化解内外真气所带来的困扰!

“洪先生,那您有什么办法吗?您放心,只要您能帮我爷爷恢复真气,什么要求我们都答应。说句狂妄一点的话,我们杨家在整个省南还是有几分薄面的,日后洪先生有什么需求,我们杨家自当尽力相助!”杨冰丹一双凤眼看着洪峰,咬着嘴唇正色道。

洪峰沉思片刻,正了正帽檐道:“既然咱们相识一场,就算是有这个缘分,清除杨老体内的异真气到不是什么难事,待我回去准备一下,两天后你们上门来取便是!”

“真的吗?那就太谢谢洪先生了。”

杨冰丹高兴的差点跳起来,这个美艳的女孩不免用暧昧的目光多看了洪峰几眼。

“那就有劳洪先生了,这份恩情,老朽记住了!”

杨晋远内心波澜起伏,但他毕竟习武多年,还不至于把欢喜表露在外,他本想安排司机送洪峰回去,但却被洪峰婉言谢绝了。

洪峰和杨老相互交换了电话和地址,并告诉杨老准备完毕后自然会通知他来取药。

等洪峰离去后,周强胜脸色难堪道:“老爷子,这个年轻人真有办法能清除你体内的异真气吗?”

杨晋远微微摇头:“我也不清楚,现在…咱们只能等待了!”

他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但有一丝希望总比没有强,这个年轻人所咱展现的实力,已经让他刮目相看了,如果真能助他恢复内力,他必然会牢记此恩。

……

洪峰之所以能一口答应下来,是因为杨晋远的为人还算正直。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听家里人说起过这位市委书记,铁手腕打压贪腐,在他上任的那段时间,滨海繁荣昌盛,老百姓安居乐业。

而且他还是一位军人,据说还率领部队打过越国

,在当今和平社会,这也算是一位老英雄了。

洪峰敬佩英雄,更敬佩这种保家卫国的老英雄,再加上杨老习武多年,自身总带着一股大侠风范,跟他们特案局的刺客还有几份相像。

帮杨晋远清除体内的异真气,对于医生或者其他武者来说,恐怕难如登天。但对于修仙者来说,这仅仅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何乐而不为呢?他刚回到滨海,正需要人脉和关系,就算对他没用,但对自己的父母却有莫大帮助。

……

峰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他暂时住在高山区一家五星级宾馆内,这住处是特案局临时为他安排的,等这次的任务结束后,他就要自己重新找地方住了。

他之所以没有马上答应杨晋远,是因为他确实也需要准备一些简单的东西,他不懂俗世的医术,更不懂武道界的修炼法门。不过洪峰有他自己的独门秘法,不光能给杨晋远清除异真气,还能助他内力大涨,这对于他来说,就相当于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杨晋远的问

题看似很难,实则只要找到突破点,那就是一层窗户纸,一点就破,完全没有任何难度,身为特案局的第一刺客,他不光只会杀人,同样也会救人!

他先到外面的药店买了一些普通的中药材,然后回到宾馆开始炼药,这些药都是市面上最常见的,这药的功效仅仅也只是帮助杨晋远安定入神,不至于修炼秘法时走火入魔或者说半途而废。

炼药是洪峰的拿手绝技之一,这些都是跟救他师父南海仙尊学来的,那五年的时间,对他来说不光是磨练,更是一种煎熬和折磨,仿佛度过了万年之久,但他愣是挺过来了,就如同人重生了一般。

等一包包药材最后炼制成一小盒药丸时,洪峰知道已经成功了,这种安神药丸是最低级的丹药了,相当于最下品的洗髓丹了,不过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足够算上品药材了,毕竟是经过特殊处理,一般炼药师根本炼制不出来。

十二个小时左右,药材完毕,洪峰亲手又写了一份修习功法,只有药丸配合这功法修炼,才能彻底治愈杨晋远内体的异乱真气。

其实没有药材也可成功,只不过这对于杨晋远来说有些困难,他年纪太大了,恐怕承受不住这种冲击所带来的后果,所谓排除异真气,无非就是打入更强的真气,但要是心神不定,瞬间就能筋脉断裂而死。

等这一切结束后,已经是第二天午夜凌晨了,洪峰深吸一口气,十几个小时虽然不长,但也让他有些轻微疲乏。

他打开窗户,让月光照射进来,他盘腿坐在窗台下闭上眼睛,吸收着大自然和月光的能量。

繁华的大都市,把自然界的灵气都给消减了很多,所以现在唯一能补充他内力能量的就只剩下月光了,大自然的力量则微乎其微。

几个小时候后,天亮了,可洪峰依旧稳坐不动,等太阳慢慢升起的时候,他才缓缓睁开眼睛,他体内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流动,骨骼甚至都在嘎嘎作响。
 

几天后的中午,洪峰回到家里,童杰正在准备午饭,高卫国一早就出去跑车拉脚了,别看高卫国当官多年,但依旧能放下架子,三轮车开的还挺溜,忙活一天下来也能跑个百八十块钱。

自从洪峰回来后,童杰整个人都变了,每天都是笑脸迎人,他消失的那七年里,除了白小南回家的时候她笑过,其他时候她都是沉默寡言。

“妈,您别忙了,打电话让爸回来吃饭吧!”

洪峰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母亲忙碌的背影笑道,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这么踏实了,这个家就像一个港湾,一个他疲惫的时候停靠的港湾。

“行行行,我这就给他打电话,你快坐下吧,这就开饭了。”

童杰是个完美的女人,别看是大家闺秀,但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强人。

等童杰打完电话后,母子两就坐在桌子前耐心等高卫国回来。

“小信,听妈一句话,我不管你这七年在哪过的,经历过什么,但你回来了,

就好好的生活吧,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妈想明白了,只要你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强!”

童杰思考了一晚上,她决定不让洪峰去报仇了,虽然她不知道儿子有多大本事,但她却清楚木家和孙家的势力,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能搬倒的,简直是螳臂挡车。

洪峰当然知道母亲的想法,他微微一笑:“我知道了妈,你放心,我心里有数!”他一个修仙者,又怎会惧怕这些世俗之人,只不过这些话暂时还不能告诉母亲罢了。

“你有什么数啊,不行!我不放心,我让你胡姨帮你找了份工作,下午你就去见见她!”

童杰现在虽然落魄了,但她以前可是集团公司的总裁,多少还有点余温,并且她人缘极好,即便是现在还有很多朋友跟她走动。

“胡姨?”

洪峰想起来了,这个胡姨是母亲多年的好友,从信南集团刚刚起步的时候,双方就有很多生意上的往来。

她为人温和,心地善良。信南集团在危机时期,她还多次鼎力相助,是个绝对真性情的女人,值得深交!

“恩!你胡姨还挺挂念你呢,但你放心,我说你是我干儿子!”

童杰知道不能说他还活着,其实这事也怪为难的,总这么活在暗处,也不是长久之计。

洪峰应声答应,随后他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了桌子上:“妈,这里大概有五百万左右,先买套房子,剩下的钱你拿去重建信南集团用,告诉爸也别拉脚了,让他帮你吧!”

洪峰不缺钱,他在特案局每接一项任务就有不菲的收入,这些钱是他两年来完成任务所赚的。但现在他全部拿出来,自己又成穷光蛋了。

“你…你哪来这么多钱?这些年你到底在干什么?”童杰有点傻眼了,这可不是小数目啊。

“放心,这是我应得的钱,我不懂做生意,所以重建信南集团,就只能靠你了妈!”

洪峰心知这一直是母亲的心结,信南集团融入了她全部的心血,重建信南,也是她毕生的希望!

“难为你了!”

童杰这一刻很欣慰,那个曾经不学无术,叛逆无知的少年已经长大了,可以为她和高卫国撑起一片天地了。

“噹噹噹!”

就在二人正说话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极速的敲门声,一个四十多岁有些坡脚的中年男子在门口大喊:“弟妹,弟妹出事了,卫国他让人给围住了。”

童杰一听这话,赶紧把门打开:“张哥,你说什么?卫国怎么了?”

这个男人叫老张,是个坡脚的残疾人,也住在这贫民窟,是跟高卫国一起开三轮车的,老光棍子一个,平时没少来童杰家里蹭吃蹭喝,所以童杰对他很熟悉。

老张喘口气道:“王强那小子带着一群人把卫国给堵住了,说要让他签字按手印,要不然就打断他的腿!”

“什么?”童杰一惊,但身为女强人的她还算比较镇定。

“…干妈,出了什么事?”洪峰刚想喊妈,可一看有在外人在,就赶紧收口了。

“他是谁啊?”

老张扭头打量着洪峰,眼神还有点不善。

“哦!他…他是我干儿子,刚从乡下来。”

童杰随口掩盖一句,就急忙给洪峰解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个王强是贫民窟有名的地头蛇,年龄二十多岁,但混迹社会得有十年了,他手下还有一群年轻人跟他混饭吃,在贫民窟这一亩三分地里,他算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

王强平时没少打压这些穷苦大众,很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因为这个地方有点类似于滨海三不管地带,就连警察都懒得插手。

一是因为太穷,没有油水可捞,再一个也是因为太乱,你要是一两个人来这执勤,走进来容易,可出去就难了。

这里是龙蛇混杂,五行八作什么人都有,上到黑帮流氓,下到小偷小贩,基本上在这里生活的人只分为两种。

一种是游走灰色地带,在法律边缘下存活的人,王强就是这种人的最强代表。另一种就是穷苦大众,社会的最底层,高卫国现在就是,他也算是个代表了。

原本这两种人没有什么交集跟恩怨,但因为孙家的万象集团,把这两种人死死捆绑在一起,牢牢的给抓住了。

万象集团是滨海的房地产巨头公司,孙家打算开发贫民窟这片土地,用于建设商业街和娱乐城,因为贫民窟的地理位置还算不错,一旦开发好了,确实有无限潜力和回报。

孙家现在跟市里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市里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把所有拆迁户都安置好,毕竟贫民窟还住着十几万人呢。

你总不能让这些老百姓去睡大马路吧?住房的安排必须要妥当,要不然激起民愤一闹事,惊动了上面的人,这市里领导都得下台。

可这是十几万人啊,哪那么容易一口气安置完!所以孙家一开始打拉

拢战,只要前期同意拆迁的住户,等手续办完后,就可以领到一处郊外的新住房。

起初还有不少人动心,能住上新房子,总比在这住危楼要强多了吧?但人都不傻,贫民窟的人虽然兜里比较穷,可并不代表他们脑子也穷!

有人暗地里就去查看了一下所谓的郊区新房,这一去不要紧,才发现哪里有什么新住房。这就是一些陈年老楼,还是那种靠近山脚下无人愿意居住的荒凉地带。

这一下所有人都不同意了,孙家一看计划失败,又开始改变策略,打算一口气补偿所有住民。

可当时的滨海房价已经过万,高档小区甚至都几万块一平米,孙家给的价格,连市面的价格一半都不到,这简直就是打劫呢。

而且贫民窟的居民,大部分都住着不到40平米的小屋,有的甚至好几口人住20平米不到,就算按照市场价补贴,他们都未必能再买到房子,更何况是这种超低价格,简直就是逼着你离开自己的家。

高卫国就是这些穷苦百姓的代表之一,他毕竟以前当过官,有学文更有见识。

知道他底子的人就推举他做代表跟万象集团谈判,高卫国本不想触碰孙家,七年前木家联合孙家打压信南集团,高卫国能被人诬陷入狱,这背后兴许就有孙家人的影子。

可他又不忍心拒绝这些邻里街坊,在他和童杰住进贫民窟后,这些人不但没有挖苦他,反倒还对他们夫妻很热情,甚至有困难的时候还会伸出援助之手。

童杰也支持他的决定,最后高卫国就站出来跟孙家代表谈判,要求孙家给与正常的市场价格,或者安置一处相对合理的住房,要求一点都不高,很是合理!

但孙家可能妥协吗?这十几万人要是一起安置住房,那就得重新找地皮盖房子了,就算按照市场价补贴,那也是一笔巨额资金。

作为孙家这种地主阶级的人,怎么可能让这些穷苦人享受生活,剥削他们才是最大的乐趣。

孙家代表当时没表态,但随后就跟贫民窟的黑道势力联合上了,孙家背后自然也有黑色力量,只不过不在贫民窟这一代。

而这个王强,就是孙家人找来负责打压这群手无寸铁之人的。之前已经有好几个住民被暗地里打伤住院,甚至还有断胳膊断腿的,一些老百姓开始动摇了,纷纷签字画押,但依旧还有一多半人坚持着。

正是有高卫国在,他们才愿意尝试跟这些大财阀掰掰手腕,而孙家人早就不把高卫国放在眼里了,这才安排王强这种地皮流氓来找麻烦,只要把高卫国给按趴下,其他人不攻自破!

等洪峰听完童杰的叙述后,他安慰道:“您别担心,我出去看看,大叔,他们人在哪呢?”

“就在街口的市场南头,我说小伙子,你一个人能行吗?要不多找几个人吧?”

老张一看洪峰这身穿着打扮,就知道不是什么有本事的人,你这自己去了,不擎等着挨揍么?真是添乱!

“不用,我一个人就够了,走吧!”洪峰拍拍童杰的后背,率先就走出了家门。

“哎!等我一下!”老张一看他出门了,赶紧一瘸一拐的跟了上去。

文章标题: 我把美女日出了白将,有没有想睡儿子的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1998-0.html
文章标签:我把  日出  想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