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小黄文让人下面到流水,精灌满小嫩H

时间: 2020-10-17 | 作者:梁绾婷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欧亚菲注意到他异样的目光,就假意咳嗽一下端正了身子。其实她本想让魏振兴跟随她左右,可她知道这个男人太好色,而且野心勃勃,并且跟集团的郭副总裁还有点不可告人的秘密,而郭副总裁跟欧亚菲则是面合神离。

魏振兴老脸一红,赶紧开口道:“欧总放心,我当兵多年,跟我出

生入死的战友都是格斗好手,我会帮您物色一个最佳保…”

“魏部长不用操心了,我已经为欧总找到最合适的人选了!”

 

魏振兴的话还没说完,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就推门走了进来,他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穿着黑色西装,还戴着礼帽,看起来有点像旧上海时代的流氓大亨。

“华叔!”

欧亚菲一见到他,立马开心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现在唯一能给她安慰的,也就只有这个中年男人了。

方华,天华集团创始人之一,是欧亚菲的父亲欧震天的搭档好友,在欧震天死后,他一直在搭理天华集团,直到欧亚菲大学毕业后,他就把总裁和董事长的位置让了出来,全力辅佐这个美丽的小姑娘。

“菲菲,我已经托人帮你联系到一位保镖了,这几天他就应该会过来了!”

方华的眼角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而魏振兴则是嘴角抽搐一下,并没有多说什么,很识相的离开了办公室。

……

洪峰当天晚上并没有在家住,他回来的消息短时间内必须全面封锁才行,现在除了他父母以外,没有人知道他还活着。

他在回滨海的时候,组织就已经为他在当地找了一处落脚地,作为特案局的头号刺客,他绝对享有一切的特殊权利。

特案局,全称为特殊案件处理局,是华国最神秘也是权利最大的特殊部门。

专门处理一些疑难杂症,什么刺杀国外政客,黑道枭雄,甚至是一些超自然科学无法解释的特殊案例。

只要是非正常的案子,或者说不能动用正规程序的案件,都可以归到特案局管理。

而且这个部门跨度很大,直属与京城最高首长管理,有先斩后奏的权利,甚至还可以调动部队。

特案局的最高领导,比那些封疆大史地位还高,而且至今仍是个谜,没有人见过这位传说中的大佬是什么样子。

洪峰是在两年前加入特案局的,短短的两年时间内,他就成为整个华夏,乃至整个亚洲最强悍的神秘刺客。

他刺杀行动上百次,可从未有过一次失手,所有的任务全部一人完成,这不光震惊了整个华国,更震惊了整个世界的刺客联盟组织,其他国家也有刺客,只不过部门的称呼不同罢了,统称为刺客联盟。

可自从刺客诞生后,还没有一个人能做到万无一失,甚至是不需要搭档的,几乎所有的刺客都有小团队强强联手,这才能发挥更强大的效果。

但洪峰加入特案局后,他完全打破了这个传统,一个人行动,一个人归来,无需任何帮手,所以他也被称为21世纪最强刺客。

但他更是一个谜一样的人物,洪峰在滨海消失七年,可他却是在两年前才加入的特处局,至于另外那五年他去了哪里,除了他自己和他师父南海仙尊以外,就连特案局都查不到他一点信息。

……

他这次回来,不光是为了家里的事情,还带着一项紧急任务回来的,等这次任务结束后,他就打算彻底退役了。

到那时候,他才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寻找修仙药材和修仙宝地,剩下的时间再对付以前的敌人。

洪峰回到滨海的第二天,就开始重游故里,他回到了高山区,那是以前和父母居住过的地方,还有和夏岚以前一起约会过的餐厅和商场,他每走到一个地方,都会停下脚步四处看看,仿佛在寻找过去的记忆一般。

七年了,整整七年,他离开的太久了,所有人都认为他死了。当你消失了七年后,记忆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消散,恐怕已经没有几个人会再记得他了。

他苦笑着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而当他走到一家名叫‘季禾宫’日式料理店门口的时候,突然四辆金杯大面包车疯狂的开了过来,连续几声急刹车,四台大面包直接把料理店的大门给堵死了。

‘哗啦!’

车门子一拉开,从里面跳下来几十号拿着镐把子的青年,他们统一穿着黑色半袖,带着白色

口罩和手套,那造型摆的就跟专业打手一样,单看气势就能把普通人给震住。

这时人群向两边分开,从车里走下来一个剃着青皮头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长滴其貌不扬,但却目露凶光,年纪大概在三十四五岁,皮肤黝黑,体格魁梧,身高足有一米八五往上,他脖子上戴着一根大拇指粗细的金链子,穿着紧身的运动背心,两条大臂上还纹了两个对称的虎头。

他也是这群人中唯一一个没戴口罩没拿凶器的人,一看就是这群混子的带头大哥!

“都给我听好了,把店给我砸烂了,但尽量别伤人,可谁要是敢拦着,那就给我往死里打!”

青皮头男子大手一挥,他身边的这帮小弟全都跟打了兴奋剂一样,嚎叫一声,挥舞着手里的镐把子就砸向了饭店。

‘啪嚓…啪嚓’

料理店外的大玻璃瞬间就被砸碎,这帮小子立马就冲进了里面,开始对吧台和鱼缸包括桌椅纷纷下手,但凡只要是能砸动的,那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东西。

这帮小子下手速度够快够狠,也就两三分钟的工夫,整个大厅就被砸的满地狼藉,就向被炮弹轰炸过一样,到处都是破烂不堪,甚至连几条名贵的观赏鱼在地板上都快奄奄一息了。

由于现在是清晨,路边的人也比较稀少,只有三三两两的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异样,但一看对方这雄厚的人马,几个散步的人都不敢停留,连看热闹都不敢,深怕被这群人给瞄上。

料理店的几名女服务生正在收拾桌椅呢,她们都是在店里住的,一看有人来砸店了,胆小的撒丫子就跑了,胆大的也不敢上前拦着,只能躲在一旁的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抱着身体!

“都给我住手!”

就在这帮小子疯狂砸店的时候,一名年轻男子一边穿衣服,一边从二楼往楼下跑。

季凡冲到青皮头男子跟前质问道:“祝老虎,你疯了啊?你居然敢带人砸我的店?”

这家店虽然是日式料理,但老板季凡却是绝对的华国人,并且还是土生土长的滨海人。

在滨海的年轻一代里,他谈不上优秀,甚至还很渺小,但他为人却很正直,不敢说是一表人才,起码也是个奋斗青年。

祝老虎摸着他的青皮头,歪着脑袋龇牙道:“我为什么

不敢?在海滨还没有我祝老虎不敢干的事呢?我告诉你季凡,我大哥说了,就给你三天的时间,让你赶紧把店面腾出来,要不然…小心你的脑袋!”

季凡气的脸色通红,手都有点哆嗦了,他忍住冲动咬牙切齿道:“祝老虎,你别欺人太甚了?兔子急了还能咬人呢?”

“兔子?季凡,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你们季家在滨海只是个不入流的角色,我大哥要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臭虫一样,不对,你甚至连臭虫都不如,哈哈

…”祝老虎伸手掐着季凡的脸,一直邪笑,压根就没把这个乳臭未干的青年放在眼里。

“混账!”

季凡忍无可忍了,他激起愤怒,一拳砸在了祝老虎的脸上。

可祝老虎的体格确实比较强悍,这一拳下去他仅仅只是歪了一下头而已,脸上甚至连一点变化都没有,可季凡这一拳下去,却彻底激怒了祝老虎。

他来这只是负责砸店,并不想伤人,这也是他上面老大交代过的。但此刻有人胆敢挑战他的威名,还是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这就不是他能容忍的了,出来混社会的,当然是面子最重要!

“你个小杂种敢打我?”

祝老虎摸了摸被打的脸,咬牙冷笑道:“真是找死,给我废了他!”

他一声令下,旁边一个小弟举起手里的镐把子,奔着季凡的脑袋顺势就砸了下来。

由于距离比较近,再加上对方出手太快,季凡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他根本就没有能力躲开,只好眼睛一闭,本能的举起胳膊。

可他抱着脑袋足足等了几秒钟,那镐把子也没砸下来,等他抬起头的时候这才看到,一个戴着鸭舌帽,穿的跟民工一样的年轻男子正站在他旁边,他手里抓着对方的镐把子,眼神如刀一样正盯着面前的祝老虎看。
 

季禾宫料理店门口,正停着一辆奥迪A6,除了中年司机以外,车后面正坐着一个老者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

老者穿着唐装,满头银发,精气神十足,周身仿佛还笼罩着一股强大的气息,他看起来容光焕发,手中正把玩着一对精致的核桃,这对核桃一看就价值不菲。

而坐在他旁边的姑娘更是出水芙蓉一般,年纪大概二十岁上下,美丽的脸蛋是晶莹剔透,是标准的瓜子脸,再加上那稳重端庄的气质,让她更显不俗。虽然谈不上是国色天香之美,但也有沉鱼落雁之容。

这辆奥迪车看似普通,在滨海这种二线大城几乎到处可见,但你要是个明眼人就会发现,这辆车的车牌很特殊,是辆军牌车!

“冰丹,这个人…好像是耶稣的手下!”老者目光凝聚,说话异常沉稳。

“是的爷爷,他叫祝老虎,是耶稣手下的得力干将。最近这一年多,耶稣的势力活动频繁,看来是想打乱这三足鼎立的格局。”

杨冰丹隔着车窗户,望向餐厅低声道。别看她年纪不大,但却对滨海的各路势力了如指掌,而且对于一个女孩来说,要想在上层摸爬滚打,不光要有家庭背景,更要有一个精明的头脑,这也让她深受唐装老者的喜爱。

所以唐装老者每天清晨习武都要带着她,一方面让她也跟着练练,另一方面则是培养她成为接班人。

唐装老者冷哼一声:“哼!耶稣?还不是仗着有木家人在背后给他撑腰?这群跑江湖的,都是上不了台面的狗肉罢了。”

“爷爷说的是,他们在跳,也始终只能在地下活动,就算要洗白,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彻底划清界限的。”

杨冰丹微微点头,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嘲讽,在她来看,混社会的混子都是最末流的人,根本不值一提。

“老爷子,这耶稣大小也算是滨海社会上的一个人物,可他为啥要为难一个开料理店的人?”

周强胜不明所以的回头问道,他是唐装老者的司机兼保镖,也是现任北方军区侦察兵的佼佼者,更是整个军区的格斗高手,每次全军区单兵作战大比武,他都是铁定的前三甲。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季禾宫?没听说过老板是谁啊?”

唐装老者微微皱眉,以他对滨海的了解,但凡只要是上层人士,他基本上都能叫出名字来,可这个季禾宫,他压根都没听说过。

“不管为什么,这家店的老板算是倒霉了,要是后面没人给他撑腰,他这店就甭想再开下去了。”

杨冰丹说到这时候,刚好看到季凡一拳打在了祝老虎的脸上。

她无奈的叹口气,仿佛已经想到了结局一般:“哎!这年轻人太冲动啊,明知不可能,又何必把事情弄的更糟!”

三个人在门口看的很清楚,祝老虎因为这一拳已经暴怒了,就在他指使手下要痛打季凡的时候,洪峰的突然出现,让唐装老者和周强胜都一声惊叹,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咦?这个人是谁?从哪冒出来的?”

杨冰丹瞪大眼睛,脸上表现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她的目光几乎就没离开过餐厅。至于祝老虎和季凡周围的人,她也看的很清楚,杨冰丹聪明灵慧,几乎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她很清楚这个人之前并没有在餐厅里。

“老爷子,这个人有点不一般啊?”

周强胜目光紧缩,他刚才在外面就注意到洪峰了,可洪峰距离餐厅内足有十几二十米远,

不可能这么快就跑到里面。

作为侦察部队的顶级战士,他有着特殊的判断能力,对周围的环境和人物变化都有着一定的掌控能力。虽然他没看明白洪峰是如何进去的,但他也没太把洪峰放在眼里。

“确实不一般!”

唐装老者习武多年,眼神要比年轻人还锐利,尤其是他的精气神,已经远超常人了。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看清这个人是如何进去的,勉强只是看到一丝影像,在眼前是一闪而过。

“爷爷,胜哥,你们俩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啊?什么不一般啊,我看是不知死活罢了,一个农民工,还非要逞英雄,哼!”

杨冰丹可不是那种一碰就碎的花瓶,她伴随唐装老者习武也有十年之久了,而且最近这两年她还受高人指点,学到了一些真本事,武艺更是突飞猛进,普通的武者已经

绝非她对手了。

唐装老者盯着餐厅轻轻摇头:“冰丹啊,这次你可要看走眼了,这个人绝对不一般,气场很强大啊!”

杨冰丹摇头嘲讽道:“气场?哪里来的气场?爷爷你又在开玩笑了。这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他肯定以为对方只是来吓唬吓唬他们,要是让他知道祝老虎的来历,别说插手了,想必早就抱头鼠窜的跑了。”

杨冰丹心里冷笑:‘先不说对方这几十号人马,单说祝老虎这一个人就够这臭小子喝一壶的了。’

‘这可是号称耶稣手下的第一战将,那是个绝对的硬骨头,靠着一双铁拳打天下。三年前还拿过滨海地下黑拳的霸主,这等人物,岂是他一个小小打工仔能得罪的?说他不知死活都是客气了,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冰丹说的也对,可能是我们多心了。老爷子,咱们该回去了!”

周强胜不以为然,他顶多认为洪峰只是跑的速度快一点,或者说趁着他们走神的时候偷偷溜了进去,身为特种兵的佼佼者,又怎会把普通人放在眼里呢?别说是洪峰了,就算是祝老三,他一只手都能轻易拿下。

而唐装老者却眯起了眼睛,难道真是自己看走眼了?他嘴角微微抽搐一下:“不急,先等一下。”

他很想看看,这个如此普通的年轻人,到底有什么本事来阻拦祝老虎。

……

餐厅内,洪峰的突然出现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甚至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就连那些在旁边瑟瑟发抖的服务生都没看到,他就这么凭空的站在了人群中,仿佛从天而降一般。

在滨海市混社会的,胆敢阻拦祝老虎的人屈指可数,尤其还是一个看起来这么窝囊的年轻人,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可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青年,却很轻松的一只手就抓住了镐把子,任凭祝老虎的小弟怎么用力,也没能把镐把子给抽出来。

祝老虎手下的小弟,不敢说是久经沙场,那起码也是好战份子。

今天来的这几十号人,几乎有一半都是他的直系小弟,剩下的才是一些外围马仔,尤其是一直跟在他旁边的这几个人,那都是插架的好手,一个人就可以干翻四五个。

可现在到好,他身边最得力的手下刀仔,却被一个不入流的角色给拦住了,并且还一时半刻没能解围,任凭刀仔用尽全力也没能让对方动弹分毫,那镐把子就这么牢牢的被对方给固定住了。

“哪冒出来的狗东西?居然敢拦我,真是找死!”

刀仔一看自己在老大面前丢脸了,这个面子他必须得找回来才行,当下他本能的想用力把镐把子给抽回来。

可他反复试了几

次,居然一点用都没有,这一下他脸面挂不住了,伸手直接向后腰摸去,就准备掏出匕首扎了眼前这

个不知死活的农民工。

‘咔嚓!’

可就在他刚要把匕首掏出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彻底惊呆了,而且不光是他,在场的所有人都呆愣住了,就连祝老虎都微微皱眉,不免用异样的眼神打量起了这个不起眼的青年男子。

洪峰仅用一只手,就硬生生的把镐把子给掰断了。那镐把子有多结实,像刀仔他们这种社会混子那是再熟悉不过了,那可是比实木的棒

球棍还硬实,一镐把子下去钢筋都能给你砸弯,要是砸在人身上,绝对断骨断筋。

站在旁边的季凡也一脸震惊,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旁边的洪峰。没想到这个人还真有点本事,可再一看祝老虎他们这一群人时,他顿时也就泄气了。

这个人就算有点小本事,可还能强过祝老虎吗?那可是黑道上赫赫有名的金牌打手啊。

他现在的第一想法,就是赶紧把场面控制住,可别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了这个好心人。但他总有一种错觉,这个陌生的年轻人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可他确信两个人并不认识。

“小子,你别以为自己有点蛮力就可以嚣张,你知道咱们是什么人吗?得罪了咱们,我能让你在滨海彻底消失。”

刀仔毕竟是跑江湖混社会的,大小场面也见过不少,要是被对方一个动作就给吓住了,那他也不用出来混了。

而且今天兄弟这么多,个个都是打架的好手,并且还有他大哥祝老虎坐镇,他自然底气十足,就算你有点蛮力,你还能一个人把咱们这几十号人全放倒?

“滚!趁我还没发火,赶紧滚!”洪峰用轻蔑的目光扫他一眼,面无表情道。

对于这种如蝼蚁一般的小人物,压根就不入他的法眼,连让他用正眼扫一下的资格都没有,这种角色,他一根手指头就能轻易碾压死。

文章标题: 小黄文让人下面到流水,精灌满小嫩H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1991-0.html
文章标签:让人  流水  黄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