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学校,污到你下面流水的短文

时间: 2020-10-17 | 作者:叶布舒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玉绝尘来到审讯室,眼见的人迅速拿了把

椅子过来。玉绝尘袍摆一甩,直接坐了上去。他冷眸扫了一眼角落里那几头吼叫的畜生,眼里一抹寒意闪过,那几头畜生像是能察觉到一般,顿时停止了吼叫。

北黎见状,脊背不禁一个哆嗦。主子的眼神太可怕,连这些野兽竟然也如此识相!收回视线,对狱卒做了个手势,很快,两个狱卒拖着一个头发凌乱的妇人走来,他们将妇人绑在型架上,玉绝尘冷眸看了过去。

薄唇轻启,“说吧,是谁派你去的白将军府。”

那接生婆浑身哆嗦不敢言语。突然,一个嘶吼声传来,就在接生婆身旁的角落中。

接生婆吓了一跳,本能的朝那吼叫声看了过去,当看到那几头野兽张着血盆大口瞪着自己的时候,接生

婆脑袋一片空白。

北黎冷冷的提醒,“王爷问你话呢!”

接生婆一个激灵抬眼:“没有人指使奴婢,没有人。”想到自己全家人性命全都在那个人手中,接生婆抱着一死的决心,毫不犹豫的回到。

玉绝尘显然没有什么耐性,直接挥了挥手,北黎会意,给了狱卒一个眼神,狱卒直接将接生婆松绑,接生婆以为自己答了,就没什么事了,刚松了口气,整个人突然被人凌空架起,直接朝那铁笼的方向走去。

接生婆吓破喉咙喊道:“王爷,求您饶了奴婢,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求王爷饶了奴婢。呜呜呜~”

那几头畜生在笼子里来回踱步、嘶吼。

玉绝尘就这么坐在椅子上,冷眼看着奶娘被让在铁笼外,北黎见状,冷冷的提醒,“王爷给你一次说实话的机会。若是王爷听得不满意,那便没有机会了!这几头畜生饿了十天,你的肉,似乎不够它们分,加上你家里那五口,或许~”

话说了一半,北黎停了下来。那接生婆喉咙一紧,浑身颤抖着,双腿间,有温热的液体流出。她知道,自己吓尿了。

她的身子本能的朝后缩去,双臂紧紧地环胸,试图躲开这几头畜生凶恶的眼神。听了北黎的话,接生婆急忙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道,“奴婢招,奴婢全招,呜呜呜。求王爷饶了奴婢。”

北黎给了那两个狱卒一个眼神,两人将接生婆重新拖到了型架上。

玉绝尘纤细的玉指在椅子扶手上毫无规律的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半晌才开口,“是谁指使你杀害白将军的孩子!”

“是,是,太后娘娘。”顿了顿抽噎

道:“奴婢曾是太后娘娘身边的侍女,后因为家中母亲重病,所以太后娘娘念在奴婢忠心耿耿的份上,让奴婢提前出了宫。前些日子,奴婢在街上恰好碰到了太后娘娘身边的嬷嬷,那嬷嬷与奴婢曾经一同服侍太后,关系还算好。她说太后娘娘最近心情不好,奴婢便多嘴问了一句。”

北黎见接生婆顿住,冷声提醒,“继续说!”

接生婆一个激灵,偷瞄了一眼脸色阴沉的玉绝尘,脑袋急忙往后缩了缩,她回忆着那天发生的事情,“奴婢从那嬷嬷的口中得知,原来是太后娘娘的侄女儿秦舒自小便喜欢王爷,因为皇上将白将军府还未出世的孩子赐婚给王爷,她心中不满,所以经常去太后娘娘那里哭闹。太后娘娘不忍心看着自己的侄女伤心,所以便找人对白将军的孩子下手。”接生婆全盘不漏的招了出来。

说完,不停的磕头认罪,“王爷,奴婢说的句句属实,奴婢绝没有欺骗王爷半句。奴婢也是被逼无奈,太后娘娘命人将奴婢的孩子和相公全都抓走威胁奴婢。奴婢实在是没有办法,才会做出此等伤天害理之事。”还好,白将军的孩子平安降世,否则,接生婆不敢想,自己一家人将面临怎样的困境。

得罪了太后,或许她会死,可得罪贤王,不仅她会死,就连她的祖坟,怕是也会被贤王命人拆了!

玉绝尘听了接生婆的话,冷俊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冷眸微凛,眉头微挑,缓缓起身,淡淡的说了一句,“扔进去!”便径直离开。

很快,便传来接生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玉绝尘越靠近出口,声音越小,直到声音消失在耳边。北黎一直跟在玉绝尘身后不吭声,他太了解自家主

子,他越是不说话,表情越是没什么变化,那便说明,有人要倒霉了!

出了密牢,玉绝尘冷冷的提醒北黎,“此时事先不必惊动宫里那位!本王会找她算账。”北黎明脊背一凉,看来,

有人要倒霉了。急忙应到,

“是,王爷。”

此时,白洛已经小睡了一觉醒来。她有些迷糊的睁开双眼,见四周没有动静好奇不已,难道,人都出去了?

出去了也好,她一个人可以愉快的玩耍不是?她随手摸了一个小玩意儿,用尽吃奶的劲将它捡起来,把玩着。正高兴呢,谁知,突然一阵寒意袭来,单盈盈怯怯的声音传来,“奴婢参见王爷。”

白洛听了单盈盈的话,

一个激灵停止了动作,结果,手里的拨浪鼓直接砸到了她鼻梁上,将还有些迷糊的她瞬间砸清醒,白洛“哇呜”一声大哭。白洛表示,真的很疼。但这哭,真的也是本能啊!

玉绝尘刚到寝殿门口,便听到白洛一阵大哭,转瞬间,他便来到床前,看到小家伙鼻梁都红了,哭的泪眼汪汪的,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心中顿时怒火四起,冲单盈盈冷声低吼,

“你是怎么照顾洛儿的?”

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单盈盈听的心里恐惧不已。

她喉

咙紧了紧,正欲回答,玉绝尘冰冷的声音道,“来人,将人拖下去,杖责二十!若以后再出现如此意外,直接送去军营充作军妓!”

单盈盈委屈又害怕,她不敢求饶,因为听说过贤王的脾气,你越是求饶,死的就越快越惨!她那巴掌大的瓜子脸已经吓得没有颜色,那双杏眼偷瞄了一眼婴儿床里的小家伙便被人拖了下去。

白洛也没想到,会因为自己的不小心,害得奶娘被拖出去责罚,莫名的,有些鼻酸,她刚刚出生,爹娘就被迫不能养她,来到贤王府没一会儿,就害得奶娘被拖走杖责。

她好像是个麻烦……

玉绝尘看到白洛的模样,缓缓俯身,将她小心翼翼的抱起,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对她道,

“还疼么?”

白洛不想连累任何人,所以忍着鼻子酸涩,冲玉绝尘笑了笑。这个男人的脾气太暴躁,太冷血无情,势力又强大的可怕,既然不能得罪,那就想办法讨好吧!

不过,他的心情,看起来似乎不太好?

小手试图抓玉绝尘的衣襟,只是没什么力道,每次抓到,因为那布料太过顺滑,都从手中滑落。最后白洛放弃。

咿咿呀呀的喊着,玉绝尘看着小家伙努力抓他衣襟的模样,那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绝色的笑容,白洛险些看呆。


文章标题: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学校,污到你下面流水的短文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1996-0.html
文章标签:到你  短文  流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