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吧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几个侍卫轮公主,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时间: 2020-10-17 | 作者:赵业霖 | 来源: 励志吧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王强一看吴昊来了,他也不看天花板了,眼泪汪汪的看着吴昊,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吴昊面色严峻,皱眉问道:“怎么回事啊?听下面人说,你们是在贫民窟被打的?谁他妈那么大胆子啊?连我吴昊的人都敢动!”

吴昊确实很生气,而且是相当生气,他来气不是因为王强和大块头被打伤了。他俩虽然是吴昊身边的人,但充其量也只是小弟,就算死了他也没啥可伤心的。

他生气的原因是有人胆敢在贫民窟挑战他的威严,他可是贫民窟的黑道大哥,打他的人不就等于驳他脸面吗?这是他绝不能容忍的,出来混的,要的不就是个脸面吗!

 

“是…是高卫国的人!”

大块头声音有点小,吴昊一发火,他腿肚子都转筋了!王强现在也不能说话,就只能由他来回答了。

“谁?高卫国?”

吴昊还以为是什么难缠的人物呢,一听高卫国这三字,他当场就笑了:“这老杂种真是作死啊?他还以为他是副局长呢是不是?当年把我抓进监狱,我出来后不去找他麻烦,他居然还敢跟我作对?这笔账我得好好跟他算算!”

“我说哥俩,你们就这点能耐啊?连高卫国都摆平不了?据我所知…那老痞子早就完犊子了,他能找来什么人啊?呵呵…”

旁边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嘲讽道,他叫侯飞,是祝老虎身边的人,但跟吴

昊走的挺近。吴昊最近刚出来一年多,势力毕竟不太大,仅仅只有贫民窟这一块地盘。

他需要这些老牌的黑道流氓支持,所以他才有意跟祝老虎的人走近,一是能讨好祝老虎,再一个也能打探点消息,防着这帮人暗地里打贫民窟的注意。

而且他跟侯飞两个人还属于臭味相投,都是那种见财起意,好色贪婪之徒,每天除了赌博,就是找女人玩乐。对于他们这个级别的流氓来说,这就是生活的必需品!

“飞哥,高卫国不算啥,是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子,实在太厉害了,你们当时没看到…”

大块头很详细的把事情跟他俩解释了一遍,包括王强怎么被打,自己又怎么被伤,统统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

等他说完后,吴昊伸个脖子,脸色阴冷道:“你说什么?二指断钢刀?”

“嗯!真的昊哥,我要是说一句谎话,我都不是妈养的!”大块头怕吴昊不相信,赶紧诅咒发誓啊。

‘啪!’

吴昊一巴掌抽他脑袋上喝骂道:“我看你就是狗娘养的,你当我傻x啊?还二指断钢刀,你怎么不说二指断火箭炮呢?我一巴掌抽死你得了!”

他气的作势还要抽大块头,吓的对方赶紧抱着脑袋缩在床边。

“大哥,是真的,那小子贼厉害,咵咵咵就两下,全干懵圈了!”旁边一个小弟是连说带比划,还学着洪峰当初的动作。

“还咵咵咵,我咵你大爷啊!”

吴昊气的都快翻白眼了,一脚踢他屁股上,差点给这小弟干个跟头。

候飞转

着眼珠子,突然插口道:“你们说的那人,长什么样?是不是个头一米八左右,戴个鸭舌帽,冷着脸,看着还有点瘦?”

大块头一拍大腿,激动道:“对对对飞哥,没错,就是这样。那小子鬓角还有挺多白发,看起来就跟个农民工一样。”

候飞一听这话,顿时眼神就变了,他带着些许的惊恐道:“耗子,这…这人你最好别招惹,不是你能对付的,你信我一句,暂时先别动。”

“大飞,你啥意思啊?”

吴昊摸不着头脑,还以为他跟洪峰有点交情,想从中调节呢。

候飞瞄他一眼道:“虎哥跟刀仔的事你听说了吧?”

“听说了,不是说前几天出车祸了么?”吴昊楞道。

“出什么车祸啊,那是被人打的,只不过虎哥不让外传,这才说出车祸了呢,这事就连稣爷都不知道!”候飞用蚊子声咬牙道。

“啥?让人打的?虎哥还能被打?滨海有几个人是他对手啊?”

吴昊一脸震惊,那祝老虎可是几年前的黑市拳王,一双铁拳打遍滨海无敌手,也正是因为有他的存在,耶稣才能迅速上位,祝老虎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呵呵,我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相信,就一拳,仅仅一拳就把虎哥给打飞出去了!”

候飞一想起当时的场面,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呢!尤其是刀仔的结果,现在他整个人都已经残废了,这辈子连床都下不来。

“真的假的?谁…谁干的啊?”

吴昊猛咽吐沫,他自认为自己挺能打,起码四五个人不是他对手,可他在祝老虎手底下连一个回合都撑不住,那一拳能把祝老虎给打飞的人,那得是何种恐怖啊,他甚至都无法想象了。

&ldqu

o;我也不认识,但我估计…应该跟伤王强的是同一个人,对了,你知道那小子叫啥名吗?”候飞问道。

“他说…他叫洪峰,是高卫国的干儿子,暂时住在高山区的海湾宾馆。他说了,咱们要是不服,可以随时去找他。”

大块头小声道,说话的时候还偷瞄吴昊一眼,深怕吴昊再

出手抽他。

“洪峰?高卫国的干儿子?”

候飞和吴昊对视一眼,很明显两个人都没听过这个名字,甚至整个滨海不论是黑道白道还是财团,似乎都没有姓洪的。

他俩的地位虽然不高,但对滨海的各大势力还是挺了解的。出来混的人,要是照子不放亮点,很容易得罪惹不起的人。

“耗子,这事…”

“不用说了大飞,这事我要是忍了,那我就不用在贫民窟继续混了。这事我要是摆不平,万象集团这条线肯定就得断,你也知道,贫民窟一旦拆迁,我连个地盘都没有,要是不抱住孙家的大腿,我就没路了。”

吴昊心里很清楚,他只是滨海的一个小角色,跟孙家比根本就没配,天地只差。孙家人找到他,让他出面解决贫民窟拆迁的事情,那是给他面子,也算是变相的拉拢他。

其实他也不想贫民窟拆迁,因为一旦拆迁他就没地方混了,市区各大场子基本上已经饱和了,哪里还有他发挥的余地啊!

所以他硬着头皮也得上,反之如果孙家不想用他,完全可以派自己人过来,绕开他就是了,就算跟他卯上了,他这个小团伙瞬间就能被孙家给打瓦解。

滨海的黑道三巨头之一,樊笙!就是背靠着孙家人起来的,面对樊笙的实力,他就相当于一个幼儿园小孩跟成人的差距。

所以他必须得完成这个任务,一来有钱拿,二来也可以借着孙家的势力另立门户。

候飞一看他下定决心了,最后无奈的摇摇头:“行吧,既然想好了,那我也就不劝你了,你小心点就是了!”

……

洪峰按照约定的时间,下午三点左右,他打车赶到了东港区的一家咖啡厅,他走进咖啡厅后扫了一眼,就看到一个优雅的中年女子和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坐在最里面的位置上。

这女子正是胡月梅,而坐在她旁边的女孩则是她女儿李思宁。

七年的变化不太大,胡月梅的风采依旧不减当年,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她还是那么年轻,还是当年洪峰所认识的那个胡姨。

反之李思宁的变化挺大,七年前她还只是一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现在则出水芙蓉,越发的美丽动人了,她跟胡月梅很像,仿佛胡月梅年轻时候的翻版,唯独不同的就是气质,看起来有些高傲,也有些冷。

洪峰嘴角勾起弧度,快步向二人走了过去。
 

“胡姨!”

洪峰走到胡月梅跟前,礼貌的点头笑道。

胡月梅今天穿着白色上衣,下面是一条黑色裤子,

最简单的搭配,看起来很大方,颇有一股女强人的感觉。

李思宁则是黑色职业套装,上身是女士修身西服,下

身是包臀裙和肉色丝袜,脚下一双八厘米的高跟鞋,配上她的披肩卷发,显得身材有致,火辣迷人。

可再一看洪峰的穿着,那就有点过分了,鸭舌帽布衬衣,牛仔裤黄胶鞋,整个就是一刚进城的打工仔!

“你是…洪峰?”

胡月梅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明明是一副陌生的面孔,可她却有一丝熟悉的感觉,但这种感觉一晃而过,取而代之的还是陌生。

当童杰打电话给自己的时候,说是让自己给她干儿子找一份工作时,胡月梅也很纳闷,她跟童杰认识多年了,可从未听说过她有什么干儿子?

等见到洪峰后,她心里又升起一丝疑问,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很一般,几乎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但越是这种强烈的普通感,越让她感觉这个年轻人不一般,不免对他重新打量了起来。

“是我!”

“快坐吧!”

待洪峰坐下后,胡月梅给他要了一杯咖啡,又介绍道:“这是我女儿李思宁,思宁她们公司正要招人,如果可以的话,你就暂时先去她们公司上班!”

“谢谢胡姨,我去哪都行!你好,我是洪峰!”

对于洪峰来说,他去哪工作都一样,这份工作只是一个掩饰,或者说是为了应付一下当前的局面。

他跟李思宁笑着打了个招呼,可人家压根连正眼都没给他,只是嗯了一声就算应付过去了!

“妈,咱们公司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接收的,他能不能行,还得看他自己有没有那实力!”

李思宁用鄙视的目光扫了洪峰一眼,根本就没瞧得起他。她心里合计着,这种人一看就是进城打工的,穿的不伦不类,要长相没长相,要学识没学识,真不知道童姨为啥收他当干儿子。

但转念一想她就明白了,童杰已经不是当年的童杰了,现在也只是个落魄的良家妇女,曾经的信南女王,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儿子也在七年前死了,收他当干儿子,可能仅仅只是一种心里寄托。

“思宁,好好说话!不好意思啊小峰,思宁从小被我给惯坏了,有点小脾气,你别往心里去。”胡月梅皱眉道。

其实李思宁的想法,跟胡月梅刚好吻合。胡月梅看来看去,也没看出来洪峰有任何过人之处,她在心里默默叹口气,知道童杰是思念儿子多年,现在有个干儿子,就全当一种心里安慰了!

“不碍事!”

洪峰根本就不在乎,他早就知道李思宁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家族不大,脾气到是挺大,心眼不坏,但却有点小势利眼。

她瞧不起的人很多,真能入她法眼的也没几个,她当年跟洪峰同在一所高中,只不过比洪峰小两届,在洪峰被追杀的那段时间,她还只是一个刚入校的新生。

“本来我想让你来我公司的,可最近这几年,我公司经营的不是很好,一直在走下坡路,要不是思宁在天华集团工作,可能公司就要倒闭了,所以…”

胡月梅说到这的时候,脸色有点尴尬,自从信南集团倒台后,她的公司也面临四面楚歌,不是因为打压,而是因为没有了信南的支撑。

信南是房地产开发公司,而胡月梅是经营建材的,所以两家一直在合作。可等信南集团一倒塌,她的建材公司自然就受损,很多公司都知道她是背靠信南,自然不愿意跟她合作,甚至是有落井下石的。

要不是胡月梅手腕强硬,一路硬撑过来,她的建材公司也得在七年前崩塌。可即便如此,她的公司也一直在缩水,能勉强维持生计已经是个奇迹了。

“我知道胡姨,您跟我干妈的事情,她都跟我说了。”洪峰赶紧圆场,免得双方都尴尬!

胡月梅有些惊讶道:“她都跟你说了?小峰,有件事情我可不可以问你?”

“您说!”

洪峰心里有数,已经想到她要问什么了!

“你跟童杰是怎么认识的?我认识她多年,可从来没听她说过有什么干儿子?”胡月梅还是没忍住,她不光是感觉奇怪,更多的则是担心,她怕童杰受到伤害!

“胡姨,这件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请您相信我,我会保护他们的!”洪峰不想解释太多,因为这些事情没法讲清楚。

胡月梅看着他深邃的眼睛,半响后点点头:“我相信你,虽然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但我总感觉好像认识你很久了!”

她越看洪峰的眼睛,越感觉似曾相识,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真是奇怪了!

“妈…要不要这么俗套啊?”李思宁在旁边听不下去了,无奈的冷哼一声!

“你这孩子…”胡月梅笑着打她一下,满眼都是疼爱。

……

二十分钟后,胡月梅有事离开,临走的时候交代李思宁把洪峰的工作给安排妥当,并且告诉洪峰有空来家里吃饭。

虽然是客套话,但洪峰心里还是很热乎,多年前有段时间他总去胡姨家蹭饭吃,那个时候童杰和胡月梅还想让两个孩子将来能水到渠成的走到一起,可谁知道世事难料,信南集团的崩塌和洪峰的消失,让这一切都成为了泡影。

“你不要以为我妈答应你了,你就一定能去我们公司,我们公司是省内数一数二的大集团,能不能行,还得看你自己!”等胡月梅走后,李思宁的目光更加锐利,她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厉声道。

洪峰冷笑一声,满不在乎道:“随便,去不去都无所谓!”

“哈,口气不小啊,你自尊心还挺强的啊?”

李思宁嘲讽的笑了笑,她知道洪峰这种人别的没有,就是那卑微的自尊心特强,明明自己没什么本事,还非要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这也是她最反感的。

她本不想再管这事了,可一想自己老妈和童杰是多年的朋友,要是不管面子上也过不去,而且童杰以前对她也不错,不看僧面看佛面,还是勉为其难帮他一下吧!

“你上过大学吗?”

“大学?没有!”

“我就知道!”

李思宁无语道:“那你以前是干什么工作的?”

“以前?”

洪峰若有所思道:“杀杀人,跳跳舞!”他没说假话,刺客就是这样,杀人如跳舞一样简单,随手就来!

“我去!很好笑吗?你是不是以为你很幽默啊?真是有够可以的,咱们能不能好好说话?”

李思宁翻着白眼,无奈的摇摇头:“我是问你以前干过什么工作,我也好给你安排啊?要不然我随便给你安排个工作,你要是胜任不了怎么办?到时候我脸上也无光!”

李思宁在天华集团工作,别看她人不大,但已经是中层领导了。她是人事部总监,主抓负责招聘和人事调动,所以她要想把洪峰安排到公司,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是滨海近几年内,除了四大集团之外的又一股新势力,并且实力很强悍,天华集团旗下产业涉及很广,房地产,医药制造,医疗器械制造,汽车制造,汽车零件制造等等。

按照集团公司的规模,天华集团已经超越滨海四大集团了,目前在省内的民营企业当中,都算是屈指可数的,有望成为滨海的企业龙头,但公司越大,是非也就越多,目前的局面也是四面楚歌!

洪峰看着她冰冷的样子,不急不慢道:“一年前,我在美国西点军校上讲过几节课,算是…客座教授吧!”

在他加入

特案局以后,他辉煌的战绩引起了世界性的关注,当然也有很多国家把他列为头号危险人物。

洪峰一直是隐藏在暗处的刺客,所以也没几个人见过他真正的面目。他之所以能去西点军校讲课,是因为一场华国和美国的军事交流,是特案局给他派过去的,名义是代表华国军人!

“你说什么?你去美国西点军校给人家上课?哈哈…我说朋友,你还能再夸张点吗?见过吹牛皮的,可没见过你这么能吹的!”

李思宁气的都不知道该说啥了,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吹牛皮连草稿都不用打,真是张口就来啊?还去美国军校授课,你怎么不说去月球上讲课呢?原本洪峰给他的印象就不太好,这一下李思宁简直失望透顶了。

“随便你怎么想!”洪峰依旧这副死样子,你愿意说啥说啥,我也懒得跟你解释。

“算了,不跟你计较这些了,原本看你挺本分的,可没想到居然信口开河。这样吧,公司现在正在招聘安保人员,我给你疏通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你暂时先干保安吧。”

李思宁本来想让他跑跑业务或者去一些技术部门,可一看洪峰这满嘴跑火车的态度,她立马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你干脆去当保安得了,也省得到时候给我丢人了。

其实天华集团对保安的要求还是蛮高的,起码得是武警退役或者武校出身才行,一般人你想去当保安都没戏,门槛就给你卡死了。

人家为啥那么牛掰,就是因为待遇好,全滨海的集团公司,就属天华的员工福利最高,尤其是安保这一块,明显比其他集团高出几个档次,自然更有优越感。

而李思宁之所以想把他安插进去,不是因为福利高不高的问题,而是想让他知难而退,谁都知道天华的保安脾气不太

好,她看洪峰说话如此不着调,就想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让他收敛收敛这口无遮拦的说话态度。

文章标题: 几个侍卫轮公主,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文章地址: http://www.lzhi8.com/article-56-161966-0.html
文章标签:几个  侍卫  公主
Top