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污小说总裁整夜没拔出

时间: 2020-10-17 | 作者:叶振焱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有了林义的强悍震慑力,刀疤脸一众人心有忌惮,自然不敢随便放肆。也让虎子的葬礼,简单而顺利的完成了。

林义眼框微红,沉声说道:“伯父伯母,对不起,我身为队长,身为他从军的领路人,没有保护好虎子,如今这——”

刘父连忙摆手道: “林队长,千万别这么说,这五年来,你对虎子的好,对我们老刘家的好,我们全都看在心里,虎子这辈子有你这个兄弟,值了!”

“没错,林队长,谢谢你送虎子回家。我儿为国捐躯,他是烈士,是大英雄,我们不伤心,我为他骄傲。”刘母本想着安慰几句自责的林义,话刚到嘴边,却又忍不住哽咽,老泪纵横。

母子连心,白发人送黑发人,怎能不伤?怎能不痛?

“伯母,节哀。”

“兄弟,走好!”

林义心中有千万句话,但涌到喉咙里却又咽下去,只化为简单的两句话,他目光深邃而凛冽,身体笔直,对准虎子的遗像敬了个最后的军礼。

千言万语,兄弟情义,深海血仇,都融化在最后挺拔的军姿之中。这是对一个军人,一个战士最大的敬重和缅怀。

正如虎子生前所言,今生从军,他无怨无悔!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这时,一旁的刀疤脸和三角眼面色也有些难堪,面前有林义这个猛人在,今天他们的强拆任务是注定完成不了,而且看他兄弟情深的胸怀,没准儿还要找他们算账。

两个老油子迅速使了个眼色,想带着队伍趁乱赶紧溜走——

然而,他们刚刚迈出一步,林义那磁性而冷冽的声音便如刀子一般传来,“我让你们走了吗?

他指着四周的一片狼藉,声音平淡,却给人一种无法抵抗的威压, “把我兄弟的灵堂砸成这样,一走了之?”

“跪下,磕头认错。”

跪?磕头?

男儿膝下有黄金,就算自己是混混,也不能这么侮辱人吧。

刀疤脸两人虽然忌惮林义,此刻心里也有了怒火,扫了眼身后十几号兄弟,胆气壮了不少,狰狞冷笑:“小子,别自找不痛快,我们是鼎盛地产的人,以为自己会两手功夫就天下无敌了?”

“我告诉你,就算是华海的副市长,也得给我们董事长三分面子!你信不信,今天惹毛兄弟们直接把你这破地方拆了?”

十几号混混挥舞着自己手里钢棍,门外的推土机也跟着张牙舞爪的,彰显着自己的本钱。

刘父惊慌失措,连忙拉着林义劝告道,“林队长,还算算了吧,鼎盛集团家大业大,手下都是凶狠的混子,我们惹不起,惹不起啊——”

“是啊,是啊,虎子葬礼顺利办完就好,让他们走吧。”

老两口的一让再让,忍气吞声更让林义心中冒起无名火气。虎子是为国捐躯的英雄,他牺牲了,自己的家人却要遭到这群地痞恶霸的一再欺凌,虎子泉下有知,又怎能安心?

这口气,必须要给老两口出!

林义面无表情,没有理会这帮混子,仍旧目光哆哆,沉声道:“跪下,给我兄弟磕头赔罪!”

这一次的语气明显冷冽而暴虐的多,也临近着林义的底线。

同一句话,他从不讲第三遍,也没人胆敢让他讲第三遍。

刀疤脸的脸色立即变了,狠啐一口,提着钢棍骂骂咧咧的,“草,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奶奶的,再说一遍,老子是鼎盛地产的人,你还想弄死老子?”

话音未落,刀疤脸只见眼前一道黑影闪过,砰的一声,直接把他鼻梁骨砸断,头破血流,他哎呦惨叫一声,心里那点血性也激发出来,挥舞着手中钢棍大喊,“真打?来啊,老子跟你拼了——”

当!

林义小臂一挡,那根钢棍直接弯曲落地,后坐力震的刀疤脸手都断了,紧接着,他看到了他这辈子都不可思议的噩梦——

只见林义双手抓住那钢棍,用力一压,一狞,那跟钢棍,顿时让他拧成了麻花,圆滑的棍头成了尖锐的枪尖。

嗖!

枪尖狠狠一扎,噗呲一声,直接扎透了刀疤脸的大腿,整个大腿被瞬间贯串,跟穿肉串似的,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刀疤脸又疼又怕,吓得嗷嗷惨叫,高喊救命——

“要命,那就磕头,认错!”

林义却面无表情,直接把他如拖死狗扔在虎子的灵位前,愣是逼着被铁枪贯穿大腿的刀疤脸磕完三个响头,才放他离开。

三角眼一众混混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满身的鸡皮疙瘩,我日,他们这些混混以为自己够狠的了,跟这位一比,简直就是单纯的不能再单纯的小学生啊。

此刻,林义那一双冷冽眸子扫向他们,冷声道:“你们是自己磕头,还是让我帮一把?”

三角眼一众混混吓得魂都飞了,见到刀疤脸这个惨样,早就忘记自己刚才多么牛叉多么张扬了,齐齐噗通噗通跪倒在地,对着虎子的灵位磕头砰砰作响,额头青红,痛哭流涕的。

“虎子兄弟,我不是人,不该欺负二老,砸你的灵堂,我是王八蛋——”

“您泉下有知,饶了我这条贱命吧——”

“我是王八蛋,我不是东西!”

鼎盛集团这一群混混如此狼狈,也刘家人大跌眼镜,对林义满是感激,如此盛景也引来了村民围观,见到这帮恶人有恶报,也是拍手称快,大呼过瘾。

“林队长,谢谢你,总算给虎子出了一口恶气。”刘父颤抖的握着林义的手感谢道,只是眉宇间仍旧有着忧虑,“可是这鼎盛地产,在华

海就是一霸啊,横行霸道,无恶不作,今天这口气倒是出的痛快,可万一他们哪天找上门来——”

林义郑重说道,“伯父,你放心,鼎盛地产的人来一个我打一个!有我林义在一天,他们就别想踏进九福村一步!”

掷地有声,气势十足。

一众看热闹的村名也不禁被林义的气魄感染,

掌声不断,高呼英雄。

“好大的口气,敢和我们鼎盛地产作对,也得看看你自己有几个脑袋!”

正此刻,一声阴阳怪气带着阴狠的话语从人群中炸开,三十多号悍匪,黑衣黑裤,一身冷冽彪悍气息,一看战斗力就甩开刀疤脸那帮人十几条街。

在这帮人簇拥下,一个四十多岁,穿金戴银的地中海男人走了出来,他身材瘦小,笑起来满嘴的金牙,却给人一股极为森然感觉。

此刻他这彪悍出场的排场,让现场瞬间鸦雀无声,嘘若寒蝉。

“完了,完了,惹了大祸了,这是鼎盛地产的老

总,大金牙,手下几百号小弟,那是一霸啊,听说身上还背着好几条人命呢,林队长,你快走,快走吧。”刘父面色惨白,连连慌张说道。

“放心,伯父,既然来了,那就把他们一并解决。”林义声音平淡。

见到大金牙到来,刀疤脸一众人却仿佛见到救星,狂喜的高喊着‘金总’‘为我们出头’‘报仇’等字眼。

啪——

“没有的东西,废物!”大金牙一脸阴狠不爽,一巴掌抽过去,直接把重伤的刀疤脸抽的满地打滚惨嚎,对自己卖命的手下都下这么狠的手,可见这家伙心狠手辣到何种地步。

大金牙上下扫量着林义,问道:“就是你,把我这些垃圾手下打成这样的?”

林义声音坦然,“你都说是垃圾了,我打他们,不正是为民除害?”

三角眼一众混混又羞

又气,像是鸵鸟一般把头紧埋起来,恨不得钻进地缝去。

大金牙诧异望了林义一眼,随后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小子,够狂,有种。嘿嘿,不过,在华海这地界,光靠武力没半点屁用,还得够狠!”

他整理着衣领,居高临下,满是不屑,“看身手,特种兵出身?你有种弄死我啊,来啊,咋地?不敢?!”

他咧嘴一笑,露出满嘴的金牙,显得格外猥琐恶心,“你不敢,我敢。能打是吧?打得了一个,你打得了十个,打得了一百个嘛?这一家三口,一个个的,你看我怎么把他们弄死,我保证,都不带重样儿的——”

林义紧攥着拳头,虎目中杀气凛然。

“哈哈,特种兵?狗屁,在老子面前,你装个蛋!”

正这时,无限嚣张的大金牙大笑着,抄起身旁一根钢棍,冲着虎子灵堂上的骨灰坛猛地一挥。

砰——

全场一片死寂,针落可闻——

“儿啊!”

良久之后,终于传来刘母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瓷片破碎,漫天白灰飘舞。

那是她的亲生骨肉!

那是为国捐躯,战死沙场的烈士英雄!

那是陪伴林义五年,出生入死的兄弟!

可如今,他的骨灰洒落在地上,洒在这群畜生人渣的脚底下——

噌!

林义豁然起身,双目猩红,那股滔天的杀气和怒火,仿佛一头远古凶兽,幡然觉醒。

他一把拽过大金牙的衣领,声音近乎从喉咙里挤出来:

“你得死!”

林义怒火迸发,庞大的威压仿佛水银泻地,让现场所有混混们嘘若寒蝉。

大金牙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一直沉默的男人发起飙来,竟势如龙虎。

面对气场凛然的林义,一向嚣张无限的大金牙忽然后背沁出涔涔冷汗,双腿有些发软,他嘶吼着给自己壮胆:“你,你要干什么,我可是鼎盛地产的总经理,我警告你——”

砰!

咔擦!

话音未落,林义直接一脚冲他心口踹过去,势大力沉,肋骨断裂的声音清脆入耳。

大金牙面色发紫,疼得五官扭曲在一起,还未发出惨嚎,林义那彪悍的杀招接连而至。

想起虎子生前并肩战斗的情谊,想起大金牙挥舞钢棍,将他兄弟骨灰尽数打散的瞬间,怒火和杀气瞬间冲散了林义的全部理智。

国之英烈,岂能受小人侮辱!

他如同癫狂的怒兽,嘶吼着,疯狂着,每一拳每一脚,都实打实的砸在大金牙的身上。

短短十几秒,大金牙肋骨全断,手脚被生生折断,满口金牙打碎,浑身鲜血淋漓狼狈不堪,俨然只剩下一口气。

在林义面无表情的扯起他的头发时,大金牙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上无比的恐惧,“求求你,我知错了,饶我一命,我,我愿意做一切补偿,一切——”

“饶了你,我又怎么跟我死去的兄弟交代。”林义冷笑,“这些话,还是你亲自去跟他说吧!”

“不要啊!!”

在大金牙惊恐万分的惨嚎声中,林义那道如钢鞭一般的腿影在他眼球中无限放大,随后砰的一声,他整个人如同一发炮弹,飞出七八米,重重砸在小院外边张牙舞爪拆迁的推土机巨爪上,口吐鲜血,双眼一疆,直直的倒了过去。

现场寂静的可怕,所有人仿佛置身梦境。

他们心中,一向嚣张跋扈,无法无天的大金牙,竟然就这么死了?像是一头任人宰割的牲畜,在林义手中,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徐徐微风拂过,温暖和煦,落在鼎盛地产一众混混身上,却如寒冬腊月,刺骨发颤!

“杀,杀人了,杀人了!!”

沉寂了四五秒之后,现场爆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随后惊恐慌乱的声音彼此起伏,现场乱成一片。

林义面色冷漠,好像置身事外的陌生人一般,自顾自转过身去,弯下腰,将地上虎子的骨灰重新捧起来,认真而又严肃。

“虎子,你受苦了。”

“金总,金总?草,这王八蛋杀了金总,兄弟们,给老子抄家伙,弄死他!”三角眼叫喊了两声没气的金大牙,热血翻滚,厮声大喊。

“杀了他,赏金一百万,连升三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何况鼎盛地产这帮无恶不作的亡命之徒!

几十号混子满脸贪婪,舔了舔发腥的嘴唇,刷拉拉抽出刀片。

“杀!”

寒刃闪烁,杀气弥漫!

林义冷眸一闪,正要大开杀戒时候,忽然间听得砰的一声重响,一辆不知何时出现的黑色奔驰,像是一头发疯的野牛,直接把一个混混撞飞出去,让所有人愣住了。

林义眼神一眯,有些异样复杂神采。

三角眼更是嘴角狂抽,脸色阴沉如铁。

短短半天,他们鼎盛地产先被林义疯狂打脸,随后还被不知哪冒出来的阿猫阿狗挑衅,这口气,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这他妈是谁做的?敢撞老子的人?不想活了嘛?有种滚出来!!”

砰!

砰砰砰!

回答他的,却是更加疯狂,更加嚣张的挑衅,十几辆清一色奔

驰轿车猛然冲过来,噼里啪啦,撞飞了他们队伍中二十多个混混,一时间惨叫连连,哀嚎不断。

嚣张无限,明目张胆的打脸!

三角眼脸色瞬间无比难堪起来,一众混混们也全都傻了眼,乖乖,这是来了硬茬子啊!

砰!

此刻,奔驰车队中间一辆车门打开,一双踏着水晶高跟鞋,修长而玉润的美腿从容不迫的踏了出来,紧随其后的,是一声气场十足的冷喝。

“是我干的!”

“我沈傲雪的男人,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一道美丽的倩影优雅而自信的站了出来,居高临下,那张倾国倾城的绝美容颜下,却是冷若冰霜,掌控力十足。

冷艳高傲,貌若天仙。

这样的女人,无论处在任何一个黑暗角落,都会成为最为闪耀的繁星,更何况,在她身上,还有着无数人梦寐以求的财富、背景!

“沈,沈总?”

现场倒吸冷气的声音彼此起伏,三角眼一众人全都瞪直了眼睛——

沈傲雪,华海首富沈万千的孙女,市值近千亿沈氏集团的现任掌门人,龙国商界巨鳄前十的存在!

他们整日叫嚣张扬的鼎盛地产,在人家面前,不过是一只渺小到极点,随时都能踩死的蚂蚁。

这样的大人物出现在九福村这种小地方,着实让三角眼众人吃了一惊,然而更加震撼的,却是她刚放出的狠话—— 她沈傲雪的男人?沈总什么时候有男人了?

三角眼强挤出一丝笑容,语气卑怜了很多:“沈总,兄弟们一直在这奉命行事,哪里,哪里得罪过沈家的姑爷啊,这,可能是个误会。”

沈傲雪眼眸望向一旁收拾骨灰的林义背影,玉手一指,“他不就是!”

“他?沈家姑爷?!”

三角眼尖叫一声,差点惊得没跳了起来,一众混混们也全都目瞪口呆,震惊无比。

他们刚才可是叫嚣着要杀掉林义的,这可是和沈家未来姑爷作对,是和沈氏集团这个庞然大物作对啊!莫说是他们这一个小小的鼎盛地产,就算放眼整个华海,又有几个人敢和沈家叫板?

至于大金牙的血仇,早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一百个大金牙的命,也抵不过一个沈家姑爷的手指头重要!

三角眼顿时冒出涔涔冷汗,又怕又悔,战战兢兢而又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沈总,误会,这是误会,你听我解释——”

“让陈三元亲自来跟我解释。”

沈傲雪脚步没有丝毫停留,直接干脆拒绝,语气冰冷。

“你,远远没有那个资格。”

三角眼顿时语塞,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沈傲雪身后的一名国字脸保镖一脚踹倒,冷声喝道:“什么东西,也想和沈总谈条件?滚!”

“是是,我们马上滚,马上滚。”

三角眼如蒙大赦,跌跌撞撞,带着鼎盛地产的一众混子们,如丧家之犬,疯狂的逃窜而去。

一场强拆的闹剧,在沈傲雪的强势手腕下,最终落幕。

村民们议论纷纷,刘父一家人也对沈傲雪感激涕零,面对这些普通的群众,沈傲雪也收起了那副盛气凌人的冰霜姿态,和煦而平静的帮他们处理掉后顾之忧。

“姑娘,你是林队长的未婚妻吗?林队长是个大好人,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你们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珍惜彼此啊!”

刘母抹了把眼泪,拉着沈傲雪的手苦口婆心的劝道。

“伯母,我们会的。”沈傲雪平声说道,面颊有些晕红。

她美眸复杂的望向不远处一直认真收集虎子骨灰的林义,夕阳的余光将他的宽厚的背影拉长,显得魁梧而又带着几抹萧瑟孤独。

对于这桩爷爷强行塞给她的婚事,沈傲雪之前是极力反对甚至是厌恶的,然而今天见到林义时候,不知为何,她心里竟然没有丝毫反感,反而心中对这个偏执傲气的男人生出一抹心疼,一种知己感觉。

他,想必也和自己一样,心中装着很多故事吧——

正当沈傲雪美眸中泛起回忆时,阵阵豪迈而苍凉的歌声萦绕耳边,缓缓响起——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

面前,林义捧着虎子的骨灰,虎目含泪,身躯笔直的走向虎子的墓地,那一片白杨树的深处。

悠扬而磁性的声音,并不多么出众,但却感染力十足,沈傲雪只感觉仿佛置身一片广袤无垠的沙漠之中,红旗招展,烈阳高照,一排排钢铁战士,身姿如标枪如利剑,无声哽咽,挥别他们最亲爱的战友、兄弟!

“路漫漫,雾蒙蒙,顶风逆水雄心在,不负人民养育情!”

“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

“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待到春风传佳讯,我们再相逢!”

“我们再相逢!!!”

歌声落幕,林义扑通一声跪倒在虎子墓前,将五年的生死兄弟骨灰亲手埋葬,这一刻,热泪盈眶。

“虎子,回家了!!”

一声呐喊,饱含着多少的辛酸和思念。微风吹过,簌簌白杨花絮飘舞,白色羽絮缤纷落地,那是兄弟在天堂的泪嘛?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兄弟,一路走好!

此时此刻,林义的身影尽数刻在沈傲雪的脑海之中,那张美艳绝伦的脸庞上,两串晶莹闪烁而过。

铁汉傲骨,怦然心动。


文章标题: 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污小说总裁整夜没拔出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1994-0.html
文章标签:片段  总裁  流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