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肥水不流外田第9部分阅读,快穿之女配狠勾人h

时间: 2020-10-17 | 作者:叶水夫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苏城,皇朝酒店。

夜幕降临,细雨纷纷。

雨幕中,沈默一身黑衣,静静聆听着雨落的声音。

街道上车流不息,霓虹璀璨。

沈默点燃一支香烟,思绪开始飘忽……

“沈默,你这个废物,给我滚出这个家!”

“今天不把家务做完,你别想吃饭!”

“像你这样的人,为什么还有脸活着?你死了,婉瑜就可以嫁给别人了!”

九月的雨,下的有些冷,沈默仿佛没有感觉。

四年前,他狼狈的来到这座城市,以废物之名入赘苏家,举目无亲!

尽管苏家只是一个九流的小家族,可他入赘三年,在苏家没有任何地位。哪怕是他的妻子一家,也没给过他任何好脸色。

终于,在一年前,苏家人处心积虑,如愿将他扫地出门。

而今故地重游,难免心生感慨。

……

“老板,雨下大了。”

一把伞出现在头顶,打断了他的思绪。

撑伞的人站在外面,任由自己昂贵的西装被雨水淋湿,纹丝不动。

沈默看了一眼来人,轻笑

道:“万城,你说我今日,算不算是一种荣归故里?

兰万城,风华集团副总裁,沈默最得力的左膀右臂。

此番,风华集团前来苏城投资,大小事宜由他全权负责。

兰万城思索片刻,认真道:“只要老板愿意,莫说区区一个苏家,便是整个苏城都会匍匐在您脚下!”

沈默摆摆手,忽然问道:“苏家也会来?”

“会!”

长长吐出一口烟雾,沈默随手弹掉烟头,大步走入酒店。

……

皇朝酒店,苏城最豪华的酒店之一,标准的五星级配备,富丽堂皇,金光璀璨。

早在沈默来到来之前,兰万城便将酒店盘了下来,如今为风华集团在苏城的第一家产业。

今晚,这里会有一场酒会,是来自苏城各大家族为风华集团准备的接风宴。

两人顺着长长的红毯,一路进入电梯厅。

兰万城道:“老板,今晚这场酒会,乃是苏城总官何东远亲自组织的,他现在就在包房里等候您。”

“你去吧,该怎么谈,你都清楚!” 沈默随意交代一句。

电梯停在十楼,两人走出电梯,沈默径直朝着面前的大厅走去。

大厅里,便聚集着苏城的各大家族。

兰万城目送沈默

进了大厅,这才转身朝包房走去。

沈默进了门,扑面而来一股热浪,倒映着酒杯的水晶吊灯,显得有些刺眼。

身穿昂贵服饰的时尚男女,正在推杯换盏。

成功人士,上流名媛,富家公子,应有尽有。

这些人 今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见一见这位风华集团的老板。

若是能搞好关系,那就再好不过了。

沈默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目光平淡的扫视四周。

一年前,在座的每个人,对他而言,都是只能仰视的高山。

而今时过境迁,造化弄人……

“呦呵!这不是在我们家白吃白喝了三年的废物吗?”

一道突兀的声音在大殿响起。

沈默循声望去,皱了皱眉。

只见一个约莫四十五岁的妇人,手中摇晃着高脚杯,向他走来。

这人,便是他曾经的岳母周静,也是那三年,欺辱他最多的人。

不过此时此刻,他的注意力并不在周静身上,而是她座位旁的一道倩影。

苏婉瑜,他朝夕相处三年的妻子。

一身浅蓝色的吊带礼服,露出洁白粉嫩的香肩,柔顺的青丝笔直垂在腰际,那张绝美的面庞上,散发着清冷的气息,和周围的热闹格格不入。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苏婉瑜微微凝眸,两人目光相接,明明相距不到十步,却仿佛隔着一个光年。

沈默移开目光,耳畔又响起周静尖锐的声音。

“你这废物还回苏城做什么?”

“办事!”

沈默拿起一块糕点,斯条慢理的咬了一口,补充道:“顺便祭奠老爷子!”

提起苏老爷子,沈默神色有些黯然,就连口中精致的糕点,在此刻也味同嚼蜡。

四年前,帝都的沈家别院燃起一场大火,当时他中了毒药,躺在别院里,静静等待死亡降临。

是苏烈刚巧路过,千辛万苦把他救了出来,带回了苏家。

然而没过多久,苏烈便染上了肺癌去世,那场大火,终究带走了一个人的性命。

他这条命,是苏烈给的。

这也是为什么,哪怕苏家对他不仁不义,他仍旧坚持了三年没有离开的原因。

再过一周,又到了苏烈的忌日了。

周静冷笑道:“沈默,你不觉得可笑吗?如今你已经不是苏家的女婿,有什么资格祭奠老爷子?”

沈默顿了顿,懒得和周静辩解什么。

然而周静却是不依不饶,冷冷道:“沈默,你在我们苏家白吃白喝三年,还耽误了婉瑜三年的大好时光,如今我们苏家好不容易归于平静,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捣乱我们的生活。”

两人的谈话,引起了周围许多人的注意。

对于苏家一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丑闻,整个苏城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原来这就是苏家赶走的那个废物,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听说苏婉瑜不让他碰,他就把主意打在了小姨子身上,还差点玷污了苏家的小女儿,禽兽不如啊!”

“我更好奇,他是怎么混进来的,像他这种身份的人,哪儿来的资格参加酒会?”

“……”

沈默充耳不闻,在苏家三年,他早已习惯了各种指责和侮辱。

周静心思一动,盯着沈默狐疑道:“对啊,你这废物,是怎么混来的?”

“和你有关系吗?”沈默吞下糕点,不咸不淡道。

周静愠怒,然而看到沈默拿起另一块糕点时,脸上再次浮现出冷笑。

“原来是进来混吃混喝的啊,也真难为了你,离开我们苏家之后,竟然过得这么落魄。”

说到这,周静话锋一转,接着道:“不过,你知道这是什么场合吗?这是风华集团的接风酒会,聚在这里的,哪个不是我们苏城的上流人士?你觉得自己有资格坐在这里吗?”

“看在曾经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劝你拿着几块糕点赶紧走,就当是打发要饭的了,否则一会保安进来,可没我这么好说话。”

望着周静的嘴脸,沈默心下暗叹。

我本良人,奈何孽生!

一年过去了,他原以为周静会有些进步,如今看来,是他想多了。

他首次抬头看向周静,灿然一笑。

“我有没有资格坐在这里,你说了算吗?”

沈默声音不大,却传遍整个大厅。

紧接着,周静忍不住笑了。

“沈默啊沈默,没想到一年不见,你这脸皮倒是又厚了不少,你也不看看你那身穷酸样,谁会不开眼请你来参加酒会?”

“妈,够了!”

苏婉瑜皱了皱眉,声音空灵而优雅。

再怎么说,沈默也是她曾经的丈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辱,她也下不来台。

“婉瑜,你别管,我看这废物还对你贼心不死,想继续回我们家吃软饭。”

周静的话,引得周围众人一阵唏嘘,纷纷鄙夷的看着沈默。

在历朝历代,吃软饭的男人,都是倍受鄙夷的。

沈默瞥了一眼苏婉瑜,收回目光,平淡道:“你想多了,我是受邀前来参加酒会的。”

周静先是一愣,随后再度笑出了声。

“你当我是傻子吗?谁会邀请你一个吃软饭的废物来这种酒会?你倒是说说看,要是说得出,我就不为难你。”

“你想知道?”沈默歪着头问。

“我看你是说不出!”周静神色转冷,冲门外喊道:“保安,保安!给我进来一趟,谁允许你们把这种不三不四的人放进来的?把他给我丢出去!”

“不必了。”

沈默起身,玩味道:“你这么想让我离开?”

“不错,免得一会风华集团的老总来了,还以为我们苏城尽是些你这样的货色。”

“好!你别后悔!”沈默点点头,转身朝门外走去。

周静脸上冷笑愈发浓郁,道:“我会后悔?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留你在苏家三年,丢尽了我们苏家的脸!”

沈默不再回应,径直走向门外。

机会,他给过,只可惜周静没有珍惜。

就在他脚步走到门口的那一刻,门忽然开了。

兰万城和何东远并肩站在门口。

当看到门口沈默时,何东远脸色霎时一变。

就在刚刚,他听到了一个让他无比震惊的消息,沈默就是风华集团最神秘的少东家。

此番前来苏城投资,也是沈默的决定,兰万城只是一个执行者。

眼下沈默要是离开,他不是白忙活了吗?

一念至此,何东远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沈默还未开口,周静一路小跑过来,献媚似的笑道:“何总官,这废物也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我这就把他赶走,免得碍了您的眼。”

何东远神色剧变,血压直窜脑门,眼神阴沉的可怕。

周静见此一幕,急忙再度喝道:“沈默! 你还在这里碍眼做什么?赶紧滚!”

何东远气的浑身颤抖,若不是多年身居高位的素养,他现在就想一巴掌抽在周静脸上。

为了拿到风华集团这个项目,他可谓是日日夜夜如履薄冰。

如今,总算拿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周静竟然要将人赶走。

天大的讽刺!

“何总官,这废物可不是我们请进来的啊,是他自己进来骗吃骗喝…

…”

“你给我住口!”何东远猛然爆喝,打断了周静的话。

兰万城看到这里,总算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神色瞬间转冷。

“何老哥,既然苏城不欢迎我风华集团,那我们先前的谈话,就当是玩笑吧!”

说罢,不等何东远反应过来,兰万城拉着沈默,准备离去。

在兰万城拉着沈默,说出‘风华集团’四个字的时候,全场已是死一般的静寂。

这废物,居然来自风华集团?

何东远此时也顾不上脸面,急忙一个跨步拦在兰万城跟前,沉声道:“兰总留步!容我处理一下,再做决定不迟。”

兰万城当然不是真的要走,沈默没开口,他也只能做做样子。

何东远安抚了兰万成一句,转头目光冰冷的望着周静,一字一顿道:“我不管你是代表周家还是苏家而来,从现在开始,这场酒会你不用参加了。”

周静瞪大眼睛,脸上的得意之色还没散去,瞬间苍白没了血色。

沈默这废物居然和风华集团扯上了关系,

那么她先前的所作所为,岂不是故意将风华集团的投资往外推?

而且经此一事,苏家想要和风华集团合作,希望更加渺茫了。

想到这里,周静双腿都有些不受控制的发软。

“何

总官,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您别赶我,我再也不说话了!”

周静知道,自己一旦从这里离开,

苏家就彻底被孤立了。

别说风华集团,就是现在的合作伙伴,都未必能留得住。

何东远冷哼道:“你有胆量赶我的客人,就有本事承担后果,不送!”

周静面如死灰,事到如今,她知道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补救了。

想起之前沈默的再三询问,周静肠子都悔青了。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更加巨大的愤恨。

如果不是沈默这个废物故意隐瞒身份,她怎么可能会落到这种地步。

“沈默,你很好!连我都敢害,算我们苏家白养你三年,养出了一个白眼狼!”

沈默摇摇头,平静道:“我给过你机会,可你没有珍惜。”

“婉瑜,我们走!”

周静愤恨的看了一眼沈默,她知道,自己想要留下,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和沈默道歉。

那样,还不如杀了她干脆。

哪怕如今沈默身上打上了风

华集团的标签,可在她眼里,仍然是当初那个吃软饭的废物。

苏婉瑜一言不发,起身跟上周静。

在路过沈默身边时,她脚步顿了一下,神色间浮现一抹挣扎。

片刻后,她漠然看着沈默,轻声道:“对不起!”

说完,头也不回离去。

沈默嘴角勾起一抹苦涩,分别一年,没想到再见面,竟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周静和苏婉瑜走后,大厅里仍然静寂无声。

先前嘲笑过沈默的人,此时纷纷把头偏向一边,尽量不被引起注意。

区区一个沈默没什么,他们真正忌惮的,是何东远身边的兰万城。

好在,沈默依旧安静的坐在角落,静静品尝着糕点,没有要与他们为难的意思。

没过一会,大厅里再度恢复了热闹。

酒会一直进行到很晚,有了之前的插曲,兰万城的态度也冷淡了许多,并未透漏任何计划。

至于沈默,则是早已被遗忘在了角落。

在众人看来,沈默还不值得他们主动结交。

离开时,沈默感觉自己兜里多了一张名片,那是何东远悄悄塞进来的。

……

周静和苏婉瑜走出酒店,周静回望着酒店上空,恨声道:“婉瑜,你说这个废物,怎么会和风华集团扯上关系?”

苏婉瑜裹了裹衣服,回望上空的酒店,轻轻摇头,脑中思绪万千。

才一年不见,他变了。

变得很陌生,也很强势,完全不是她认识的沈默。

“可惜,太晚了。”苏婉瑜苦涩的抿着嘴。

若是早在四年前,沈默就能如此强势,两人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这一切,都来的太晚了……


文章标题: 肥水不流外田第9部分阅读,快穿之女配狠勾人h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1974-0.html
文章标签:肥水  之女  部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