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肉文小说,又黄又粗暴的纯肉NP文

时间: 2020-10-17 | 作者:王栋隆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可还没等她走出房间,身后就传来了苏木的声音,“美女,有空再来啊,哥活很好的。”

美女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在地上,这家伙也太无耻了吧。

等美女离开后,苏木拿起桌上廉价的红双喜,开始吞云吐雾起来,他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大醉,就闹出了这么荒唐的事。

想到刚才那个噩梦,苏木一脸的忧伤与绝望。

刚才他梦到了之前在执行任务中牺牲的战友们,一个个猩红的血影让苏木痛不欲生。

他这些年执行了数不清的机密任务,虽然最后都顺利完成了,但是因为任务而牺牲的战友也不在少数。

想到牺牲的战友们,苏木颜色暗淡了下来,拨通了一个电话。

“我等会转五百万给你,你把这些钱替我交给小刚他们的家属吧。”

挂了电话,苏木将手中的烟抽完,摸了摸干瘪的肚皮,一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

苏木起身穿上了衣服,朝房外走去,他得先填饱肚子再说。

临走之前,苏木瞅了眼床上的一抹鲜红,微微摇了摇头。

他没想到自己保留了那么长时间的清白之身稀里糊涂就没了,而对方显然也是清白之身。

这么一想,他觉得自己也许并没有那么亏,还好不是什么浪荡女子,不然就很不划算了。

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苏木并没有打算就这么和长发美女分道扬镳。

一旦再次相遇,他一定不会轻易松手的。

出了宾馆,苏木漫无目的地走着,想着该吃什么才好。

“我说老王头,连保护费都不肯交,我看你这大排档是不想开了吧。”说完便是一片打砸声。

苏木眼珠一转,“咦,这声音我怎么听着有点耳熟啊?”说着苏木便朝旁边地的大排档看去。

“原来是这几个小子,还真是冤家路窄啊。”苏木嘴角一邪,抬脚就走了过去。

大排档内闹事的可不正是昨天那几个小混混嘛,一个个鼻青脸肿的,还跑出来收保护费,还真是敬业啊。

“海哥,我们这都是小本生意,勉强维持生计,这三千块钱的保护费实在是拿不出来啊。”一个满身污渍的老汉在地上苦苦哀求着。

胡海和他的小弟昨天被苏木收拾了一顿,心情很是不爽,今天出来就是想顺顺气。

没想到着王老头这么不开眼,刚好撞在枪口上了。

“爹,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一个穿着朴素,扎着马尾的女孩从里面冲了出来,满脸担忧地将王老头扶了起来。

王老头一看到女孩,连忙慌张道:“小颖,你怎么出来了?我不是让你在里面躲着不要出来吗?”

王晓颖有点委屈,“爹,他们都这么欺负你了,你怎么不报警啊?”

看着自己父亲被打成这样,王晓颖心里一阵发酸。

“王老头,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水灵地女儿啊,既然你交不了保护费,让你女儿陪我吃顿饭也是可以的嘛。”胡海色迷迷地看着眼前的王晓颖,一脸的猥琐。

王老汉连忙将王晓颖护在了身后,“海哥,那保护费我会想办法的,小颖她还小,什么都不懂,你就不要为难她了。”

胡海脸色一僵,一把将王老头推倒在地,“姓王的,我让你女儿陪我吃饭,是给你脸了,别给脸不要脸。”

王晓颖看到自己父亲被推倒在地,眼泪慢慢流了下来,指着胡海等人,“你……你们都会遭到报应的。”

“报应?哈哈哈。”胡海捂着肚子直笑,“她居然说我会遭报应?真是笑死我了。”

身后的小弟们也开始嘲讽了起来,他们在这一代收了那么多次保护费,还不是好好的,报应?他们最不相信的就是报应了。

而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苏木看在了眼里,“这几个小混混还真是不长记性啊,看来得打得他们怕才行。”

“小姑娘,只是一块吃个饭而已,不会有什么事的。”胡海的咸猪手慢慢往王晓颖的香肩搭了上去。

“啪。”王晓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个响亮的巴掌就扇在了胡海那一脸横肉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清晰可见的红印。

胡海摸了摸火辣辣的左脸,恶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臭婊子,我看你是找死。”

说着胡海一把就将王晓颖上身有些发白的衬衣扣子粗暴撕开,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

看到那一抹雪白,胡海眼神中满是淫秽。

就在胡海还想进一步动作的时候,一只坚实的大手直接猪猪了他的手腕。

胡海的眼前诡异地出现了苏木那邪魅的脸庞,“这位兄弟,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啊?”

身后的王晓颖只感觉一个厚实的身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抬头刚好看到苏木那坚毅的脸颊,让她一时呆了。

胡海感觉自己的手腕好像被铁钳钳住了一样,怎么也挣脱不开。

“是你小子,我还没找你去算账,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兄弟们给我揍他丫的。”

胡海他们这次出来可是都带着家伙的,怎么会怕了苏木。

苏木叹了口气,一脚踹翻胡海,赤手空拳就朝那些手持棍棒的混混迎了上去。

旁边被打闹声引来的围观群众,看到苏木居然敢去管地痞胡海的事,一个个都在为苏木默哀。

他们可不相信,仅凭苏木一个人赤手空拳,能够打过数

十个手持棍棒的混混们,毕竟两者之间的悬殊太大了。

面对混混们杂乱无章的打法,苏木犹如鬼魅一样在人群中左突右进,所过之处还传出一阵阵的惨叫声。

几分钟后,大排档内除了王氏妇女,就只剩苏木还站着了。

而一旁围观的众人,都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

这才几分钟不到,苏木一个人就干翻了平时鱼肉乡里的胡海这帮混蛋,这让他们很是不可置信。

但事实就摆在那里,容不得他们不承认。

苏木看了看满地哀嚎着的混混,不由叹了口气,和这种几乎没有什么武力值的混混交手,简直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而且对于苏木来说,胡海他们拿不拿武器其实都一样,一样的不堪一击。

但胡海他们就有些郁闷了,这是什么怪物,这么多人拿着武器还是被人干翻了,这也太扯了吧。

解决好胡海他们后,苏木将地上的王老头扶了起来,“老伯,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吧。”

王老头老泪纵横,“小伙子,今天多亏你了不然小颖她可就危险了。”

身后的王晓颖也很是感激道:“真是谢谢你了,我……”

还没等王晓颖说完,苏木就摆了摆手,“这都是小事,老伯的伤要紧,我们还是先去医院吧。”

苏木刚一碰到王老伯的身体,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清楚地感觉到王老伯身上地肋骨断了好几根,身上还有着其他的伤势。

“先等我一下。”苏木将王老伯扶到凳子上,转身走向了胡海等人。

胡海等人没想到苏木去而复返,想到刚才苏木强悍的实力,一个个脸上很不自然。

苏木一把抓起胡海,邪笑着,“海哥是吧,今天你砸了人家的大排档,还把人打成重伤,是不是应该补偿点什么?”

那我们现在也被打成重伤,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们点医疗费?

当然这话胡海也只能在心里想一想,面对苏木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猛人,他还不敢当面去怼。

“小哥,我这边就只有这么多了,你看够不够。”胡海将钱包里的所有现金都拿了出来,看上去有好几千块。

苏木玩味地看着胡海,“你这打发叫花子呢?当然不够了,一口价五万块,今天你要是拿不出来,我不介意再给你松松骨头。”

说着,他手上的力度也慢慢加大了起来。

胡海感觉自己的肩膀都快要被捏碎了,只能求饶,“小哥,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身后的王氏父女看到一向嚣张跋扈的胡海居然就这么低下了头,这让他们很是不可思议。

不止他们,就连围观的众人脸上也很是惊讶。

“小哥,这银行卡上刚好有五万块钱,密码是六个零。”胡海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银白色

的卡,很是肉痛地递给了苏木。

这次本来就是出来收保护费的,谁能想到会碰到苏木这尊煞神,他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苏木咧着嘴角,将银行卡接了过来,“胡海,我希望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要是让我知道你还找王氏父女的麻烦,下次你就不会这么走运了。”

胡海看到苏木那可怕的眼神,头摆的跟拨浪鼓一样,“不会了,我保证再也不找他们的麻烦了。”

听到胡海的话,苏木这才转过身,背起王老伯朝外面走去,王晓颖也快步跟在了身后。

而大排档内的胡海眼里一阵阴霾,“都给我听好了,以后离这尊煞神远一点。”

第一人民医院的一间诊断室内。

“病人的情况不是很乐观,身上多处骨折,软组织磨损,预计的相关治疗费用得差不多两万块钱。”一个穿白大褂,戴着金边眼镜的医生说道。

王老头毕竟岁数大了,身体的各项机能都有所退化,怎么经得起那些混混的修理。

在听到医生的话后,王晓颖的脸色有些为难,他们就是一个摆路边摊的,怎么可能一下子拿出两万块钱,但是王老头的伤势却不能再拖了。

“医生,那个你能不能先帮我父亲医治,我这就去筹钱。”王晓颖的俏脸微红,只好哀求着。

看上去很斯文的医生听到王晓颖居然没钱,一脸的冰冷,“没钱?没钱看什么病?这治疗费用必须先交了

,我才能为病人医治。”

王晓颖满脸的尴尬,“医生,我……我会尽快把钱筹到的,你能不能先帮我父亲医治,他的伤势可不能再拖了。”

医生看到王晓颖楚楚可怜的样子,眼睛里精光一闪,“这个嘛,我可以先帮你父亲医治,不过,你得先陪我吃顿饭怎么样?”

医生的话很是明了,要想治病可以,你得先陪我睡一觉。

没想到这看上去很斯文的医生,居然是一个衣冠禽兽。

这医生名叫张强,经常碰到交不起医药费的贫苦人家,遇到漂亮的女孩,他都会这么隐晦暗示。

很多贫苦人家的女孩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让张强这个败类占了便宜。

但可恨的是,这个张强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依然要求病人家属上交医药费。

那些被占了便宜的女孩虽然气愤,却拿张强一点办法也没有。

王晓颖被气的娇躯微颤,“你……”

见王晓颖这么不识相,张强脸色冷了下来,“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带着你父亲赶紧走吧,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你父亲身体机能已大不如从前,如果病情被延误,那可就有点麻烦了。”

看到张强那副恶心的嘴脸,苏木真的有些忍不住了。

虽然之前苏木在当特种兵的时候有着很多的限制,但是还没有见过像张强这么无耻的人。

“医者仁心,就算医院有硬性规定,但人命关天,你这做医生的还想趁火打劫,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苏木握紧拳头一步一步朝张强走了过去。

张强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哪遇到这种情况,“你……你想干什么?”

苏木一把抓住张强的衣领,狠狠地将其砸在地板上。

地板上的张强感觉全身都快散架了一样,很是酸痛。

看到地上一滩烂泥的张强,苏木也就没再动手,他只想教训这张强一下而已,他还不想把事情闹大。

王晓颖也没想到苏木会这么冲动,但她也明白,苏木这么做都是为了她不受委屈。

揍完张强后,苏木转过身微微一笑,“这种业界败类,还是多修理修理才是。”

“嗯,可是我们实在没有那么多钱,要不我们去别的医院看看吧。”王晓颖还在担忧父亲的伤势。

看到王晓颖担忧的样子,苏木有点不忍,“王老伯的伤势可不能再拖了,就在这边治疗吧,治疗费用我先帮你们垫上,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王晓颖没想到苏木会自掏腰包,连忙摇了摇头,“这怎么可以,你已经帮了我们那么多了,怎么还能让你垫医药费呢。”

“没事的,我先去把医疗费交了,你

在这边陪着王老伯。”苏木说完,直接离开诊断室去交治疗费去了。


文章标题: 肉文小说,又黄又粗暴的纯肉NP文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1997-0.html
文章标签:粗暴  小说  又黄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